? 第四十三章(211-215)-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四十三章(211-215)

郦优昙2017-3-10 23:31:26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二百一十一、故来相决绝

????你一定很高兴是不是

????若儿端木云没有去计较她说了什么,只是单纯地为她开口说话了感到高兴。他握住明若的手,却发现她看向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泪光,湝的,水意弥漫,带着浓厚的凄凉,铺天盖地地向他压过来。你肯说话了若儿、若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命人在炉上温着粥,你喝一点好不好从大安灭国的这半个月来,她不发一言,也不肯见自己,现在她肯开口讲话了,是不是代表她愿意放下过去,跟自己从头来过

????明若像是没听到他的问话一般,只是轻轻勾起嘴角,端木云心惊的发现,她的笑容,竟和须离帝有着惊人的相似:我现在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若儿

????宛如没有听到端木云的声音,明若只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真是蠢啊,因为九年前的事情,始终不肯信他,哪怕他待我和舜元再好,也始终不肯敞开心扉。我只道他那人城府极深,自己便决计不可陷进去,也免得最后尸骨无存,谁知道,小心过了头,把他害死,自己,活着跟死了也没什么分别。

????九年前他将我骗入宫中,强占了我,那时我真是恨他,恨他枉顾人伦虐亲女,更恨他为人偏执,为了一个小小的明若,竟牺牲了那么多人的命,视天下百姓为无物,只为了把我攥在手心。你回来后,我无颜见你,他迫我面对,我当时又恨上了他,只觉此人绝情至此,口口声声说爱我疼我,却还是对我如此残忍,逼我面对我不愿面对的事情。见了你之后,我便想同你走,那时我是真不想留在这宫里,总觉得那儿不是我生存得了的地方,被他抓住后我也清楚,想逃走是再不可能的了,我就想啊,他若是日后真心疼我,我便留下来吧,他坐在那金碧辉煌的龙椅上受万民敬仰,可转过身,不也是孤零零一人我又怎么舍得下他,哪怕他总是迫我做些我不愿做的事,把我的尊严一次次拉扯撕碎,除却最初的恨,竟都慢慢忘了。

????乌黑的青丝披散着,遮住了明若苍白如雪的面孔和嘴唇。她只是慢慢地说着,端木云也静静地听。他囚我于此,封我为妃,逼我为他怀了舜元,除了担心孩子是否会有缺陷,我竟都不恨他。可他哪是那般容易满足的人,我心里有旁人,那是他万万不许的事。可他那人又那般孤傲,连做了什么事都不屑隐瞒,满心以为我即便知道了,气他几日也就罢了,到头来还是要在他身边。你连败数次,葬送百万大军,让大皇兄死于刺客之手,又亲手杀了二皇兄,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为何他之前屡屡饶过你,他只是在等一项再也无人能为你求情的罪名,将你杀了,也断了我心里最后一点冀望。可我不想你死,他却也从了我的心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人将你从天牢劫走。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在他掌控之中的呢他一生有六子四女,除却我和舜元,竟都死的死疯的疯,不留一个活口。初时我只道他为人凉薄,却忘了、却忘了是我自己说、说眼泪一颗颗滚落,这半个月,明若却像是要把自己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一般。说众位皇子皇女会危及舜元,会是大祸,我只是不想舜元像他们一样为了皇位不择手段,终日惶惶地活着,可那人,该是怎样无情又专情,才为了我母子俩杀掉所有隐患。可笑的是,我却忘了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只怪他冷血薄情,他却从未提起过半句。

????我怎么到现在才懂呢他那人,做了什么事都不会瞒我的,他说没有杀娘亲和嬷嬷,就是没有杀。是我因为九年前的事情始终不肯信他,认为你才是对的,认为你不会骗我,可我却没想到,万一你骗了我呢她抬起迷蒙的泪眼,看不清端木云的表情,也不想看清,她只想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而已。就连最后一面,我都不是在他怀里,而是狠狠地将他推开我亲手将他推开的连一句道歉都还没跟他讲那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也没人抱着她逗她笑,也没人牵着她的手去看那紫色昙花,更没人在冬天将她冰冷的手揣进怀里,无法无天的纵着,因为那个会为她做这些事的人,已经没了。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抱着我赏月的时候,似真似假的说了句我不疼他,说我待他不好。我当时心道,事事都依你,不跟你犟不反抗,你要什么都给你,哪里待你不好了现在想起来,我当真是待他一点儿也不好,我为他做的那些,没有用过心,总认为自己是被迫的,心里不信他,不喜他,不念他,好像自己永远都处于受害者的位置。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心里早已爱他了。他有我之前,不曾爱过谁,有我之后,也不曾幸福快活过。我同他在一起十几年,从来没有对他好过,哪怕对他笑对他撒娇,也从未用过心。原来这些年,她真正愧对的人不是端木云,而是他。

????可她再也没法补偿了,因为那人不会回来了。

????端木云,你放我走吧,还有舜元和安公公,娘亲和段嬷嬷,请你把他们一并还给我。明若慢慢站了起来,对他伸出手。还有我的白玉簪,在你手里是不是他既然能那般及时地赶到,就说明,他早就知道她和舜元要逃,才刻意将信物和将军印藏在身上,那她典当的白玉簪,自然也落入了他手里。

????端木云没有动。明若也没心思再同他废话,直接到他袍袖里翻了出来,然后握在手上,贴住心口:九年前是我对你不起,九年后你夺了我明家的江山,送了我夫的命,我再欠你什么,也都该还清了。是的,她再也不欠他什么,也再无需心怀愧疚了。

????父皇、父皇,若儿好想你。

????她握着簪子,一步一步朝门口走去,宽大的袍子穿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显得更是纤瘦,弱不禁风。脆弱的好像只消一眨眼就会消失。

????端木云强迫自己不要去抓住她,他早该知道,他的若儿那般冰雪聪明,若非被愧疚蒙蔽,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他的话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若儿最终,他还是没能忍住,握住了她的手腕,她瘦的好厉害,那细细的腕在他掌心枯槁的像是一枯枝。你不能走,现在正是乱世,大安已灭,各国雄起,你出去了只会给你自己招来麻烦。留下来,让我照顾你好不好最后一句,已经满是哀求。

????明若却没回应,过了很久,才轻声问道:我能住回皇宫吗

????端木云咬牙,点头。

????那就好。明若抬头往下窗外,你把灼华宫收拾一下吧,我想住回那儿,另外,请别找人监视我,我不会逃的。是,她不会逃,她还要为父皇做一件事,做完后,她便会去找他,跟他说她有多后悔,有多爱他。父皇那么疼自己,一定不会生自己的气的。

????端木云却觉得明若奇异地从绝望中走了出来,对她的要求自然全部答应。他欣喜地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若儿愿意留下来让他照顾,哪怕只是暂时的。日子久了,须离帝自然不是问题,她会想起来以前他们的海誓山盟,她会想起来的。

????回到皇宫后,明若只带了舜元一人,安公公则住在离两人不远的太监房里,除了盘龙宫被烧成灰烬外,宫里的其他宫殿都或多或少地受了波及,只有灼华宫,毫发无损。即便是在那样的关头,须离帝仍是不舍毁掉明若的任何东西。

????灼华宫已经十年没有人住了,但是里面却仍然干净如初,紫昙早已凋谢,明若也没了心情去看。她住在里面,每日只是看舜元练武,教他读书,种花弄草,像是回到了一十七岁的时候。江山已不是大安的江山,而改姓了乌桓,明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对乌桓的不满,她只是安静地住在灼华宫,沙略换掉了皇宫里的一切,只留了灼华宫与明若。新来的宫女太监都知道灼华宫里住的是前朝皇妃,那个被封为明妃,艳名响彻天下的绝世美人,却从没有人见到过。明若不准人进去,自己也不出来,膳食都交给了安公公一人,端木云每天都来,也每天都被拒绝,甚至连沙略来了,也不得其门而入。

????她谁也不见,除了舜元和安公公也不同任何人讲话。原本大安的妃子都被沙略赏给了跟随他的乌桓将领,年岁超过三十的则杀掉陪葬须离帝。在表面功夫上,沙略做的极好。所以皇后也死了,世上再无人知晓她与须离帝的血缘关系。

????明若在皇宫里住了大概有半年,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的沙略不满了。他留下明若,图的就是她清丽绝伦的容貌,从第一次在须离帝身边看见这个美人始,他就想把她夺过来,男人都爱美人,他也是个男人,当然不例外。不过须离帝实在太过强大,他抓耳挠心了近十年也没能如愿。现在他终于成功了,只要再得到这个女人,他就算是彻头彻尾占领了大安。

????明若是大安王朝的象征,她现在已经是末世皇妃,不从他,也会成为其他男人的禁脔,没有人会弃她那张绝美的面孔于无物的。江山、美人,他都要得到。

????可涎着脸皮纠缠了大半年,明若却还是不肯见他一面,沙略本就是个莽汉子,能忍上半年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端木云还在一旁虎视眈眈,这个天下是端木云帮他打下来的,不然他压儿坐不稳这个皇帝的位置,可现在美人明显不把端木云放在眼里,只要自己动作快,先一步占了明若,那端木云事后就算发火也没有用,现在他可是皇上,天下已定,也就不需要端木云了。

????没有须离帝陪伴已有一载之久,明若早已安定下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信念竟然如此强大,强大到连失去父皇的伤痛都能暂时掩盖。

????父皇定然等急了,她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吊胃口吊的太久,也不是好事,免得把人逼急了,反而功亏一篑。

????所以得到明若允许进入灼华宫的沙略哦不,现在该叫他沙略帝了。他兴奋至极,日思夜想的美人终于能到手了,他再也不用在其他嫔妃身上寻找慰藉,终于能够圆了自己的梦,一亲芳泽了。

????明若本就生得绝色,心描绘过后更是美得能夺走人的呼吸。她为须离帝守了一年的孝,这一年里没有穿过白色以外的衣服,但今夜,为了迎接沙略帝,她换上了一袭红色宫装。沙略称帝后,属于大安的宫装钱币等等众多一切都被废除了,可这是明若穿的,所以他丝毫不以为意。

????这眉、这眼、这唇、这手她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心雕刻,甚至只是她嘴角的一抹笑,沙略帝便险些丢了魂。

????灼华、灼华你不知道,这十几年来,朕想你想的多苦宴会上的第一眼,御花园的惊鸿一瞥,到后来的魂牵梦萦,他想这个女人竟然想了十几年之久

????明若低眉顺眼,致的五官在红色宫烛下竟显得那样美好。沙略帝愈发看得入迷,颤抖地伸手想去碰她。明若没有反抗,抬起头,如画的五官更显笑意盈盈,嫣然间眼波流转,几可醉人。

????灼华,你生的真是好看乌桓的女人和后宫的妃子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世上怎么能有人生得这样美貌沙略帝愈发激动起来,明若走到桌边,倒了杯酒,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噙笑,敬他。

????平日里,沙略帝是绝不会这般大意相信人的,可美色当前,佳人又玉手轻扬脱去了外衫,里头一抹朱红若隐若现,致的锁骨白玉般的诱人,从他的角度望过去,甚至还能看见一道深邃的沟壑与雪般的肌肤。他愈发心驰荡漾,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将这尤物正法。可到底还是要保持表面上的斯文,所以他接过了酒,心不在焉的抿着,眼珠子却黏在明若的脸和口上。

????当着他的面,明若一点点解开腰带,她没有穿里衣和中衣,褪了外衫又褪了件外衣后,身上便只剩下了薄薄的红纱与亵衣。

????那般的肌肤在红纱的映衬下更显诱人,沙略端着酒樽的手险些都要不稳,可他始终咬牙硬撑着,酒是他寻常喝的,没有异味,也就说明没有毒,难道、难道佳人真的是心甘情愿要跟他正想着呢,便见明若仰首饮了口酒水,一滴酒不小心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没入饱满的酥里。他狠狠地咽了口口水,随后嘴巴便被迎面而来的柔软粉唇堵上。

????这就是美人的檀口香舌大掌颤抖地覆上一边嫩,慢慢地抓住揉捏起来。明若细细地叫着,声音之柔媚,听得人简直想死在她身下。沙略越来越激动,大舌也在明若口中四处搅动,蓦地,一股心痛掠过,但他没有当一回事,佳人身上的香气没入鼻中,更是让他心神驰荡。好香、好嫩、好软他恨不得把怀里这柔若无骨的美人揉进自己身体里去世上怎么能有这样的尤物呢一碰就软,一就叫,还叫得那么妩媚勾人

????可他越是亲她她,心口的疼痛就愈加剧烈,偏偏明若又那般诱人,他本停不下来手下的触感实在是太迷人了,又嫩又软又滑,像是他喝过的最好的马酒,还有这张小嘴湿热至极,芳香扑鼻,让他怎么放得下

????明若的笑容便在他眼中渐渐模糊起来,最后沙略帝疼得浑身抽搐,终于一个不支从椅上摔了下去,明若便跟着倒在他身上,借机便将手上不知何时握住的白玉簪狠狠刺进他心窝。疼么她的声音依然甜美柔嫩,温软诱人。我父皇被火烧灼骨的时候,定然比你疼的多了。

????父皇什么父皇她在说什么沙略帝努力睁大眼睛,想问问她在说什么,他怎么都不懂什么父皇她哪里来的父皇

????明若嘴角的笑容愈发诱人妖艳起来,漂亮的紫色凤眼透出异样的妖气,沙略帝看着她,竟像是看到了那个强大的宛如神祗一样的男子。你可以走了。她说,白玉簪便又往里深了几分。

????二百一十二、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上

????发文时间: 1030 2012

????二百一十二、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上

????推开身前的男人,像是推开一个肮脏的垃圾。明若站起身,将脱下的宫装重新披上,仔仔细细地系好腰带,扣上盘扣,珠帘被掀开的一刹那,她正好将衣服穿完,优雅无比地转过身去。

????端木云喘着气,脸上布着一层薄薄的汗,看样子是刚知道她应了沙略的请求便从远在郊外的军营赶回来了。此刻看到她衣着完好,沙略却躺在地上,口没入了一白玉簪,俊脸上便露出惊愕的神色来。明若微微扬起嘴角,等待着他即将出口的话。

????她以为他会怪她,或是唤人来救沙略,却没想到端木云竟是拎起了沙略,像是拎沙包似的,轻轻松松地就走了出去,然后,明若便听到了利刃出鞘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便回来了,摊开手,掌心是已经被擦拭干净的白玉簪。

????明若接过来,仰起脸看他:你不怪我

????端木云摇摇头:不是你的错。

????她别过眼去,我要离开这儿,你把娘亲和嬷嬷还给我吧。

????端木云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痛,双手握拳垂在身侧抖得厉害,猛地闭上眼:你要去哪里须离帝不在了,只有我能保护你。

????我不需要你保护,舜元自会保护我,我也能保护我自己,你只消把娘亲和嬷嬷还给我就成了。明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父皇不在了,我也什么都不想要了,你便是拿舜元同娘亲的命威胁我,我都不在乎了,如果你还想我活着,就让我们走。这大安的江山,日后便改姓端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能杜绝天下人悠悠之口。沙略称帝,本就无人心,你只消改回原来的身份,想坐稳这江山,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走向前来,自顾自地从他袖中拿出金牌,转身去了偏厅,叫醒了舜元与安公公在答应沙略的求爱后,她便在水里下了药,让他们俩睡去了。

????她什么也没拿走,连衣服都换回了之前的,甚至都没有回头。酒里没有毒,毒藏在我嘴里,还有我身上的香味,二者合一,便是剧毒,我事先服了解药,得以保命,沙略就难逃一死了。至于怎么堵住别人的嘴,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便牵起舜元的小手。咱们走。

????小少年犹然嘟着嘴唇,对于母亲对自己下药而不肯同自己一起为父皇报仇的事情耿耿于怀。明若走到宫门口的时候,突地笑了:我倒是要瞧瞧,这改姓的江山,又能够流芳后世几百年。

????就在她的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端木云轻轻地道:娘亲和嬷嬷在灵空寺。

????明若微微顿了一下,再没回头。

????想想,和娘亲与嬷嬷分离,竟已经十余载。

????明若有些近亲情怯,她顿在寺门口,不敢进去。倒是舜元开心的很:母妃、母妃,我们是来见外婆的吗

????听到儿子稚嫩的声音,明若的心才微微定下来:嗯。她到现在都没有跟舜元说自己和父皇的关系,她永远都不会让舜元知道的,永远都不会。

????那我们这就进去到底是小孩子,兴奋非常,扯了明若的手就开始拍门。明若没来得及阻止他,只得闭上眼,深深地吸进一口气。慈眉善目的住持开了门,见是一对容貌绝色的母子,又见他们身边跟着一名眼含光的老者,当下便知他们身份,道:端木小友说的果然不错,姑娘果真来了。

????他似乎和端木云交情甚笃,可明若没问,只是在他的引导下去了后院的禅房。按理说寺庙本是佛家清静之地,本不应收留女眷,但端木云与住持大师私交极好,此时又正值乱世,才破格收留了淮妃同段嬷嬷二人。

????明若见到她们的时候,淮妃正坐在屋外缝衣服,段嬷嬷则在门口的小院子里给几垄小青菜浇水,她先看到明若,手上的水壶咣当一声就掉了下来,脸上纵横着老泪,踉跄着就朝着明若奔过来,将她狠狠地抱进怀里,嘴里不住地数落着:你、你这没良心的小四儿不知道嬷嬷想你想的多苦吗这么多年都不来看嬷嬷一眼,你是想嬷嬷为你哭瞎双眼是不是你这丫头、你这丫头

????淮妃也抬起眼看过来,眼睛慢慢地瞠大,她到底冷静一些,但眼底却闪烁着泪花。明若回抱段嬷嬷,轻声安抚着:嬷嬷别气,若儿这不是回来了么

????若儿,我的女儿淮妃终于也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丢开手里的衣服就跑过来,三个人抱成一团一起痛苦,把个舜元看得一头雾水。安公公自动自发地守在小院外,没有进来,但却把里面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娘明若紧紧地抱住她仅存的亲人,眼泪止不住的掉。三个女人哭的不能自已,直到被忽视的小少年不高兴了:母妃、母妃年纪小,身高也不够,只能蹦蹦跳,想把母亲的注意力转回来。段嬷嬷先注意到这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这、这是小主子竟都长这么大了我都还没见过小主子她蹲下身,了舜元的小脸,噙着泪花笑了:跟小四儿长得真是像,瞧这眉眼,真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舜元卖乖地偎进段嬷嬷怀里:嬷嬷好。

????好、好好段嬷嬷抹去眼角的泪,牵起舜元的小手:走,嬷嬷带你去吃点心好不好

????闻言,舜元看向明若,见她点了头,才乖乖地被段嬷嬷牵走。他们进了屋后,明若双膝跪下,狠狠地在地上给淮妃扣了几个头,淮妃向来疼她入骨,哪里舍得让她这样作践自己连忙伸手抱住她,声音还带着隐隐的哭腔:你个傻姑娘跪什么快起来,别让娘亲生气只有把女儿真真切切地抱在怀里,她才相信女儿真的回来了。你这姑娘怎生如此狠心哪怕皇上不让你来见我们,你倒是偷偷托个人捎句话来呀,别让娘亲和嬷嬷日夜为你惦念

????明若吸了吸鼻子,眼圈儿红的不得了:娘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她犹豫再三,到底也没脸说出自己做了什么事,即使娘亲和嬷嬷早已知晓。

????淮妃怜惜地抚着她苍白消瘦了不少的小脸:笨丫头,还记得娘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吗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娘的女儿,娘还不了解吗永远都傻乎乎地,从来都不知道去怪别人,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也只有皇上能保你一世受宠,无需为世俗所苦。

????听到须离帝的名字,明若狠狠地咬住嘴唇:父皇、父皇他

????乖,若儿不哭,这也是你们到底无缘,无需为之伤心。淮妃握住明若的手,带着她到大树下的石凳上落座,神色有些凄楚。明若本就准备好了被娘亲责怪,岂料她非但没有怪罪自己,反而为父皇说起话来了,她满心不解,却又不敢问。淮妃给她倒了杯茶,眼神里透出对以往的怀恋和悼念,然后着明若的脸,温柔地笑了,道:你这丫头,是不是一直为你和皇上之间的血缘所困扰见明若慢慢地点了头,又道:若儿其实无需苦恼,严格说起来皇上并不算是你爹爹,应该是表哥才是。

????二百一十三、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下

????发文时间: 1
嫂子合集无弹窗
031 2012

????二百一十三、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下

????若儿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娘是为何被打入冷宫的淮妃爱怜地了明若呆滞的小脸,为她把鬓边略显凌乱的发丝理顺,又自顾自地陷入了回想当中:宫中当年传言纷纷,其实还是有人猜对了的,我是因为与人通奸,才被当时还在的太后打入了冷宫。

????通奸通奸

????见明若瞠着不敢置信的眸子,淮妃温柔地笑了,那笑容里分明都是满满的深情和不悔:是呀,就是你亲生的爹爹,皇上的叔叔,先皇的第七子,淮南王明玄辰。早在入宫之前,我便与他有了婚约,可当时情势紧迫,他又是太后最宠爱的王爷,我一介民女,哪里配得上太后用了个郡主的名号将我强行送入宫中,我被封了妃,便留在了那儿,再也不曾出去过,后来有一次晚宴,我们不小心见了面,从此谁都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感情,如胶似漆了一段日子,也就是那段日子里有的你,可好景不长,太后很快就发现了这事儿,为了不把玄辰的名声玷污,便寻了个罪名将我贬到了冷宫。皇上的手段你是晓得的,他为了我密衷旆矗罱k死在了皇上手里。

????淮妃说这些话的时候,唇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那些事已经十分遥远,她已然忘了,却又好像近在眼前,永远舍不得丢弃。从端木云第一次派人要接我和段嬷嬷离开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了,怕你心里包覆太重,可始终都无法见到你,宫中又无人能为我传话,便留到了今日。

????明若咬着嘴唇,不愿流下眼泪,这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多少错事。

????至于亡国一事你也无须责怪端木将军。大安王朝有祖训,两名紫眸皇室诞生之时,便是大安亡国之日。此是宿命,怨不得你,更怨不得端木将军。她温柔地了明若的脸,为她把泪痕拭去。娘亲之前之所以不愿意说,也是因为这个,倘若有人知道这件事,又见你是紫眸,我可怜的若儿哪里能活到今日

????娘亲

????若儿,寻个地方好好生活去吧,把舜元养大,就像娘亲当初教你一样去教导他,娘亲不走了,就留在这儿,你若是想念娘了,就来这儿看看我,好不好淮妃的神情依然一如既往的温柔,明若看着她,知道她子烈,决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变,便轻轻点了头。娘亲保重。

????去吧。我的宝贝。

????明若慢慢站起身,段嬷嬷也刚好牵着舜元出来,小家伙一看见她就扑了过来,小脸在她裙裾上来回蹭。明若跪下,给淮妃和段嬷嬷磕了三个头,舜元也学着她的样子叩首,然后便紧紧捉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她真怕自己会后悔,会不想离开娘和嬷嬷,会想带她们走,却也知道不可能。娘亲和嬷嬷,是断然不会跟自己走的了。明若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只要端木云还在一天,她们就必须在这灵空寺呆上一天,甚至直到死去。

????看着明若和舜元离开的背影,段嬷嬷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捂着嘴巴,怕自己会出声唤明若回头,夫人夫人又是何苦骗若儿来哉横竖皇上已经死了,您说这些,不只是徒增若儿心伤更何况、更何况当年王爷与您发乎情止乎礼,何曾越过雷池一步再说了,瞧若儿的模样,跟皇上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怎么会是王爷的女儿还有那紫眸传说,虽然确有其事,可皇上同若儿要真是表兄妹,灭国又岂会在近三十年后明明是小主子的出生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您又何必再增若儿心中悔恨

????淮妃轻轻摇摇头,又捡起了缝到一半的衣服,宛若叹息:若儿心里苦,虽然皇上已逝,但她心里,必定要永远背负着父女乱伦的罪孽,我说的这些,能让她好过。王爷和皇上虽不是一母同胞,却也血缘深厚,长得相似,并没什么。若儿信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我我只担心,我那宝贝若儿,没了皇上的庇佑,该如何在这世上生存即使端木将军会照料她,若儿子倔强,又岂是会乖乖任人照料的她轻叹了口气,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不是我该心的。舜元聪慧过人,必定能代皇上好好照料若儿,你我都无需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呢段嬷嬷看着早已没了明若身影的门口呢喃着。捧在心尖儿上疼的宝贝娃娃原以为能让她嫁个好夫婿,一世受宠,再不颠沛流离,谁曾想,到底红颜命薄,才三十不到的年纪,便经历了这么多,要她日后如何活下去

????淮妃听了,手上的动作也不由自主停下来。她闭上眼,呼出一口气:嬷嬷,你实在无需为若儿担心,如若我料得不错,也许皇上并没有死。

????什么

????他那人,即使我与他仅见过数面,也差不多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物。咱们在宫中那么多年,听到的都是他如何如何宠爱若儿如何如何为了她去做些惊世骇俗的事情,你想,他心中有若儿,又怎生真的舍得丢下她,一个人走更遑论,这江山在他眼里,恐怕并不值什么,哪怕若儿一个笑容,都更能得他欢心。我从小便教导若儿说,荣华富贵最要不得,这丫头一心都想着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皇上怎会不知也许也许他便是借了这个契机,再加上紫眸的传说,顺水推舟,便将大安送了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皇上为人古怪,行事作风岂是一般人能猜得透也许若是这样,便好了。她的女儿便从此有了避风港,有了守护她的人,再也不会四处流浪。

????段嬷嬷喘着气,被这番话惊得有些反应迟钝:不爱江山爱美人皇上会是这样的人

????谁知道呢。淮妃淡淡一笑,执起手中针线,继续先前的女红。

????出了灵空寺,明若四顾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掌心的小手轻轻挠了挠自己,她低下头,舜元对她咧着小嘴笑,漂亮的眉眼间赫然是须离帝的影子。明若对着他笑了,蹲下身,将孩子抱紧,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溢了出来:舜元,以后你能自己照顾自己吗

????听到明若说这样的话,安公公同舜元都是一愣,小少年连忙死命地摇头:不能、不能母妃你不要去找父皇,舜元还要你陪、没有你跟父皇,舜元、舜元也不要活了呜呜

????见自己的话真的是吓到他了,明若忙抱住他柔声安抚:母妃只是随口问问,舜元别担心,好不好

????安公公暗自心惊,道:娘娘,老奴在江南尚有一座宅邸,是当年皇上赐予老奴养老之用,若是娘娘不嫌弃,咱们先去江南落脚如何

????明若迟疑了下,舜元得了安公公眼色,忙不迭地撺掇:去吧、去吧母妃舜元想去

????好。明若儿子的小脸:舜元怎么说就怎么是吧,咱们去江南。说完,眼神却不自知地飘渺起来。

????二百一十四、父皇,父皇,父皇

????发文时间: 111 2012

????二百一十四、父皇,父皇,父皇

????夜,静。

????明若躺在床上,额头布满汗珠。她伸着手张扬着,像是想捉住什么依靠一般,但是抓住的只有冰冷的空气。眼泪流的厉害,很快就将她的鬓角沾湿,梦靥缠着她,不让她脱身,即使身体颤抖,浑身冰凉,脑子里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也无法醒过来。

????父皇、父皇

????她喃喃地呼唤着心底的那人,可没有人给她回应。他连死了都不肯入梦来见她,他还在怪她。明若哭叫起来,只觉得浑身刺骨的冷,冷入了骨髓。父皇、父皇挥舞在空中的小手蓦地被一只修长的大掌捉住,冰冷的指节被尽数包裹进厚实的掌心,明若的哭声未停,脸色亦是纸般的苍白,眼泪一颗颗往下掉,即使被人握住了手,也依然无法平静,这世上再无人给她依靠,让她快活终生。

????可任她心里如何难受痛苦,也不曾叫出一声,只是呜咽模糊的哭着,父皇两个字噎在嗓子里,不上不下,叫不出来。

????乖若儿乖,不哭了,父皇在这儿呢。将掌心的小手塞回柔软的被子里,男人轻手轻脚褪去了鞋袜衣衫,钻进被子里,把小小的人儿揽进怀中,温柔冰凉的吻随之落到她额头,声音低柔的安抚着:若儿乖,不哭不哭。

????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慢慢睁开。明若不知道自己是眼花了,还是在做梦,眼前谪仙般的面孔带着熟悉的笑,紫色的凤眼微微流露出醉人的笑意,大手也慢慢拂过她呆滞的小脸,捏了捏柔嫩的脸蛋,低低叹道:只是半年而已,若儿竟瘦成这副模样。

????明若依然没有说话她好像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呆呆地、紧紧地盯着须离帝的脸,仿佛看一辈子都看不够,又仿佛只要一眨眼他就会从眼前消失:父皇父皇父皇你终于肯来梦里看若儿了,是若儿错了,若儿不该不信你,不该惹你生气,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她想过无数次见到他该跟他说什么,可当真的见到他了,却发现那些准备好的语言是那般苍白无力,完全比不上一句父皇。

????须离帝微微笑着,她叫一句,他就应一声,一点也不觉得烦。看到那小东西叫着叫着又哭成一团,小脸像只小花猫,可怜兮兮的,梨花带雨的,特别招人疼。他亲了亲她发白的小嘴:父皇在呢,若儿不哭。

????只被他碰到唇瓣,明若就不肯再放开了,小脑袋随即跟着抬起来,就是不准他离开,粉色的小嘴咬着须离帝薄薄的唇瓣,又是啃又是吮,双手也从被子里抽出来紧紧抱住他,被子很大,足以将两人包住,她迫切地想要借由什么证明眼前的人是真的,一边哼着哭,一边抱着他亲,泪水口水糊了须离帝整张脸,他也无奈地给他亲:乖,若儿

????父皇父皇明若突然哭叫了出来,不亲他了,嚎啕大哭,像个跟爹娘分开又重聚的孩子,涕泪纵横,不顾一切。父皇你怎么那么狠心、你怎么那么狠心把我丢下来啊你怎么可以不来救我,连跟我说一声都没有就不要我了呜呜呜她哭得好伤心,漂亮的眼睛很快就红肿的不像话了。须离帝心疼的不行,捧着她的小脸,仔细地给她擦掉泪痕,亲亲她的小脸蛋,亲亲她的小粉唇,蔓延到致的锁骨和纤细的脖子,烙下一个一个痕迹。父皇怎么会舍得不要你呢你这傻瓜别哭、别哭了,你再哭,我的心就要碎了傻姑娘,都做娘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我就是孩子、就是孩子明若皱着小脸,一边哭一边耍赖,双手却紧抓着须离帝不肯松开,吸着鼻子,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的时候多害怕你知不知道我看到那场大火的时候甚至想随你一起去算了,你怎么可以连话都不留给我一句就走得那么干脆呜呜你说疼我爱我都是假的是不是是不是说着,两行眼泪又哗哗地流了下来。

????好好好,宝贝若儿是孩子,是孩子,是父皇错了。乖,父皇这不是回来了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你了,若儿乖,不哭不哭。须离帝心疼的不得了,捧着她的小脸又是亲又是舔的,温热的舌头舐的明若又想哭又想笑,小脸苦下来,就开始扒须离帝的衣服。他刚刚上床的时候已经脱得只剩中衣了,光裸结实的白净膛就映入了明若的眼睑。她急切地扑了上去,伸出小粉舌就舔起来,吮住一颗茱萸用力的吮吸,须离帝忍不住发出销魂的呻吟,大掌抚上她的背,抱着她翻了个身,握住她一只小手带到自己身下,嘴里呢喃着:乖若儿、乖若儿父皇好想你好想你你、你父皇想你想的都要爆了,你、

????明若先是羞涩了一下,随即就大了胆子。小手自动自发地握住那一手无法掌控的巨龙上下撸动起来,须离帝发出舒服的哼声,她就又想哭了,父皇父皇你不会再离开若儿了一辈子都不离开了

????不离开了,父皇发誓。他她的小脸,因为那柔嫩的指尖拂过自己的龟头而发出异常妖魅的吟哦:快,先给父皇灭火父皇想你想的不行。

????明若还带着哭腔呢,嫩嫩的小舌尖舔了舔那两颗暗红色的头,便往下而去,甚至都没在半途多停留,便一路吻了下去,最后脱下须离帝的亵裤,小嘴一张就含了上去。

????须离帝微微眯起眼睛,大掌搁在明若头上握成了拳。他的自制力一向极佳,但只在她身上,永远都做不到一视同仁。看样子小家伙真的是被吓坏了,以前虽然也愿意给他含,却都要他洗干净才行的,哪怕他身上没有一丝异味,今儿个却如此急切。

????熟悉的白花曼陀罗香盈入鼻息,明若发现自己想哭,她握住那雄伟异常的大阳具,努力张开小嘴往下吞咽,甜美的舌头沿着上面满布的青筋和血管往下舔去,最后含住一颗鼓囊囊的子孙袋,须离帝被她舔得舒服的不行,猛地一下坐起身来,二话没说撕开她身上的寝衣,伸出二指测了下她下面湿了没有,才发现小东西已经敏感的春水泛滥了,当下便满意一笑,往上一顶,便尽没入明若体内。

????胀痛、酸麻,还有被入子宫的刺痒,明若却没有哭叫,只是坐在须离帝腰上,抱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小嘴要他亲,须离帝含住她的唇瓣吮吸,下面一下一下的捣弄着,带出数不尽的黏腻水丝。明若完全放了开,下面特别敏感,他几乎每抽一下,她就流出好些水来,房间里立刻充斥情欲靡的味道。啊啊父皇、父皇抱抱我、抱抱我父皇她拿起他握在自己腰上的手,要他紧紧抱住自己。须离帝从善如流地抱住她,长的物在她粉嫩嫩的股间开拓出一条无比丰沛多汁的甬道来。

????二百一十五、身心交融上

????发文时间: 112 2012

????二百一十五、身心交融上

????父皇父皇明若哭叫着,不住地唤着须离帝,娇滴滴的嘤咛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简直能勾走人的魂。父皇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我为、为什么小手把须离帝的头抱紧,须离帝欣然享受着那丰润嫩滑的酥,薄唇一张,便咬住一颗鲜艳的小樱桃吮吸起来,牙齿间或在上啃咬过,留下片片青红的痕迹。

????没有得到回答,明若不开心了。她眯着眼睛,焦距还有些对不清楚,但嘴巴已经鼓了起来,小蛮腰也不愿意再动,把须离帝和自己都憋得不上不下的。

????一手扶上滑溜溜的细腰,一手托起圆润有弹的小屁股,须离帝毫不费劲地就让自己重新享受到了先前那样紧密湿润的包裹,明若气得不行,扁着嘴,眼里闪着泪花。她把他的头从自己前推开,挣扎着就要起身。须离帝正是舒爽的时候,哪里容得了她这样抽身而去准地找到她腰间敏感的软,下手毫不留情。明若惊叫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就倒了下来,被他接个正着:怎么不来见你,嗯用力顶入一下,小东西趴在他膛上低泣出声。你惹父皇生气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听话呢,嗯又是重重地一下,明若觉得自己的小肚子都要给捣穿了,忙不迭地求饶,抱着须离帝好话软话说了一箩筐,可惜人压儿不以为意,一点不愿妥协。现在又想着父皇了,啊

????明若不敢哭出来,也不敢伸手去捂肚子,只好可怜兮兮地抬起泪盈于睫的大眼睛,盼着他能怜惜自己一下,奈何两人分开太久,须离帝自她离开后就没再发泄过,正憋得难受,哪里慢的下来父皇父皇你轻一点、慢一点

????轻一点慢一点怎么会舒服就是要重重地,若儿才会乖。薄唇在雪白的肌肤上碾压,吮出一个个暧昧的红痕,身下挺进的动作丝毫不打存留,速度和力道都是极快极大的。为了你,父皇连江山都不要了,若儿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

????捏了把柔嫩的粉臀,须离帝叉开双腿,从而使得坐在他大腿上的明若双腿也分得更开,他进出的就容易些,不用每一下都一点点挤进去。明若带着哭腔委屈地问:怎么表示啊

????怎么表示听着那带着三分无助七分可怜的语气,须离帝忍不住笑了,乖乖地张开双腿给父皇上,就是最好的表示了。

????明若粉脸一红,她到底是女人家,听到这样的话登时就羞得不得了,忍不住低头在须离帝脸上啃了一下。他浑身虽然皮肤极好,但也极硬,反正她是啃不了的,只会弄疼自己的小牙,但是脸就不一样了,金钟罩难不成还能练到脸上去

????交欢中被人啃了这么一口,须离帝竟不由自主地浑身颤了一下,只觉得情欲更甚,恨不得把怀里这小女人干死。嗯乖对于她啃了一口自知理亏然后对自己又亲又舔的行为很是满意,抱着她又往下压了些。这进得实在是太深了,明若紧着身子,下面夹得更紧,须离帝忍不住发出嘶的抽气声,狠狠地进去拔出来,怀里的美人便随着这动作来回起伏着,两颗圆滚滚的房掀起一阵销魂的浪。若儿想不想父皇,想不想

????被干得小嘴合不拢,晶莹的口水从嘴角缓缓滑下来,都被须离帝接入口中,明若边承受着那巨大的浪潮,边呜咽着:嗯想、想若儿想父皇啊啊她忍不住抱紧须离帝,双腿哆嗦着,泄了身。须离帝轻笑:父皇还没舒服够呢,若儿就丢下父皇先去了

????高潮后的佳人更显柔若无骨,也更加敏感,长的大阳具摩擦着细嫩的内壁,每一下都刮得明若浑身冒鸡皮疙瘩,被这样的巨龙侵入女人最娇嫩的地方,身子被牢牢地钉在一起又是靡又是动人真好,父皇回来了,以后又有人疼她了父皇父皇别走呜呜若儿好想你好想你她抱着须离帝哭得好不凄惨,小屁股不住研磨着他的男,哪怕自己快受不了了,也强撑着不肯晕过去。

????须离帝闷闷地笑,知道她又到极限了。好久没碰她,下面愈发地紧致,他其实也受不了了。于是大起大落几下,便在她身子里释放了自己。滚烫的扑入柔嫩的子宫,明若小脸泛着娇嫩的粉,满面潮红。浑身如玉的肌肤都蒙上一层诱人的桃色,她的儿湥氹x帝又不是一般男子的尺寸,出的量也很多,所以很轻易地就将她灌满了,偏偏两人的私处又紧紧胶合在一起,进去的被堵住出不来,难受的明若直哼哼。

????熟悉的饱胀感与被灌满的痛麻,明若呜咽着抱紧须离帝,小嘴微张,打了个秀气的呵欠,这才真正困了,睡了过去。剩下须离帝感受着她水嫩丝滑的儿裹着自己硬挺的阳具,又不得发泄,苦笑起来。忍了一会,到底是不行,遂将怀里的女儿放下,取了枕头垫在她腰下,分开她双腿,拔出满是爱和汁的阳物,重新缓缓地进去,慢慢加快了动作。明若在睡梦中发出似哭泣似呻吟的声音,小手在四周抓呀抓,须离帝见了,便将其握住,亲了亲,眼眸温柔似水。他的宝贝,又回到他身边了。这一次,终于再也没有人能足,也再也没有任何阻碍挡在他们之间。

????明若的身体跟他比起来,那当然不是一个档次,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是在勉强满足了他,自己到了极限后就沉沉睡过去,须离帝不满足,则在她睡着的时候大干,她也早熟悉了,眼帘扇啊扇,到底也没能睁开。从须离帝死后,她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他回来了,才真正地觉得困。

????第二天早上,明若带着早已习惯的酸疼感醒过来,大眼没睁就伸手朝旁边,奇怪怎么没人搂着自己,要知道平日就寝时须离帝是绝对不会让她离开他怀里的,可这一,却了满手的空气。明若猛地睁开眼,看着一室空荡荡,眼泪哗的就掉了下来,以为自己是做梦了,连身上满布的痕迹都没注意到,一个劲儿只顾着伤心,把小脸埋进被子里,哭得好不凄惨。

????哭什么呢,嗯

????这声音明若眨了眨还带着泪的眼,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抬起头来,怕自己的听觉出了毛病。可抬起头后,她却哭得更厉害了。

????须离帝宠溺地叹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托盘,把她连人带被子抱到怀里,坐到床上,刮了刮她的鼻尖:怎么又哭鼻子了真是小哭包。

????明若哽咽着伸出小手抓住他一绺头发:父皇、父皇你怎么、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握在掌心的头发,满是花白,几乎见不到黑色。衬着须离帝白袍飘飘,更像是一个幻象了。

????原来是哭这个。须离帝勾起她小下巴,亲了又亲:想你想的。

????这是真话。虽然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但是没了她的陪伴,他总是日夜念着她,头发慢慢就变成了这样。父皇老了,这颜色才是正常的,若儿该不会嫌弃父皇吧,嗯

????她使劲摇头,小小声地道:不会。哪有女儿嫌弃父亲,妻子嫌弃丈夫的道理她怜惜地抚上须离帝依然俊美如仙的五官,纤细的指尖一点点下去,到了唇瓣的时候,却蓦地被他含入口中,温热的舌头沿着指头来回吮动,明若小脸羞红,微微地垂首,低眉顺眼的样子,竟是像极了新嫁娘。

????须离帝也察觉到她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不再拿他当父亲看,也不再对他有所保留,而是真真正正的,以他的女人自居。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