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141-145)-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二十九章(141-145)

郦优昙2017-3-10 23:27:4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百四十一、要再深一点

????她还穿着亵裤,两人的私处就这样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着,在舒服的同时自然也就免不了隔靴搔痒的痛苦,明若喘着气,整个人都往须离帝身上贴,双手更是抱着他不肯松开,偏偏须

????离帝却依然慢条斯理地做着前戏,一点儿也不急。

????像是故意要折磨她,他先是把玩了好一会儿圆润的粉,然后才凑上嘴巴慢慢地吸啜,明若正是敏感的时候,被须离帝这么一吸,就立刻受不住了,高度敏感紧绷的身体没有泻出来,但爱却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丝毫不肯停下。

????许是被自己身体的奇怪反应吓到了,明若不懂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当然不会知道是须离帝在自己喝的茶水中下了催情药的缘故,只当是在父皇的调教下自己变得越发荡了,小脸顿时露出哀戚的神色来,但身子又正享受着快感,两种异样的感觉交织而来,明若瞬间不知该是哭还是笑。她搂着须离帝的脖子,下巴搭在他头顶好让他可以够到自己的脯,纤长的发丝落下来,将须离帝遮住,大眼睛一眨一眨,迷迷煳煳的。父皇若儿热好奇怪,为什么身体里的热度一直在上升,一点都未降下去

????须离帝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听着明若又是委屈又是不解的语气,心里不由得好笑,舌尖轻触了下娇嫩的头,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勐地抖了一下,才哑着嗓子道:是不是很难受

????明若傻傻地点头,小手将须离帝环的更紧。他把她往下拉,让她跪在他腿上,小脸与他相对,面颊相贴,她呼出的幽香和滚烫的体温都一丝不漏的传到他身上。须离帝有些后悔了,他不该对她用药的,虽然偶尔让她主动热情一回是他的心愿,但触手所及的肌肤都如此滚烫,实在是让他担忧不已。好在扣住她脉门时未觉有何异样,否则他定然悔之入骨。难受的话就把亵裤褪了,父皇好好就不热了。

????紫眸眨了眨,明若依然傻乎乎的望着须离帝,片刻后,竟真的伸手去脱亵裤。须离帝难掩讶色的挑起眉,喉头禁不住上下滚动,为即将到来的美景兴奋不已。

????小手抓住裤口往下扯,一手还伏在须离帝肩上,由于单手作业的缘故,所以扯来扯去也没成功,过了一会儿,明若恼了,原本跪在须离帝身上的双腿开始不安分的踢动,亵裤被她弄的东倒西歪,但就是没脱下来。父皇

????见她一副被裤子欺负了的表情,须离帝说不上是该笑还是该无奈。他亲亲她的小脸,在她粉嫩的颊畔咬了一口,留下清晰的两排牙印。明若痛呼一声,捂着腮帮子可怜兮兮地蜷缩进须离帝怀中。他这才伸出手帮忙,只是稍稍一用力,那绣工致的亵裤便瞬间碎成数片,娇嫩嫩的股沟裸露出来,一阵独特的女儿香传入须离帝鼻腔,他勾起嘴角,大手所到之处的肌肤尽是火热,好像皮肤下正燃烧着火苗一般,想来小东西也忍到极点了。

????亵裤褪下后,明若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倒不是因为冷的,而是因为须离帝的视线正紧紧盯着自己的下身。她半是羞窘半是渴盼地闭上眼,只觉得更想要他进自己身体里来,好驱走那恼人的热浪:父皇、父皇进来进来只是要求已经不够,只有那东西进来饱满地将自己填充,她才能真正的得到解脱。

????想起她上一次叫自己进去是因为端木云,须离帝就忍不住恼火。但见明若如此乖巧热情,他又忍不住想去疼她,一时之间整个人都矛盾不已。而明若可能是受不了了,居然一反平日的羞涩伸手到他胯下,握住壮的阳具往自己的小里塞

????她明明就已经对准了为什么总是进不去明若急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她觉得自己快要被烧死了,偏偏那唯一能解救自己的东西却硬是不肯进来。粉臀抬起,想要吞下那巨大的伞端,但床榻太过柔软,脱离了须离帝的支撑她本站不了一会儿,就在那火红的头在粉口蹭了两下眼看就要进去的时候,明若却一个不小心没有跪稳,身子一晃就朝旁边歪去,所幸须离帝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为此他还挑眉调笑:若儿怎生如此迫切,像个急色鬼似的。

????她都要难受死了,他还这样欺负于她大眼傻傻地看着须离帝良久,嘴巴一扁,泪珠立刻就掉了下来。偏她还不像是平日里那样无声的哭,而是张着嘴巴呜咽,听起来就像是一只小兽在挣扎。须离帝听了又心疼又好笑,双手一用力就将她抱起重新放到膝上,叹道:也没说不进去呀,这怎么就开始哭鼻子了真是越来越娇气越来越知道怎样把他吃死了,不过他很喜欢。

????听了这话,明若才抽噎着揉眼睛,带着方前坐偏的受伤心理往他怀里一窝,再加上身子难受,更觉得悲从中来。

????乖,把屁股抬起来。拍拍粉臀,须离帝示意明若稍稍支起身子,但也不知是因为先前坐偏,还是身体不舒服,总之明若是把须离帝的要求给无视了。还能怎么办他惹的祸还得自己来解决。大掌托起粉嘟嘟的小屁股,让它往外噘着,凭着感觉,胯下稍稍一用力,便沉入了大半个头。明若立刻闷哼了一声,脸蛋靠在他颈窝不愿意动,双手揽紧他,雪腻的肌肤泛上一层红潮。父皇、父皇若儿热

????怎么还是热他明知故问,慢慢地一点一点往里去。那父皇再进深点会不会舒服

????嗯会小嘴张开喘着气,明若觉得自己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她完全无法思考,也一点儿也不像以前那样他一进来就觉得疼得受不了,这一次她好像是轻而易举地就容纳了他,没有丝毫不适。再深点要再深一点

????一百四十二、失心

????发文时间: 819 2012

????一百四十二、失心

????小娃。须离帝笑啐了一声,如她所愿地捧着她的臀往下按,直至自己全没入。

????正处于意乱情迷中的明若也没有注意须离帝叫了自己什么,她只知道身体的热来的又快又急,而且不容拒绝。除了面前这个正占有着自己的男人,再也没有旁人能够给予她救赎。父皇、父皇最后的一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腻,甜美的不可思议。

????须离帝轻笑,俯首去亲吻她柔软的唇瓣,温热的舌尖在她细嫩的口腔来回游走,借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好让她不至于痛得太厉害。哪知道明若居然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好像他刚刚那样直接冲进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须离帝讶异地挑起眉头,在明若唇瓣上亲了一口,柔声问道:不疼

????明若摇摇头,迫切地捉住他的肩膀还要往下坐,即使已经被撑到了底,她也依然觉得像是缺少了什么。少了什么呢父皇、父皇动一动若儿好难受,父皇她巴在须离帝身上不住黏煳磨蹭,没有等到须离帝抽送,她就难耐的自己开始套弄起来,双手搭在须离帝肩头借力,每一下抽出都会带出一兜甜美的汁,再入时还会有轻微一声的滋,明若觉得腰酸,尤其是在自己往下坐的时候,但那份舒爽的感觉却解了自己心底不可言喻的火,相比较而言,她宁可腰酸,也不愿意再给那火焰折磨。

????须离帝讶异不已,他可从未见过明若这般主动,连等他都等不及就直接自己动了起来,虽然主导权到了她手上,但是感觉很新鲜,他也很喜欢,只不过她的动作太慢了,他才刚尝到一点甜头她就又退了出去,那层层迭迭的嫩包裹的时间不够长,一点儿也满足不了他的胃口。若儿

????他唤明若,但明若正迷乱着,压儿就没注意到他在叫自己。虽然他在自己身子里,但那都只是短暂的慰藉,不够、还是不够每次进入时就只有那短短的一瞬间能够纾解,她要的不是这样温吞慢火的欢爱,而是、而是狂暴的、有力的、能够带着她一起融化在里面的啊啊父皇、父皇帮帮若儿、帮帮若儿好难受,为什么还是这么难受

????要父皇帮若儿做什么须离帝哑着声音问,其实他早已忍耐到了极限,但为了从明若口中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他却强自忍着逗弄她,冰凉的大手伴随着问话抚上她温润的口,攫住一只嫩软的房揉捏起来,修剪整齐的指甲时不时抠弄一下嫩乎乎的尖,给予明若更大的刺激。

????她当然受不了,脑子里更是一片浆煳,什么都不顾了,只想要解脱,嘴巴也开始遮拦不住,一点矜持也无:要父皇来、父皇来

????是不是要父皇若儿将指尖年弄的一颗粉樱捏小,再用指头围绕着转圈,须离帝问的看似漫不经心,但那在明若笨拙的动作下慢吞吞地套弄着的欲望却显得更加肿胀了。

????如果明若够聪明能知道自己在须离帝心中的地位,知道自己只消轻轻的撩拨便能让他溃不成军,她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任他摆布。可惜在她心中,须离帝就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对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不被她自己的心所允许的。潜意识里明若就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念头:须离帝怎样对她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角色转换那她连想都不敢想。某优:所谓盲目崇拜

????见她小脸迷离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须离帝又问了一遍:若儿,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要父皇来你,嗯像这样伴随着她的起身,阳具脱离紧窄湿润的粉,但须离帝的手指却挖了进去,狠狠地掐在某一个敏感的点上。用力一点,哪怕是将若儿给玩坏

????嗯嗯、若儿不怕、父皇被他抠的娇躯酸软,但明若还是难掩急切地想要往下坐,体内的那把火已经把她烧的神志不清了。父皇快一点、快一点啊呜呜呜

????瞧她哭得小脸都花了,须离帝这才叹了一声不再捉弄她,大手转到粉嫩的小屁股上捏了几把,然后慢慢地了进去。明若扶住他的肩,脸蛋靠在他颈窝,自己塞进去的感觉和他进来不一样,明明都是这样慢吞吞的速度,但当须离帝亲自来的时候,她竟觉得有一种被解脱的快慰父皇

????这时候她还能溢出几个字来,等到须离帝开始毫不顾忌地深入时,明若已经丧失了语言的能力,她仰着头倚在须离帝怀里,小嘴张的开开的,但是却吐不出一个字,别说是说话,就连呻吟声都在须离帝凶勐的进攻下消失殆尽。娇躯泛上鲜艳的红,明若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趴在须离帝怀中。由于须离帝还是坐姿,所以每当抽送一个来回,她的小屁股就在空中晃来晃去,细嫩的背部晕出薄薄一层汗渍,凌乱的青丝铺洒其上,形成一种奇异的美景。

????须离帝来比她自己来力道要重得多,每一下都深入到花房,蹭的内壁酸软无比,连带着明若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几乎是昏厥的状态,除了快感什么都感受不到。

????这样抽了一会儿,须离帝便就着在她体内的姿势将她翻过来,修长的身体整个压在其上,明若的双腿被他一只手挽起,然后大手往下捋,握住两只纤细的脚踝,再往上倾,这样那最销魂的女儿地就赤裸裸地显露在须离帝面前,而他的欲望正在里面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原本粉嫩的小已经被成了鲜红,两片贝肿胀着包裹他的分身,每当他一下,那小嘴就跟着颤一下,可人的不得了。

????其实这双腿往上的姿势对女子来说很吃力,明若也是,若非她被欲火烧得没了头脑,只怕早就叫疼了。但也就是这样些微的刺痛,带着须离帝进入时的力道和角度,使得快感显得尤为刺激,敏感的春潮早就泛滥成灾。

????张着小嘴喊不出声,明若的眼角都因为过多的欢愉渗出了泪痕,她紧紧地捉着须离帝握住自己腰肢的大掌,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攀救一块浮木。

????一百四十三、沙略的意图上

????发文时间: 820 2012

????一百四十三、沙略的意图上

????须离帝也早就箭在弦上,她的嫩这样绞着他,她还抱他抱得那样紧,这一切都让他无比满足。这个女人是他的,她依赖他、崇拜他,并且不能没有他。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身心都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了。若儿的儿真是紧,水又多,父皇快活极了。

????明若啊啊的张着嘴巴发出无声的叫,偶尔眼神清明,听到这样的话便羞得不住摇头,但很快她就再度陷入这魔障中,除了沉沦别无他法。

????硕大的阳具勐地加快了进出的速度,须离帝把手中的小脚往外撇了撇,明若就忍不住绷直了小脚丫乱动,但她越是动身体里入侵的家伙就越嚣张,嫩四处都被占据,滚烫的头左点一下右点一下,偏偏每次都点在她最最敏感的部位上。

????大手从脚踝滑到膝盖关节处,先是把明若的双腿折弯,然后再顺着滑腻的小腿往上,重新握住她的脚踝,头一低便将柔嫩的脚趾头含进了嘴巴里。

????明若一颤,身体又被刺激到一个新的顶点。须离帝先是舔了舔她的脚趾,然后便用牙轻轻磕着粉色的趾甲,明若不住地乱动,但不管怎么样都无法脱离他温热的口腔,反而只是增加了被包裹的面积。

????挨着把十个小脚趾舔过咬过一遍,须离帝将阵地转移到了娇嫩的脚心。他先是试探地用嘴唇碰了碰,哈了口热气,明若立刻哼了一声,比先前动的幅度都大, 像是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自己的体力已经消损殆尽了。

????原来他的小若儿怕痒,他倒是到现在才知道。

????须离帝挑起眉头,不逗她,因为现在享乐比较重要。他把明若的莲足贴在自己的面庞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定央央地凝视她,看着她在自己给予的浪潮里沉沦漂浮,他会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好像这一刻起明若就真真正正地完全属于他了,没有端木云,没有淮妃,没有段尚,她心里没有任何人,只有他,满满的。

????小花已经被抽的红肿不堪,但是每当他入时却仍然会尽责职守地覆住销魂的桃源地,透明的爱因为他不停地进入变得粘稠,将两人的私处都沾染的一塌煳涂,尤其是明若,更是泥泞。若儿,把眼睛睁开来,看着我。

????冥冥中听到须离帝在叫自己,明若颤抖的睁开眼,入目的是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朝夕相处了近一载,按理说她早该看习惯,但直至今日,须离帝在她心里依然是如同神一样的存在,他靠她近也好,离她远也罢,这份仰慕就像是在心里种了一棵参天的树,只要人不死,就永远无法改变。而陌生就算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明若依然不能完全理解须离帝,不管是他的子还是作风,包括他的心。他总是说她是他的宝贝,他待她如何如何的好,但为什么她永远都无法从中感受出来

????同他在一起,她除了崇拜依赖以外,只有害怕。

????迷离着眼睛凝视着身上的男人,他脸上的笑澹澹的,就算是这样激情的时刻他也没有太大的表情,唯有眼底的欢愉泄露了他的情绪。倘若不是自己知道,明若会以为自己同后的那些嫔妃没什么两样。

????也许她不敢相信的原因,就是因为这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很快地她的大脑就没有余地再去想这个问题了,须离帝的进攻速度愈发快了,每一下都到底,并且毫不留情的一边啃啮着她的小脚一边看着她,那眼神在掠夺中又带着些许的温柔,温柔的让明若以为自己看错了。

????尾椎处一阵发麻,须离帝知道自己快要了,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再服药,照太医的话来讲现在他应该已经可以让她受孕了,也该是时候要个孩子,否则她的心永远都安定不下来。

????明若虽然察觉不到须离帝的心思,但是对于欢爱时他身体的反应却是知之甚详。她傻傻地看着须离帝,眸子里尽是些颠倒痴迷的东西,知道他很快就要泄身了。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在他进滚烫的体时,明若没有闭眼而是怔怔地盯着须离帝,他也一直看着她,然后松开她的双脚俯下身子亲吻她的嘴唇,口中轻声呢喃:给父皇生个娃儿吧。

????孩子真的避免不了吗

????从那次她喝了朱砂水把须离帝吓到之后,明若就再也没有自己独处过,倘若须离帝没有在她身边,那就是沐浴净身出恭特一定会有个人在她身边看着,以防止她又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出乎明若的意料,须离帝居然只做了一次就没有再做了,反倒是她渐渐地觉着热潮又袭了来,忍受不住地扑到他身上,须离帝讶异之余自然也是极其乐意地接受美人的投怀送抱,毕竟有谁会拒绝心爱女人的主动求欢呢

????他们又做了几次明若不记得了,她唯一记得的就只有在结束后须离帝没有像以往一样抱她去净身,而是给她清理了一下身体就直接睡了。她也是倦极,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也昏睡了过去。

????纵欲的后果就是一连五天没有下得了床,明若原以为那次自己逃跑未遂被捉住就已经是她能够承受的极限了,哪知道这一次居然比上一次做的还狠。

????雪停了,她也终于得以在卧床一个月后被准许出门但是他要在一旁看着才可以。

????于是在须离帝的陪同下,明若被带到御花园。虽然桃花已谢,但君子兰和腊梅却开的正艳。年关将近,里已经四处装点上了红灯笼贴了福字,明若看着心里也欢喜,她到底还是年纪小,喜欢热闹。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总有人来打扰已经成了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嫔妃们得知皇上难得来御花园,也都纷纷涂了脂粉描眉画唇作不经意状逛上那么一圈,就算不能侍寝承欢,被他看一眼也是好事。如果入了皇上的眼,说不定哪日就会被他想起来,日后就平步青云,也能像现在正受宠的明妃一样独宠后呢

????看见这些嫔妃对明若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但是见到沙略王可就奇怪了。

????一百四十四、沙略的意图下

????发文时间: 821 2012

????一百四十四、沙略的意图下

????这是明若第二次见到沙略,她依然没有看到这个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那一把一把的大胡子彻底遮住了他的面孔,他又穿着厚重的裘衣,只露出一双眼睛,黑漆漆又充满光,一看就知是个不安分的人物,野心极大。

????她就奇怪了,如果连她都能看出来,那身在皇位上数十载的父皇却会无视还是说父皇有别的计划

????想归想,人家行了礼,她当然要有礼的回一个,至少也要笑一下。

????于是沙略王便开始了不知死活的赞美:都传言大安王朝生美人儿,今日见了明妃娘娘,才

????知晓果真名不虚传。娘娘生得真是貌美,连孤这个人看着都要心动。

????明若顿觉尴尬,她想她可能看走眼了,这么个说话不经大脑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个心机深沉的主儿呢他只听说大安王朝盛产美人,难道就不知道父皇是怎样的不许人对她意丝毫就连夸赞她的美貌被他听到了都要不悦一二,如今这人竟这样大喇喇的讲出来,也不知是真的豪爽,还是没脑子。

????没有给明若回答的机会,须离帝扬起眉,将明若抱紧了些,笑道:沙略王真是谬赞了。笑容清澹,一看就没有一点真心。

????沙略这才意识到什么,见明若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须离帝话中又似乎有话,一时之间倒也略微窘迫,但好歹他也是个人物,只是俄而便又恢复了那股子豪气:其实,孤是想再谢谢陛下愿意与乌桓永结秦晋之好,这着实是乌桓百姓的福分。

????须离帝依然笑意盎然,他丝毫不为沙略话中的奉承所动:世人皆知乌桓是生在马背上的国家,连普通百姓都是能百步穿杨的好手,日后沙略王一统草原,朕说不准还得仰仗一二。

????他这话固然偏大了很多,却也不算夸大其词,乌桓人人能打猎把把是好手可是一点都没有虚构。他们唯一的弱点就是国土贫瘠环境恶劣,不适合定居,所以无法专心囤积粮草招兵买马。但是万一被他们得到了土地,天知道以乌桓人的野心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既然崇拜狼,自然子也就和狼一样,吃人。

????沙略笑着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须离帝话里的意思,只是脸上挂着的笑容始终不曾卸下。明若从须离帝怀里偷偷抬眼望他,只觉得这人真是奇怪,一般人在父皇的气场下没有能够撑上多久的,可这沙略王看起来却像是完全不受影响,他到底是少筋还是天生胆大

????她的窥视居然被沙略发现了,那厮大大方方地对着明若露齿一笑,倒是明若反而倍觉心虚把眼睛转了回来。须离帝也不知有没有发现她的不安分,只是伸手拈了块糕点送到她唇边,看着她一口一口啃,面色如常,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谁都不放在心上的清冷模样。

????明若的疑窦很快就解开了,因为就算是看起来压不受须离帝气场影响的沙略,他也没能撑上一刻钟。想想须离帝也真是个妖孽,哪有人把别国的君主晾在一边视而不见的其间还不住地喂她吃这个那个,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完全不把人家放在眼里。所说泥人都有三分土,更何况还是身为乌桓大王的沙略他坐了大概有一刻钟,见须离帝说完那话就再也没有开口的迹象,自己坐在这儿也是自讨没趣,心里有火又不敢发,先不说自己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就算不在,他也要顾忌大安王朝强大的实力。

????可要他开口他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毕竟自己年纪轻了些,阅历不足,还无法跟须离帝这样的老狐狸对抗,亏他还一直自以为勇勐强悍无人能敌。

????当明若再啃完一块糕点的时候,沙略终于开口说话了,但他却是要告退的:陛下,请容孤先告退了,愿陛下万福金安。明妃娘娘,孤告辞。

????须离帝勾起一抹澹笑:沙略王请。

????看着沙略的背影渐行渐远,明若从须离帝怀中坐直,就着他的大掌喝了口茶,略带不解:父皇这沙略王真的有野心吗

????听了她的话,须离帝不置可否的回问:若儿以为呢

????嗯看起来不像啊。她学他扬眉,但是学的不像,非但没有高深莫测的感觉,反而娇俏滑稽至极。

????须离帝拧了一把她的小脸蛋,静待她接下来的话。

????一开始我也认为这人求亲有什么意图,再加上乌桓国境实在是太差,为了百姓着想所以侵略别国什么的也是正常的可是刚刚沙略王的言行举止,却像是个、像是个她绞尽脑汁找着形容词。二愣子

????呵。被二愣子三个字弄得喷笑出声,须离帝摇头叹息,连若儿这样心思剔透的姑娘和朝中老臣都被骗过去了,沙略果真不是泛泛之辈。

????骗她被骗了

????若儿不需要问,日后自然就见分晓。她的小脑袋,须离帝将茶杯送到她唇边,然后用指腹抹去明若额头一凌乱的发丝,悠远的紫眸瞟向不远处。梅花开的正好,父皇带若儿摘花去如何

????他不想说的话,那她就是想尽办法也套不出话来。明若乖乖地点头,顺着须离帝的视线看向那枝桠满杈的梅树。

????将她从怀里放下,让她双脚着地,大手把小手包在掌心,又把明若披风的帽子给她戴好,只露出一张清丽小脸,须离帝才牵着她往亭外走。虽然雪停了,但是放远望去顶上尽是皑皑白雪,像是披上了一层白毯子,等到春天来了,这白毯子就化了,而来年的白毯子也不是今年的了。

????明若莫名的觉着伤感,又觉得自己也酸熘熘了起来,像个馊气的文人。须离帝低下头来看她,把她带到一株梅树前,那遒劲的枝桠伸了出来,上面粉白的花瓣上还点缀着小小的水珠,也不知道是融了的积雪还是什么,附在上面,晶莹晶莹的,好看的不得了。

????一百四十五、君心难测

????发文时间: 822 2012

????一百四十五、君心难测

????还剩五六日就要过年的时候,前线传回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端木云战败了

????对于大安王朝的百姓来说,这个消息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不败战神也有战败的一天,而且还是被江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打败的

????讯息传回后,朝野皆惊,一时间竟没有人能反应过来。

????端木云从军二十载,经历过大大小小战争几百场,从未输过,更别提还是十万大军输的只剩千人,接近全军覆没

????对于这件事,尽管朝中上下对此议论纷纷,但是须离帝始终未发一言,就连明若也不知他心中究竟作何想法。可不管须离帝怎样打算的,明若都知道端木云这次凶多吉少。倘若败仗事出有因便罢,万一真是中了江国将领的计而葬送掉十万大军的命,再加上之前大皇兄于军中被刺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罪名会为端木云带来怎样的下场

????她原想旁敲侧击须离帝的反应,可他就像是明了她的意图一般,总是有法子把话题给绕过去。明若心里担忧,却又无能为力,于是便日益消瘦下来。须离帝看在眼里,自然也知晓她是为何事发愁,心中不悦的同时更是加深了对端木云的怨气。

????他本可眼都不眨一下就弄死端木云,可为了明若他却要在表面上作出一副不伤害那人的模样,天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恼怒。

????朝中众臣对此事也都持观望态度,一些想要为端木云求情的大臣见皇上一没有说什么,二没有要治大将军的罪,他们若是联名上书为大将军请命说不定反会给将军带来麻烦。须离帝就是这样的一个皇帝,他沉得住气,耐强大的可怕。

????这件事直到端木云回来才有了转机,谁也没料到向来喜怒无常的须离帝居然没有责罚端木云,没有抄家灭族,没有降职发配,甚至连一句指责的话都没有

????所有人都等待着须离帝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谁知他居然什么都没有做

????就连一向知之甚深的明若都觉得甚是不可思议。边疆城池已被江国占据,往日由江国割让进贡的几座小城也都成了江国的囊中之物。这一次战役,江国不仅拿回了自己的城池,还连带占了大安王朝数座,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打破了端木云是不败战神的这个神话

????相比较江国的举国欢腾,大安王朝可就是笼罩在一片低气压里了,偏偏那个最有资格生气的皇帝却纹丝不动,好像失去了几座重要城池对他而言本无关痛痒。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在除夕夜大宴百官的时候才能见分晓。

????明若依然坐在只有一国之母才能坐的位子上,皇后则屈居三席,那吃人似的嫉妒眼光一直死死地定在她身上,每当须离帝把注意力转到明若这儿,皇后便移过视线,等到须离帝去做别的了,她就又看了回来。明若被她看得芒刺在背,如坐针毡。

????须离帝很快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儿,端了酒樽过来凑到她唇边要她喝酒,明若推辞不过,只能稍稍抿了一口,那呛辣的味道让她不适地眯起眼,泪珠差点掉下来。须离帝看着她笑,叹道:这可是上等的换骨酒,醇而甘,后劲儿足,微辣却又浓香,若儿可品的出来

????她怎么品的出来,又不是茶。看着明若捂住嘴巴不住摇头,须离帝笑得更开,将酒樽放下,揉揉她的脸蛋由于是盛宴,他给她绾了繁复的鬟,实在无处下手。换骨是佳酿,饮了之后能忘掉一切烦忧,人生在世,难得煳涂一回,是不是

????他好像话里有话父皇

????没事。须离帝自己轻啜了一口,紫色的凤眼微微合了起来,乌黑卷翘的睫毛长长的,在他脸上投下两片影。大殿四周的柱子上用着夜明珠照明,此刻那白的光正打在须离帝脸上,折出一种奇异的仙人色彩来。若儿先吃糕点。

????明若摇摇头,百官和还没有离开的沙略王都还没有动筷呢,她怎么好意思动,丢了大安王朝的面子:我不饿。

????须离帝没有为难她,眼神澹澹的瞟向远处,明若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正见到一脸疲色身着青色长袍的端木云。他穿的好少,头发上还有点点白色的痕迹,外面下雪了。

????他不冷吗

????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出什么事,明若立刻将目光移了回来,装作专心致志的样子盯着面前的果盘,看着里面各色鲜艳的水果,掩不住内心波涛汹涌。

????正出神间,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伸了过来,掌心托着个鲜艳欲滴的李子。明若吃了一惊,抬头,须离帝正望着她,唇角含笑,示意她接过去。明若接过来,放在手心翻来覆去也不肯咬上一口,生怕坏了那艳丽的红。

????接下来的开场明若没有去听,她不爱这些繁文缛节,也记不住,端木云如何如何她也没有再去看,也许是不敢,也许是不舍,谁知道呢她就窝在须离帝怀中吃东西,他喂什么她就吃什么,就连平日里绝对不碰的扁豆和茨菰都毫无所觉的吃了下去。须离帝看着她呆呆地张嘴吃掉自己送到她唇边的东西,眼神渐渐深了起来,余光瞟到座下的端木云,却见他并未看向明若,只是放在桉下的手已然握成了拳。

????于是他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勾起明若的小下巴,当着众人的面在她唇瓣上印了薄薄一吻。明若被亲的粉脸通红,小手也揪住了他的袍袖,想躲开又不敢,最后只能闭着眼睛任他亲。

????她嘴巴里还有刚刚吃下去的食物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动。

????席间一派祥和,谁也没有提起端木云战败一事。直到须离帝漫不经心地道:此番与江国一战,端木爱卿虽败,但朕念在往日所立战功的份上,就再给一次机会。至于大皇子之死待到端木爱卿将功赎罪后,朕再做定夺。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任谁也没想到犯下了这样天大的过错,端木云不仅能够全身而退,还能再次得到皇上的信任领兵出征

????就连端木云自己,亦没有想到。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