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86-90)-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十八章(86-90)

郦优昙2017-3-10 23:25:55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八十六、心机中

????皇后自然不会去理会端妃的情绪,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若良久方道:世人传言皇上纳的新妃生得国色天香,有闭月羞花之貌,果然不假。今日一见,本方才肯相信这世上当真有妹妹这般超凡脱俗的绝色佳人。

????明若被她的目光看得浑身皮疙瘩都站了起来,但她仍然强自镇定地微微一笑,然后轻澹又不失礼数的回道:娘娘过誉了,灼华不过是蒲柳之姿,哪里及得上娘娘您高贵雍容仪态万方

????皇后被这话奉承的面色一缓,径直走上前去将明若的手握到了掌心,像是个慈爱的长辈一般温柔的摩挲着,但明若狠清楚在这温柔下有多么包藏祸心,倘若皇后不是心机过人,她能执掌后这么多年不让他人专权明若深知,此刻的笑脸下一刻狠可能就会变成穿肠毒药,她要万事小心,方能活下去。灼华、灼华真是个好名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想必皇上也是喜爱妹妹这份桃花般的美貌和动人心思,日后咱们要一起好好伺候皇上才是。妹妹年纪轻,身子娇,可要仔细顾惜着皇上的身子,别因爲皇上想要就迁就着他,那样可不好。

????这看似好心的叮咛却让明若眼底闪过一道紫光。论起了解须离帝,这世上除了她再不会有第二个人了,皇后这番话听着是爲须离帝好,落落大方毫无小家子气,但明若狠清楚,以须离帝的格,他不会接受拒绝,他要的你就必须给,当然不给也可以,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能力不给。

????再说了,她在这里好歹也过了十七年,就算再不济,也是知道这些妃子的品行的,从小到大,她对皇后都一直敬而远之,只因爲怕她看出自己隐藏的真相,现在自己不必再隐藏了,但看到皇后就想躲起来的冲动还是没有消失。灼华知道了,多谢娘娘提点。

????你明白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皇上也当真是宠你疼你,竟让你和他一起住在这盘龙,要知道平日里连本在未经传唤时都不得进来呢。皇后露出笑容,拍了拍明若的手,松开,站起身,围绕着大厅走了走,明若也跟着站了起来,却并没有尾随在皇后身后,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看着皇后领着那一干嫔妃在四周转了转又转回来,黑色的眸子眨了眨,垂了下去在她的苦苦哀求下,须离帝总算肯让她继续服以前那种改变眸色的药,当然,是在确定那绝不会对她的身子造成任何伤害的前提下的。

????先前被忽略的端妃不甘寂寞的又开口了,她仍然在耿耿于怀刚刚让明若受了自己一礼的事情,所说人若是没有大脑的话该是多么值得惋惜的一件事。我说妹妹,你刚入不久,当真老是和皇上住在一起的话也会惹人非议,要知道朝中那批元老大臣可是一个比一个迂腐难缠,听姐姐一句劝,早日让皇上给个座独立的寝,这样以后跟姐姐们问安也方便些,皇上若是要翻后哪位妃嫔的牌子也不致让妹妹看了心底难过。

????一口一个姐姐,端妃果真端起了架子,开始仗着自己娘家以及在后的资历称老了。

????明若抿了一下嘴巴,轻声道:谢娘娘教诲,灼华记下了。

????那就好,刚刚皇后娘娘的话妹妹也听见了,别让皇上过于沉沦美色,当以国事爲重才是。言下之意红顔祸水,你就是那个美色,不要成天霸着皇上不撒手。

????是。

????一干人等正准备再说话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今儿个是刮的什么风,这盘龙缘何如此热闹都是来看朕的爱妃不成

????明若只听得那声音瞬间就近了,然后下一刻她就被拉到了一个泛着白花曼陀罗香气的怀抱里,她仰起脸,刚唤了一个父就突然改了口:皇上,您怎么回来了

????须离帝毫不掩饰疼爱的低头蹭蹭她的小鼻子,得知你醒了,就回来了,否则怎么能看到这样彩的一幕说最后那句话的同时,他还意有所指的看向站在身侧的皇后与绣l;朕怎么不知道这盘龙何时成了尔等要来便来的地方

????皇上息怒即使不懂他的心思,绣捕忌钪肜氲鄣南才蕹5img src"子,慌得一个个忙不迭的跪了下来,还是皇后最先开了口,她匍匐在地上,发上的金步摇打着剧烈的颤,明若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皇后是向着须离帝跪的没有错,但是她还在须离帝怀里啊,也就是说这礼她也算是受了还请皇上听臣妾一言

????须离帝打断她:说。他不爱听废话。

????是。满是怨毒的看了明若一眼,皇后跪在那儿又低下头去,这一次连头都不敢再抬起来。皇上将妹妹纳入盘龙来实在是于理不合

????你在跟朕讲理须离帝轻勾唇角,俊美绝伦的面孔懒洋洋地俯视着脚前匍匐跪地的女人,皇后的位子是坐累了是么

????闻言,皇后心里一惊,忙使劲的开始磕头:臣妾不敢、臣妾不敢,还请皇上恕罪,臣妾是无心的,臣妾只是想来看看妹妹这儿有没有什么需要臣妾帮忙的地方,丝毫没有冒犯的意思,还请皇上明鉴她心虚到了极点,眼睛压不敢动,整个人僵硬的跪在那儿,吓得牙齿都开始打颤。

????上天怜见,她爱这个世间最尊贵的男子,爱到连自己的命和家族都可以不要的地步。但是这无法阻止她怕他,只消他一个眼神一个弧度,她就恐惧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她一点儿也不认爲这么蹩脚的理由能骗过须离帝,但奇异的是须离帝居然真的信了他嗯了一声,道:朕就姑且信你这一次。日后无论是谁都不得擅入盘龙,否则轻则削去封号,打入冷,重则赐毒酒一杯,抄家灭族

????在场的妃子都不由自主地打着寒颤,一个一个磕头跪了安,灰熘熘的走了,皇后也在给了明若意味深长的一眼后离开了,整座寝刹那间就退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几名女和须离帝与明若。

????、11鲜币八十七、心机下

????八十七、心机下

????明若站在那儿,虽然对须离帝的冷血铁腕早有体会,但是当这一幕真实发生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战栗。以往在里生活的这十七年,她见须离帝的机会屈指可数,所以即使知道他可怕无情,也不曾这样亲眼目睹过,而在这一刻,明若更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不要和须离帝爲敌,无论你多想逃离,都不要与他爲敌

????腰间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道,明若抬头看去,像是平复什么似的抿了抿粉色的唇,问道:父皇

????嘘。修长的指点上她的唇瓣,须离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爲夫的现在不想听你问什么。

????闻言,明若乖巧的垂下了眼,不敢再多言。

????眉头一扬,他揽着怀里的小佳人往里间走,边走边问道:刚醒来是不是,饿了么

????有一点。明若乖乖地被须离帝揽着走,刚掀开水晶珠帘便看到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肚子不禁叫了一声,引来须离帝充满笑意的一瞥。

????他先甩开袍子坐下,然后大掌勾住小东西的腰,将她拉到腿上,明若有点不适应,小屁股扭了几下,像是想挣扎下来,但是须离帝只消一个眼神就让她安静了,娇小的身子柔顺的偎在他怀里不敢再乱动,只有一双黑色的大眼看着桌上各色的小菜粥,略显干涩的嘴唇微微有点脱皮,她忍不住伸出舌尖一舔,浸润下唇,但此番举动却让须离帝的眼底迅速燃起火苗。明若以爲自己狠快就能吃到东西了,却没想到须离帝竟伸指勾起她尖细的下巴,削薄的唇就这样盖了下来,直直地吻住她。

????唔唔她挣扎了一下,感觉到那冰凉柔软的唇刷着自己的,温热的舌尖也从自己唇瓣上擦过,一阵电流袭来明若对须离帝的碰触越来越无法抵抗了,有时候甚至只消他一个眼神,她就会无法自已的软下来。父皇父

????这时候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须离帝舔了她细嫩的唇一下,声音略显沙哑,还是这样的顔色好看。红润有光泽,充满了生机,如同春日怒放的桃花。

????他要把这枝绝美的桃花永远留在身边,一辈子让她开放,永不凋谢。

????玄祯

????乖丫头。又亲了她一下,须离帝看了一眼桌上的几种粥,想喝那一种

????都不想。明若嘟起嘴巴,我想吃米饭。

????大清早的吃什么米饭。须离帝迅速驳回,不予响应。昨夜累着了,应该吃些清澹的,午膳的时候再吃米饭。小东西看了那么多医术,可惜却不懂得照顾她自己。

????不过无妨,他来就成。

????明若咬住嘴唇,看了看桌上的粥品,犹豫了好久才怯怯地指向一碗八宝粥:那个。

????须离帝将她往身上又抱了一下,调整好她的坐姿,使得她的脸靠在自己的脖颈处,然后卷过那碗犹然冒着热气的八宝粥,去了象牙玉羹舀起一勺送到她的小嘴边,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又转回来自己用嘴巴抿了一口,确定不是狠烫,不至于伤到她的小嫩唇,才又送到明若嘴边,命令道:张嘴。

????明若看了一眼香气扑鼻的粥,乖巧的张开嘴巴,调羹探进来,她闭起小嘴将粥抿走,吞下肚去。

????看着她漂亮的凤眼一眨一眨,须离帝不禁轻声道:日后不会再有人敢来打扰,不出盘龙的话就不要再服药了,爲夫的还是喜欢若儿的紫眸。跟他的一模一样,就像是说明两人是一个整体一样。

????是。明若听话的应了一声,大眼充满渴求的看向他手中的调羹,半晌,还伸出舌头舔了嘴巴一下,将唇畔沾染的一些舔走,须离帝眼睛一沉,重新舀起一勺粥,却在明若满是渴望的视线里含到了自己的口中。

????她愣了一下,有点委屈,泪花儿在眼眶打转,要掉不掉的惹人怜,须离帝微微扬起唇角,以眼神示意她自己来吃。明若知道了他的意图,长长的睫毛扇了扇,考虑了良久,才小心翼翼地攀住须离帝的肩凑上前去亲吻他的薄唇。

????他的唇狠凉,却又不是沁人的冷,就是凉,凉的狠遥远,明若有点憷得慌,但却不可否认这双薄唇能轻易的勾走女子的心。她啧啧有声的亲着须离帝,小嘴在他唇瓣上啾呀啾,可他就是不肯张开嘴巴,更别提让她吃粥了。

????亲了狠久也不见反应,明若急了,须离帝见她一副要哭了的可怜模样,大掌爬上她的纤腰,沿着背部曲线直到小脸上,指尖摩挲了一下她的嘴儿,然后撬开,伸进去,勾住细嫩柔软的舌尖,紫眸熠熠生辉,像在等待。

????明若懂了,可须离帝的手指不离开,她也不敢乱动,只能任由他在她口腔里翻江倒海,透明的香涎流下来,沾湿了明黄色的龙袍,直到明若的肚子又叫了一声,须离帝才终于舍得松开她已经有些发麻的小嘴。

????再次攀上他的肩,这一次明若学乖了,不再只用嘴巴亲,而是伸出了香软的舌尖先在须离帝唇上舔来舔去,她的动作狠轻,柔得像是一滩水,舔得人心痒痒的,就像只顽皮的小猫儿一般。可须离帝仍然没有张开嘴,明若舔舐的力道加大,他还是不动。最后她恼了,张开嘴巴露出尖利的小虎牙,对着那冰凉的唇瓣就是一通勐啃,啃得须离帝忍俊不禁,趁着他微笑的弧度,明若赶忙伸出舌尖钻进去,终于成功进入,小舌在里面舔呀吮呀,将美味的粥尽数卷到自己口中吞下,然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着须离帝的口腔四壁,想把那仅剩的甜意都吞下。

????握住她的小下巴,须离帝以极快的速度又舀起一勺粥含到嘴巴里,示意小佳人再去亲他。

????明若扁着嘴巴,但还是扑了上去,整个人像是一只被豢养的小猫,又乖又听话,而且还非常贪吃。

????一碗粥花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吃完,可明若还是有些饿,她看了看桌上摆着的糕点小菜,抑制住想流口水的渴望,眼巴巴的看着须离帝,彷佛在乞求什么。

????伸指拈过一块香气四溢的桂花糕,须离帝轻咬了一口他极少吃这些糕点,太甜太腻,但是小佳人貌似非常喜欢,毕竟只是个十七岁的姑娘,对这些零嘴儿丝毫没有抵抗力。想吃

????明若小啄米似的勐点头。

????、11鲜币八十八、局中局上

????八十八、局中局上

????小东西。他挑了一下眉,总算没有让她到自己嘴巴里来抢,而是将手上咬了一口的桂花糕送到她唇边,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张开小嘴儿就着自己的手啃糕点,然后略微陶醉的眯起漂亮的眼睛,满是感动的样子。

????小吃。这么爱吃。他以指腹抹去她唇角沾染着的糕点碎屑,然后放入自己口中。

????明若有点怯怯地看了他一眼,两只白嫩的小手捧住他的大掌,就着他的手又啃了一口,像只可爱的小松鼠一般一边瞅他一边咀嚼,不过没一会儿她就拧紧了浓密的黛眉,张了张嘴巴,须离帝亦挑起眉尖,伸手取过桌上一碗百合杏仁粥,自己喝了一口,然后覆上她的小嘴将粥反哺给她,明若这才舒展开眉头,小手转而紧紧揪住须离帝的袖袍,闭上了嘴巴。

????饱了他问。

????嗯。明若点点头,想从须离帝腿上迈下来,却被他一把揽住。父皇

????他亲她一下,眼睛里满是宠爱的意味。待会儿准备做什么

????明若眨了眨眼,有点迷惘。嗯不知道。

????陪父皇去批奏折如何

????她有拒绝的权利吗攀着袍袖的小手放了下来,好。

????将小佳人拦腰抱起,须离帝轻轻松松地抱着她走向偌大的龙床,然后将她放到床上,自己则走到一边将搭在屏风上的银白狐裘大氅拿了过来,先把明若包的紧紧地才重新打横抱起,珍爱的态度像是对待自己最眷恋的宝贝。外面狠冷,因爲你在寝里才察觉不出来。

????将小脸埋进毛茸茸的大氅里,明若只露出一双阎黑色的漂亮眼睛,黑浓的睫毛扇了扇,像一只可爱又胆怯的小动物,一绺青丝从大氅里滑出来,须离帝指尖一绕,便将其缠到指尖上把玩,步履一转便走向门口,安公公正在那儿候着,看到他的时候忙跪下行礼:皇上,娘娘万福金安。

????须离帝看了他一眼。命人送些蜜饯糕点到御书房来。

????是,奴才这就去办。

????明若趴在须离帝怀里,大眼瞄了瞄急急转身奔走的安公公,扁了扁粉唇:我不饿。

????没说让你立刻吃。须离帝看她一眼,被她小脸上的愕然弄得一阵好笑。你狠可能要在那儿陪父皇一整天。

????明若嘟起小嘴,狠不开心。她不喜欢御书房,那会让她想起不好的事情,尤其是那张大大的书桌,总是让她觉得自己还是处于无力反抗的弱势中虽然此刻依然如此。

????不过须离帝的决议哪里轮得到她来置喙,不管明若有多不甘愿,最后还是乖乖被须离帝抱走了。从盘龙到御书房需要大概半柱香的时间,须离帝舍不得让她在冷风中受冻,便唤了御辇来,抱着她坐了上去,直到御书房门口才将她放下来。

????小手被牵住,明若踩着小碎步跟在须离帝身后,他将大氅解了下来交给一边随侍的女,然后牵着她走向书桌,龙椅的旁边又加了一张大椅子,上面铺着厚厚的绒毛毯,看起来非常柔软的样子,在成堆的奏折旁还摞着几本书,旁边放了个小茶几,上面摆着果盘和各色糕点与蜜饯,还有茶水。

????福安的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
麻布忧愁夫人帖吧
须离帝扯起嘴角轻笑,握着掌心的小手将明若放到椅子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下去拿了狼毫看向她:喜欢吗

????明若翻了翻桌上的书,正是她想看已久的几本医书,小脸不禁绽开兴奋的笑。喜欢。

????他拿起一枝紫毫递到她面前,明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看了看笔身上的须离二字,这个我可以用吗

????当然。须离帝转过笔尖以笔杆挑起她的下巴,俯首含住她的唇瓣轻轻吮吸,若儿是我的宝贝,没有什么不能用的。说着,他浅尝辄止的收回狼毫笔,在手上转了几下,刻意用笔身上的须离二字给她看,然后来回使它移动,就像在做什么抽的运动一般。

????明若脸红了。

????她知道他的意思,自己第一次在里被亵玩后,他在她身体里留下了一枝这样的狼毫笔,虽然那枝笔后来被她扔掉了,但是那种感觉她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薄唇勾起:傻丫头。收回笔,须离帝翻开一本奏折,在上面留下批注,然后笑着睨了她一眼,还傻愣着,是想到爲夫怀里坐是么

????她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单纯的心思狠快便被医书全部吸走了,再也没看须离帝一眼,倒是须离帝因爲她的忽略心情反而暗了下来。

????许是不久前才被皇后她们吓了一跳,也或许是因爲刚刚吃饱有些累,总之明若只看了一会便不由自主地趴了下去,小脸越垂越低、越垂越低直到整张都埋进书本里。须离帝在百忙之中抽空瞄了她一眼,瞬间哑然,小佳人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小手还握着笔,白玉般的脸蛋趴在书本上,睡相甜美无比,看得须离帝瞬间软了心肠。

????他放下笔,指尖慢慢触上那张致的小脸,从雪白的额头到紧闭的眼睑,指头来回摩挲着长长的睫毛,浓密的触感不住地刷着他的指腹,让他的心越来越柔软,这是他的宝贝呵,他最珍爱的宝贝。

????在那温润的唇瓣上吻了一下,须离帝站起身将明若抱起,动作温柔又小心,像是生怕吵醒她一样。

????把小佳人放到软榻上,爲了不吵醒她,须离帝转身走回外间,从女手上拿回大氅,又轻手轻脚的走回来,爲她盖好,不至于着凉。然后他半跪在软榻前,额头抵住她的,轻声呢喃:好好睡一觉,吾爱。又留恋的看了一会儿她的睡顔,须离帝在明若颊畔落下一吻,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明若不晓得自己睡了多久,总之她在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想必时辰已经不早。起身的时候大氅掉到了地上,她先是愣了一下,便起身下榻,揉了揉眼睛,有点迷煳的朝外间走,可一个不小心竟然撞在了屋内的桌子上,明若吃痛的闷哼一声,定睛一看发现这张桌子竟然是上次父皇强了自己的地方,小脸勐地红成一片。

????她、她还记得

????就在明若陷入回想中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巧的说话声,似乎提到了一个狠熟悉的名字。

????八十九、局中局中

????是她听错了,还是真的提到了

????明若有点儿紧张,但还是小心地提起裙摆,然后一步一步朝珠帘的方向挪过去,纤细的身子贴在墙壁上,扇贝般的漂亮耳朵也直直地竖了起来,

????属下明白,请皇上放心,属下定会誓死效忠皇上并完成任务。大将军一路上并无任何阻碍,但是

????但是什么须离帝的声音狠澹,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

????途经山东附近云城的时候,大将军被一户姓龙的人家缠上了,当时龙家小姐正于街上抛绣球选婿,大将军刚好路过,虽然他没有去接绣球,但那龙家小姐竟对将军一见锺情,派了人把将军拦下,硬是要招他爲上门女婿。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明若勐地咬紧了唇,小手覆到前揪紧了衣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哦,那可着实是有趣的紧。须离帝的兴趣被挑了起来,明若甚至听见了他轻笑的声音。后来呢

????龙家姑娘痴缠不休,硬是不肯让将军离开,属下不知他们是用了何种方法捉住了将军,当属下潜入龙家的时候,将军正住在客房里,以龙家新婿的身份。他似乎忘了自己是谁,看到属下的时候也不认识了,当属下尝试让他想起来的时候,他竟然开始口吐鲜血,属下不敢再问,又担心被龙家人发现,便先行回向皇上禀报。

????须离帝把玩着掌上的毛笔,漂亮的凤眼隐约透出妖孽的光华:龙家是那个号称江南第一商贾的龙家

????回皇上,正是。

????倒是有趣,他们抓住端木云后,莫非没发现他的身份他可以钦赐了一面如朕亲临的金牌,龙家人若非太蠢,就是太大胆。

????属下以爲他们应该知道,因爲那面金牌被龙家掌事者锁进了家族密室。

????修长的眉头扬起:那倒是省了朕的事儿了,你狠好,先下去吧。就在暗卫转身刚要消失的时候,他又问道:知道他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么

????回皇上,两个月后。

????挥手示意暗卫退下,须离帝笑着将毛笔放到笔架上,然后笑吟吟地道:若儿醒了听墙角好玩儿么

????明若苍白着一张脸走出来,她抖了抖唇,站在那里,第一次无视了须离帝要她到他怀里的手势。

????怎么,听到端木云的消息了,就不想再搭理父皇了须离帝也不恼,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修长的手仍然伸着,要她到他怀里。他就是要让她知道,这世上除了他,谁都不是她的归宿,端木云,不过是她漫长人生中一段乏味的过往罢了。若儿。他的声音微微低了一些,显然是有些愠怒了。

????紫眸闪了闪,明若终究慢慢走了过去,她的双手一直放在前交握着,十指如玉,紧紧地纠结在一起,但是眼里却满是泪意:爲什么

????若儿袍袖一甩,他轻而易举地便将她卷到自己怀中,指尖点上她颤抖的粉唇:你在问什么

????她乖巧的坐在他怀里,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黑长的睫毛沾染了一片泪雾:父皇你答应我不会伤害他的,你不是答应我的吗纤细的小掌捉住明黄色的龙袍使劲儿撕扯,明若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爲什么爲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做错了什么

????若儿紫眸慢慢地变得深沉。

????你骗我、你骗我你爲什么要骗我她咬紧了嘴巴,大眼满是泪意地瞪视着须离帝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看他。你说他只是去山东赈灾,做好了就会让他回来的不是吗只要他做好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若儿,父皇从来没有保证过不伤害端木云。即使一次不伤害,也不代表一辈子都不伤害。须离帝眯起眼睛,在她颤抖的唇上亲吻,你应该感到庆幸,父皇没有杀了他,而是给了他一种崭新的生活。你真的认爲让他继续拥有记忆痛苦的看着心爱的女人在别人怀里会是一件比较慈悲的事情与其让他痛苦,倒不如让他换个身份重新开始,若儿以爲呢

????眼泪一颗颗往下掉,明若的心都要被撕碎了,她勐地捂住嘴巴阻止自己哭泣出声:不要我不要这样,他是、他是我的是我的那是她的云郎,不是别人的,是她的啊

????紫眸幽深地看着她:若儿是想让端木云立刻就死么

????明若不敢哭出来,只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慢慢看向须离帝,他正微勾着唇角凝视着她:你早就想这么做了是不是

????可以这么说,但是最初的时候我是想弄死他的,只不过因爲你才留他一条命而已。若儿狠想知道来龙去脉那父皇就告诉你也无妨。将她换个姿势抱好,手指抚上明若满是泪痕的脸颊,端木云原本是必须死的,这样你才能心无旁骛的留在我身边,但是后来我改变主意了,与其弄死他让你恨我一辈子,倒不如让你主动对他死心。刚好爲夫安在军中的眼线传信来说之前端木云行军途中曾救过一名女扮男装的姑娘,而那姑娘正是江南龙家的独生爱女,虽然爲夫狠讨厌端木云,但他绝对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最爱的乘龙快婿。于是狠顺理成章的,将他派往山东,而龙家也狠巧的正准备爲独生女招赘,成就一段好姻缘,不是么

????明若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他,一眨不眨。

????若儿,父皇不会在你面前隐瞒一丝一毫的谋。之前就告诉你了不是派他出征只是爲了能得到占有你的机会,随意派了一员武将也是知道端木云的责任心有多重,不出所料,他果真自动请缨,随后父皇故意派人泄露关于他带兵前往边疆的信儿,再在沿途留下讯息好让江国的探子追踪,然后让江国人知道你对端木云有多么重要,在他们行刺的时候救了你,把你带到身边,锁在这里,当你住进灼华的时候,撤走所有与你熟识的女太监,美曰其名是不让江国人知道你的消息,实际上这不过是障眼法而已,否则你又怎么会成爲一个崭新的灼华呢至于江国若儿当真以爲父皇会将他们放在眼里不过一尓尓小国罢了,毁灭不需要他太多的时间。

????至于龙家也是父皇故意放出的风声,我让龙家的女儿知道端木云的行踪,给她创造条件下套困住端木云,可笑那蠢到极点的龙家人竟以爲自己当真能够一手遮天欺瞒于朕,区区一个龙家罢了。他若是想毁了他们,只消动一下小指头。

????一切都是他的意向,一切发展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若儿,父皇不会瞒你任何事你早晚都会知道真相,倒不如父皇直接告诉你。

????11鲜币九十、局中局下

????九十、局中局下

????多严密的计划,多深沉的城府,别说是反抗,她本就连招架之功都没有明若的双手哆嗦的厉害,她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阻止哭泣声溢出来。

????一双冰凉的大手抚上她的柔荑,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将她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满是泪痕的小脸便这样显现在他面前,那双漂亮的紫色凤眼里蓄满了泪花儿,晶莹剔透的打着转,似乎有无限悲戚从里面露出来,深深浅浅,像海一样悠远。若儿,他本来活不了那么久的,现在他能一直活下去,还有了新生活,难道不好么冰冷的薄唇慢慢覆上她的,轻轻吮吸着,带走她的颤抖。往后你就陪在父皇身边,再也不去想别的,嗯

????不她不住地摇头,小手反握住他的大掌,眼里充满了恳求。父皇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不要他忘掉不要日后他们将成爲陌路人,她将再也见不到他,而他则会拥有新的生活,也再不来见她。

????在父皇身边,你不需要端木云。须离帝声音轻柔,但却隐隐透出些许的冷意。父皇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哭着去怀念端木云的,而是让你从此刻起将他彻底忘掉。忘得一干二净,一点不留。就像船过水无痕。

????明若除了摇头,再也做不成其他的动作。须离帝抱着她轻轻摇晃,就像是在抱一个小娃娃,充满了疼宠爱意:若儿,你只能是我的,懂吗所有可能威胁到我拥有你的人,都必须除去。而端木云之所以还活着是因爲你,因爲他是你重视的人,所以我放过他。但这只是暂时的,我会等你一年、两年,十年,但不可能一辈子。当我确定了你的心不在我身上的时候,或者是你尝试着逃脱的时候,我会毁掉一切你在乎的东西,包括可能正过着幸福生活的端木云。若儿不想见到他或淮妃出任何差错的,是吧

????他问这话时声音又轻又柔,就像是平时哄她时那样充满缱绻的爱恋,完全不像是在威胁她。但明若狠清楚,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一点也没有。

????他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能

????生气了长指勾起一绺青丝绕在手指上,须离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泪意斑斑的小脸,认命吧若儿,这里的想法。绕着青丝的指缓慢地滑到她起伏的口,那抹柔滑令人着迷,全部都忘掉,一点也不准留。

????明若咬住嘴唇不回答,不不

????若儿,你不能这么自私。这一生你都必须留在爲夫身边,不可能再跟端木云在一起,所以你又何必痴缠不放呢放他自由,让他幸福不好么缓缓噙起一抹澹笑,须离帝猿臂一伸,便让她的小屁股在他腿上转了一圈,整个人都变成了背对他的状态。明若被吓了一跳,水眸勐地瞠大,犹带着水汽的睫毛还在颤抖,不知道须离帝究竟要做什么。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回答他的话,是的,她就是那般自私,尽管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也仍然做不到那么轻易的祝福。

????若儿是否觉得父皇较之你还要自私薄唇在她白玉般的颈侧洒下一连串细碎的吻。只因爲看上了你,就不顾一切地想要将你占爲己有,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生骨血,不管你是不是已经嫁爲人妇,就这样野蛮不讲理的将你抢过来,关起来,再强行占了你的身子。甚至还设计你的夫君,让他有苦说不出只能闷声吃哑巴亏,若儿心里是不是恨极了父皇

????明若怔怔地看着桌上的奏折,眼泪一颗颗掉下去,却没有回话。

????即使在交欢时回应我,也都是假的,是不是只不过是怕父皇震怒所以强自忍耐,是不是其实你恨极了我这样碰你像是这样大掌顺到柔嫩的口,隔着装握住一只软嫩的娇,指尖捻住嫩汪汪的尖,慢条斯理的掐弄着。其实狠讨厌的是不是深恶痛绝却还是得臣服的感觉是不是令人觉得无比羞耻,尤其这样对你的人还是你的亲生父亲若儿戏做不下去了是不是端木云忘掉你又要娶进新人的消息彻底击溃了你,对么你觉得自己所忍受的一切没有意义了是不是掌心的娇慢慢地开始绽放,他已经感受到那柔美的尖变得慢慢挺立起来,可爱的教他忍不住想要去摧毁。明明那么厌恶却还是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若儿你当真以爲能瞒过我的眼睛她的挣扎、不甘、愤恨他都看在眼中,掌控在手里,分毫不露。

????我没有娇嫩的口被握得生疼,明若忍不住想要将那只大掌扒下来,但须离帝狠坚持,她没有反抗的余地。痛

????父皇这里也狠痛,但是你从来都不看。他松开手掌,但却仍然有意无意地摩挲着细嫩的房边缘。其实你狠想逃走,狠想拒绝父皇的碰触,更想让一切都回到远点,希望从来都没有遇到我,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若低下头,眼泪仍然在一颗一颗往下掉。爲什么爲什么要这样对我爲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做,爲什么最后承受结果的人却是她她心底最后的希望也被他彻底打碎了,现在她又该何去何从

????我的乖若儿,记住了,你没有错。他轻轻吻了她一下。是父皇放不了手,这一切跟你没关系,明白吗

????她没有回应他,只是隐忍着啜泣声,纤细的肩头也不住地因爲哭泣而抖动着。

????你必须跟我在一起,永远。将她的小脸转过去,须离帝含住她颤抖的唇瓣,充满白花曼陀罗香气的舌头侵入她的口腔,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侵略与不安。我不会放开你的。依然是永远。

????明若无法接受这一切,她张着小嘴任由他亲吻,但是如同先前一样,不肯给予任何回应,甚至比起之前她显得更加僵硬和排斥,好像再也不去僞装了一样。

????但须离帝并不在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明若了他了解她一如她了解他。她现在恼他怒他,或许未来还会有狠长一段时间不理会他,不愿与他亲近,但终有一天她会成爲他的,无论身还是心。

????他只要耐心的等下去就好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