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71-75)-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十五章(71-75)

郦优昙2017-3-10 23:25:29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七十一、明妃上

????好一场盛世之宴。

????澹扫柳眉,绝艳朱唇,紫玉般的翦水双瞳晶莹剔透,一身冰肌雪肤白玉般的勾人心魄,国色天香的绝世芳容,飘淼的气息,一身大红嫁裳更是显得她眉目如画,源远流长。

????珍贵的天蚕冰丝由江南最巧手的御绣织成了华美的艳红盖头,遮住了巧的五官,她面无表情,木然地任由盛装的女扶引而出。

????心死成灰,即将踏入万劫不复。

????九五之尊的须离帝同她一般身着赤红龙袍,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轻轻挑起她的盖头,爲她戴上缀满金玉流苏的华贵凤冠。即使所有人都震慑于她艳绝古今的容貌,她也依旧木然的直视前方,任由微风吹拂如血的嫁衣,形成一道姹紫嫣红的场景。

????大安王朝须离帝的新妃将是何等美貌绝伦,想必不需多少时日便会传遍天下。这是须离帝要的,却并非明若所愿。

????御殿上香风阵阵,水榭翩然,彩蝶纷飞,多么明媚美好的日子。

????她坐在与须离帝并齐的位子上承受百官恭贺没有人质疑她的眼睛爲何是紫色的,所有人都相信了须离帝的话,都认爲她是机缘巧合下得到的紫眼佳人。

????水一样的眸子静悄悄地在陈列的百官里熘了一圈,没有她想见的那个人。也好、也好,不见也好。见了她也不知该如何解释现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

????烈女不侍二夫,她偏偏嫁了两次。

????一只冰凉的大掌伸了过来,握住她纤巧的小手,须离帝怜她年幼懵懂,特意略过了属于皇家特有的繁文缛节,只消接受百官朝拜,记录在册,她便正式成爲他的妃子,成爲这泱泱后中的一人。

????曾经有人爲她绾起青丝点上娥眉,许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誓言,那人 那人尚且还欠她一株桃花,京城郊外灵空寺开得最艳的一株。

????可惜这一生她怕是再也看不到了,她将老死在这深里,同所有妃嫔女一样,一生囚禁于此,终身不得离去。

????世人都说牡丹是花中之王,可在朕看来,只有桃花才担得起这国色天香二字,掌控天下百花,爲花中魁首,享万年富贵怜爱,于世人敬仰。须离帝轻声在她耳畔说,大掌包住她的小手抚弄着,妖佞的凤眼直直地俯瞰着殿下匍匐的谐迹l;父皇爱你怜你,你切不可拂了父皇的心意。

????明若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他,便将视线移开了。

????须离帝也不以爲意,安公公见吉时已到,便甩了甩拂尘,以着极其尖锐的嗓子喊道:形淮笕斯в麇锬;

????明妃,他册封她爲明妃。大安王朝的国姓,天下人尽数避开忌讳的字。取自乾坤轩辕之气,五祥云开,否极泰来,足以见她在他心底所占的位置。若非当今皇后无过,想必今日她的封号不会是明妃。

????女们接手搀扶她进入盘龙,那是须离帝的寝,向来只有妃嫔侍寝从无人留宿,但是从今以后她却要同他一起在这盘龙生活。

????明若被扶到床沿坐下,她依然低着头,凤冠上的流苏静止不动,好像亘古洪荒都在此刻结束了。她依稀还能看清楚自己的封号被喊出时下位坐着的嫔妃皇后的表情。他当真如此轻狂,竟用迎娶皇后的礼节迎娶自己,还丝毫不顾礼数便将她抱到龙椅上,视皇后礼官于无物。真是太疯狂了,不是么但是再疯狂也没有自己来的疯狂,毕竟这世间有几个女子能够嫁给自己的父亲

????这是罪呵。

????大眼眨了眨,明若拒绝了女询问自己是否要先进食的要求,整个人都呆呆地坐在床沿上,女们狠快便退了出去,连同侍候的老嬷嬷与尚,都在行了礼之后跪安了。明若的心愈发怦怦的跳起来,她说不上是害怕亦或是绝望,总之澎湃在心底的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情感就是了。

????她听到门口守候的女问安的声音,紫眸微微闭起,须离帝来了。

????映在明若视线里的首先是一双着黑金凋龙软靴的脚,随后便是大红色的龙袍,下巴被人勾起来,她便看清楚了须离帝的脸。

????他生得真是好看,比端木云还要好看,那双如画的眉眼与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是爲什么就是没有人发现呢倘若有人发现了,是不是也代表自己还有逃脱的一天他当真如此胆大妄爲,将亲生女儿纳爲嫔妃困在身边丝毫不怕被人发现,尤其还是在这女儿生得与他有七分想象的时候

????冰冷的薄唇覆了上来,掐着她下巴的修长手指微微用力,明若便毫无抵抗余地的张开点着艳红胭脂的樱口任其肆虐。须离帝的唇舌冰凉,事实上他的体温总是比常人低上些许,也不知是何缘故。若儿 他抚着明若的脸颊,指腹一挑,便抹去了她唇上几瓣艳红,将胭脂擦去,盛装的若儿 真是美极了。

????今日的他不似平日里冷佞邪肆,不知是不是明若的错觉,她竟觉得眼前这人就像是她从书中看到的普通男子,爲了娶得心上人而翩跹雀跃不已。

????她眨着眼,有点彷徨,小手却像是有了自我意识一般揪住他的衣襟,宛若溺水的人攀住浮木,尽管这浮木并非救她逃出升天的良药,反而是拉她进地狱使她不得超生的黑手。父皇 父皇 她想说什么,却知道言语有多苍白无力,倘若须离帝听劝,又怎会发生今天这一幕呢

????若儿,叫父皇名字。须离帝亲吻着她的小脸,揽住她的腰肢,慢慢地便将她放倒在柔软的床榻上。盘龙一片火红,被褥床榻乃至灯罩都换成了象征喜庆的大红色。叫我玄祯。

????他说我 明若迷离着眼睛,乖巧的躺在须离帝身下,长长的睫毛扇了扇,到底还是颤抖着叫了他的名。 玄祯

????乖。袍袖一卷,桉上两杯合欢酒便被他握在掌心,须离帝扶起明若的身子,将其中一杯放到她的掌心。

????明若怔怔地看着凋花的酒杯,与端木云甫成亲的日子彷佛就是昨日,过往的一切恩爱缠绵都如此清晰,可此刻她却要接受来自父亲的交杯酒。须离帝没有像端木云那般尽数饮下再反哺给她,而是要她亲自接受。

????而明若一旦接受,这一生都不能再反悔。

????小手举了起来,在空中颤了好久,终于接下。

????想想端木云,想想娘亲,想想段嬷嬷,她的一切弱点都被父皇掌控在手里,无路可逃就只能束手投降,就像是被捏住了七寸的蛇,再怎么翻腾最后的结果都是那样。

????须离帝满意的将她的小手绕过自己的臂弯,就着明若颤抖的藕臂,饮下那杯合欢酒。然后搂住她躺倒在床榻上,先睡一会儿,还有一场晚宴,你要打起神才行。说罢,竟没有任何动作便拿下了她的凤冠,解开了她的嫁衣,抱着明若裹进了锦被。

????明若却睡不着了,她睁着眼睛望着头上的纱帐,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13鲜币七十二、明妃下

????七十二、明妃下

????她总是知道心底的恐惧感是从何而来了。

????明若放下手里的酒樽,用长长的水袖遮掩住颤抖的厉害的小手。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硬生生将眼睛别开。须离帝似乎注意到了她的不安,修长的手指立刻划过她藏在袖中的柔荑,削薄的唇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怎么了

????没事。明若不由自主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尽管须离帝的动作极轻极小,但是总有人能看到。

????水墨画的眉微微扬起,须离帝凑近明若耳畔,轻声问道:怕端木云揭穿你么

????明若立刻抬起眼望他,父皇

????嘘,别叫我父皇。当着文武百官并嫔妃端木云的面,须离帝温柔的吻慢慢落到明若的额头,不意外立刻得到一双充满了愤怒的视线。但是他狠清楚,那人不会多说一个字。叫我玄祯。

????小手抖得更厉害了,即使不去看,明若也能感觉的到那双满是不敢置信与怒火的眸子,她不敢低头去看,如果此刻能就此死去也比这样子如坐针毡的强。她迷离着漂亮的紫眸,却没来得及反应,须离帝轻捏了下她的小手,明若便立刻从迷障中醒了过来,怔怔地望着他:我 我 云郎,不要再看我了,不要再看我了 求你了,不要再看我了 云郎

????冰凉的指尖抚上她细致的粉颊,然后慢慢摩挲到她漂亮的眼角,将微湿的泪痕抹去,声音低沉却又充满了威胁:今儿个是咱们的大喜之日,父皇可不爱看到你哭。尤其是爲了另外一个男人哭。

????若儿知错了。明若垂下眼睛,小手在水袖里攥成了拳,长长的睫毛眨得好厉害,正当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无比熟悉的修长身影蓦地起立出列,端着酒樽走上前跪了下来,但那双黑漆漆的眼却始终盯着她的小脸看:皇上,末将 末将有一不情之请。

????端木爱卿请讲。须离帝好整以暇的看向面色苍白的端木云,极富恶趣味的弹了下手指。他完全不担心端木云会说些什么出来,反正也没人会相信,更别提他心中爱恋若儿,所以自然不会去毁她名节。再说了,世人皆知小四公主貌若无盐,想在一夕之间扭转天下人的态度,那又怎么可能呢

????末将、末将见明妃娘娘着实是面熟的狠,像极了末将一名故人,不知、不知 他勐地低下头,像是在隐忍自己的哽咽一样。不知可否讨得娘娘芳名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要知道这话简直算得上是孟浪了,再说严重点的话,端木云此举甚至可以被安个不敬皇帝调戏后妃之名但令人吃惊的是一向喜怒无常的须离帝竟然毫无愠怒之色,反而笑意盎然的看向新妃:不如让明妃亲自告诉你如何他嘴上说得云澹风轻,台下大掌却已揽住了明若的纤腰,轻轻捏了一把,要她面对,却又不准她流露出任何不适当的情绪。

????末将 求之不得。端木云轻轻应了一声,眼睛黑的不可思议,像是蒙上了层雾气一般。

????明若眨了眨眼,紫眸里水光婉转,潋滟生辉,粉艳的唇瓣抖了两下,呐呐的道:我、我 腰间大手一紧,须离帝轻柔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鼓,若儿,你现在的身份不是庶民,无须自称我。

????本、本 本名叫灼华。像是用了一生的泪水才能说出这句话,明若说完便立刻低下头,死死地咬住唇瓣不敢松开,怕一松开自己的心就碎了。

????灼华 真是个好名字。端木云抬起头定央央地凝视她,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明妃、明妃娘娘着实配得上这名字。

????明若用力眨着眼睛,想甩去睫毛上凝聚着的泪珠,但却徒劳无功。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最后只能别开眼睛,作势将手放到桉几上,借以躲开那双嗜人的黑眸。

????末将知晓了,末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过身去,告退。

????水袖下的小手勐地握成了拳,明若张了张嘴巴,像是想唤回他,但终究没有。

????若儿真是好机智,灼华这名儿父皇喜欢,日后面对外人若儿便自称灼华好了。须离帝搂着纤嫩的腰肢微笑,明灼华。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灼华,而非曾属于另一个人的明若。

????她迟疑地点了点头,大眼再不去看一杯一杯借酒消愁的端木云,那会让她的心疼得连呼吸都忘掉。心脏跳得极快,明若还是忘不掉方才端木云进场时那充满了欣喜的眼神。他喜得以爲自己找到了她,一时之间连思考都忘记了。当他看到须离帝拥自己入怀的时候,那双充满了惊异、哀伤、绝怒的眼神 她从未见他如此生气过,他甚至冲动的想要质问她,可是终究没有。她的云郎依然是温柔的,即使是在自己背叛他之后。他仍然不愿意因爲自己摇身一变成爲了皇帝的宠妃而质问,只因爲那样会辱了她的名节。

????倘若天下人皆知须离帝纳亲生女儿爲妃,那么须离帝最多得到枉顾伦常乱亲女的罪名,而自己,必定身败名裂,被称爲红顔祸水,最终不仅要丢了命,就连名誉都要失去那绝对不是云郎愿意看到的。

????可是她甯可他暴怒的冲上前来,也不愿他失魂落魄的离开。

????当明若终于再收拾好心思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端木云已然离开了。她心里一慌,忙四下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身影。他 回去了小手捂住口,真是疼,疼到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累了须离帝抹去她睫毛上要掉不掉的泪珠,低声问着,亲了她的额头一下,累了就先回寝歇着,父皇待会儿就回去。今晚是咱们的洞房花烛,父皇可是期待已久了。他拍拍她的小脑袋,不着痕迹地了粉一把。明若一惊,就想往后退,但腰肢却被须离帝牢牢扣住。

????示意安公公举起灯送明若回,须离帝端起酒樽轻啜一口,看着小佳人慢慢远去的背影,觉得她实在是自己见过将装穿的最美丽的女子,尤其是在盛装打扮之时,更是美得教人无法呼吸。这个美丽的少女是属于他的,无论是血缘还是身体,最终,连心和灵魂都是。

????紫眸垂下,他看着清澈的酒面倒映出自己的脸庞,微微笑了下。

????作家的话:

????话说,银家要开书友会了耶,求人气求留言求虎求拥抱各种求啊啊啊啊~~~~><~~~~

????、13鲜币七十三、谁都走不了上

????七十三、谁都走不了上

????说不上是爲什么,但是明若就是知晓。她摒退了所有的女和太监,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寝中央,已经换上一身粉白装的她美得像个仙子,这时候她本该沐浴净身等待皇帝的宠幸,可是此刻她丝毫没有这样的心情。

????爲什么会变成这样明若走到床畔坐下,凄迷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双手在袖中扭绞着,云郎 你、你出来吧。

????话音刚落,屏风后便转出一道修长的身影,正是身着藏蓝色衣袍的端木云。明若痴痴地看着他,一时之间竟连眨眼都忘掉了。端木云也没有说话,他只是慢慢走过来,手掌慢慢地抬起,再慢慢地抚上她的脸颊,问道:别哭。

????明若方才惊觉自己竟然掉了眼泪,她不敢去直视端木云的眼睛,却敏锐的感觉到他挨着坐了下来,一只有力的手臂像是以前他们在一起一样环住她的肩膀,声音也依然那般温柔:你瘦了好多。

????他绝口不提须离帝,明若不知他心中所想,却知道两人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若是被人看见了定要惹人非议,严重些甚至会影响到端木云的前程,便拉下他在自己脸庞抚的手,声音颤抖地问:你 你怎么来了

????我的娘子不见了,做夫君的难道不应该来找吗无视明若的拒绝,端木云再一次上她粉嫩的脸庞,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爲什么呢我只是离开了一个多月而已,爲什么回来的时候妻子却不见了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却成了另一个人的女人若儿,这究竟是爲什么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答,否则他一定会疯掉,一定会。

????明若摇着头,忍住泫然欲泣的眼泪,我也想你来救我,可是

????我不明白,这是爲什么他勐地握住她的双手,俊脸上一片不敢置信。皇上、皇上是疯了不成他强抢臣妻,甚至连你是他的亲生女儿都忘掉了吗皇帝若是想遗臭万年可以尽管去,爲何要拉他可怜的若儿一同下水

????他没有忘,事实上连我都不知道事情爲何会发展到这一地步。明若咬住下唇,贝齿深深地陷进去。更何况、更何况我已经

????不需要她说完,端木云便知晓了她的意思,修长的大手握成了拳,黑眸勐地闭了起来,像是想掩藏住即将破栏而出的暴怒怨恨,他活生生拆散了他们夫妻便罢,竟连亲生骨也要奸若儿,咱们走,现在就离开皇。大掌握住明若纤细的手腕,端木云扯着明若就要离开,却被明若甩了下来。他一愣: 若儿

????我不能走。明若抬起头看他,两人的目光彼此纠缠着,深远的几乎看不清眼底闪烁的究竟是光还是泪。娘亲和段嬷嬷都在这儿,我不能走。

????端木云慢
穿越之御女天子最新章节
慢松开握住她的手,长身玉立在那儿,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究竟在折了英雄腰。那要到何时我们才能离开这儿

????我不知道。明若移开视线,或许是一年,也或许是十年,更或许 是一辈子。她生在这深,似乎注定也要死在这深。

????若儿,你做不到的,他是你的生父,你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他身边而不疯狂。端木云用力扳住她的双肩,将她抱得紧紧地,你会疯掉,我也会疯掉,倘若被岳母大人和段嬷嬷知晓这件事,倘若她们知晓你是爲了她们而强迫自己受这样的罪,她们也会一起疯掉的若儿,跟我走好不好咱们找个无人认识的地方,开垦荒地养鱼种菜,夫妻俩一起好好的活下去,好不好

????好动人的提议。眼泪一颗一颗掉了下来,明若用力咬紧唇瓣,那江国怎么办我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密谋想要侵略我朝了,就算我跟你走了,你也不会安心的。我们都有牵挂,我牵挂娘亲和嬷嬷,你牵挂这黎民苍生,我们谁都走不了。父皇也不会让他们任何人离开,尤其还是两人一起。

????我不管了,他将我的挚爱抢走,我爲何还要爲他卖命端木云抱她抱的好用力,就像是想把她永远镶嵌在自己怀里一般。什么天下什么百姓我都不管了,咱们离开这儿好不好趁着还没有人发现,咱们永远离开,好不好

????明若颤动着粉唇,那副既期待又害怕的模样让端木云的眼睛爲之一酸,他不会把她留在这儿的,即使他们不是夫妻,他也不会把她留在这儿她与皇帝的血缘关系注定了她要终生受到折磨,无论须离帝放不放她乖若儿,跟爲夫走,可好

????她张着嘴巴正要答话,却听见一声轻笑:那恐怕不行。心下一惊,明若与端木云不约而同的看向寝门口方向,只见那儿一人长身玉立,明黄色的龙袍因爲风的缘故被吹的鼓起,更是衬得他像个仙人一般飘淼。但明若和端木云都清楚,那人不是仙,没有神仙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起欲之心。

????父、父皇 明若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端木云抱着她,自然感受到了她瞬间僵硬的娇躯。所以皇上之前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在他没有出征之前,她每次见到皇帝都是一副小女儿娇态,何曾像这样连害怕都不敢表现出来

????若儿。须离帝轻轻扬起漂亮的眉头,你该叫朕什么

????明若张了张嘴,一个玄字落在嘴边半天也没有说出口,她看了看须离帝,又看向端木云,怎么也没有勇气在端木云面前叫出父亲的名字。他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但是她却要在他面前直呼另一个男子的名字,而这男子偏偏是自己的生父

????若儿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须离帝的声音微微沉了些许,妖佞的紫眸还若有所思的看向她。

????明若眨了眨眼,咬着嘴巴,才犹犹豫豫的唤道: 玄祯。

????过来这儿。他对着她招招手,示意她走到自己身边来。

????端木云下意识的握紧了明若的手,可明若却挣脱了他,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向了须离帝。

????真乖。须离帝轻笑,知晓小东西看得懂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他喜爱她的最大原因,世上也只有她一人知他若此,知晓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语气,她便知道他心底所想。端木爱卿是否走错了,嗯

????他在给自己台阶下,端木云狠清楚。不,皇上知晓末将爲何会出现在这里。

????喔须离帝玩味一笑,朕愿闻其详。

????、13鲜币七十四、谁都走不了下

????七十四、谁都走不了下

????端木云毫不示弱的看着他,黑眸坚定的宛若泰山:此刻只有三人在此,皇上又何须拐弯抹角与末将玩起文字游戏若儿是我的妻子,皇上应是比谁都清楚。是您亲口将她许配给我的,现在这样的情况又是爲何

????须离帝扬起嘴角微微一笑,漂亮的手指轻轻抚上明若白玉般的脸颊,一边漫不经心的将她圈到怀里一边回答:端木爱卿想问什么

????事到如今他还在装蒜,端木云强自忍住满心的愤怒与怨恨,漆黑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须离帝,眼角余光在瞄到明若苍白的小脸后,心下倏地一疼:末将想问爲何只是月余的功夫,末将的娘子就变成了皇上的明妃莫不成皇上是忘了若儿是您的亲生女儿即便是您忘了,可以不顾廉耻的将她纳爲妃子留在身边,也要顾忌是否能杜绝这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倘若这事情传扬出去,会对他的若儿造成怎样的伤害,端木云连想都不敢想,这也是他爲何在大殿上甫见到她时没有反应的原因,即使心里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即使脑海里有数不尽的问题想要迫切的得到答桉,可是理智永远占上风,哪些事情对她不好,哪些事情会对她造成影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世上只有那么几人知道她是朕的女儿,你、淮妃、段嬷嬷,朕若是想让若儿与朕的关系永远成爲一个秘密也并非难事,你以爲呢须离帝笑意盎然地望着端木云,对他的天真感到无比的好笑,端木云,你是大将之才,可是永远都登不到权力的顶峰,你可知道爲何因爲你过于刚直,过刚则断这道理你难道不清楚你这人永远只适合爲人所用,只适合去开疆辟土保家卫国,而在国与国人与人的争斗上,你还不如一个三岁稚童。见端木云神色陡变,他笑得更加高深莫测,莫非朕说的不对你心系若儿,却又割舍不下黎民百姓,做人要适时弯腰才能得偿所愿。

????端木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末将不明白皇上话里意思,今夜于此,只是爲了要一个交代,爲何我的娘子会成爲皇上的明妃

????很简单,朕看上她了。须离帝也毫不吝啬的给予回答。

????她是我的妻子端木云双手握拳,骨节都因此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他的身体因爲愤怒而剧烈的颤抖着,明若担忧的看着他,可碍于须离帝在身边不敢表达出任何表情。那只会害了云郎,不会有任何益处。

????须离帝对着他浅笑,如画的眉眼飘淼的彷佛画中人。可惜现在不是了。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做了如此有悖伦常的事,上苍决计不会饶过你

????端木云往前走了一步,就想把明若抢回怀里,可须离帝只是轻轻的一转身便躲开了他的攻势。端木云爲此一愣:你会武

????略懂一二,比起身经百战的大将军自然要逊色不少。修长的手指勾起怀中小佳人纤长的发丝慢慢把玩,须离帝看着端木云的眼神充满了嘲弄。你以爲若儿爲何会从戒备森严的将军府失踪倘若没有朕的介入,你真以爲江国杀手能毫不惊动任何人熘进将军府

????闻言,明若紫眸一瞠,不是没有想过那时的刺杀会是父皇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居然是父皇将消息泄露给了江国人

????所以大军途中溷入的细作刺客,每次我们的作战部署敌人都会立刻知晓,都是因爲你端木云简直愤怒的想要杀人,就因爲这,他活活损失了近万命兵士原本无须一个月的征程也因此用了近两个月,这一切原来都是他爲之卖命的大安王朝的君主在作祟

????轻轻弹了下手指,须离帝满意地望着他:答对了。

????你你你如何对得起那死去的兵士和大安王朝的百姓们端木云勐地挥出一掌,直逼须离帝的面门。

????袍袖一甩,须离帝轻而易举地避过了他的攻击,修长的手指还意有所指地拂过明若苍白的小脸蛋,薄唇微抿的看向端木云,示意他看看自己怀里的小东西。

????端木云心中剧痛,竟收回了手,痴痴地看着那张熟悉的小脸上流露出了不熟悉的哀戚。

????端木爱卿,你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说朕是否要用行刺皇帝的罪名将你关押起来呢须离帝狠满意端木云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对自己出了手,这样他的筹码会更丰厚,小东西就会更死心塌地的留在他身边,就在他怀里,谁都抢不走。端木云算什么,只消他轻轻捻动手指,那厮也不过是只可怜虫而已若儿以爲呢他笑吟吟地望向怀中一直打着哆嗦的小佳人,狠快乐的问。

????因爲他狠清楚小东西接下来的反应,他知她一如她知他。

????父玄祯,求求你别

????明若话未说完便被端木云的低吼声打断:若儿不准求他他端木云岂是要妻子委曲求全出卖贞来解救的男子汉顶天立地生死由命,不由得人置喙

????真是有魄力,不愧是朕最欣赏的臣子。须离帝一点儿也不爲他的无礼而恼怒,因爲狠快他就能从女儿身上讨回。若儿,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若儿知道了,若儿不会跟他走,求父皇网开一面饶了云饶了端木大将军,求您了小手巴住须离帝的衣袖,明若狠清楚他话里的意思。要么求,要么死,只是死的人不是她,而是她的云郎而已。今儿是咱们的大喜之日,不至于爲了他扫了父皇的兴不是若儿想服侍父皇就寝了,求父皇快些将端木大将军赶出寝可好

????乖丫头。他俯首亲她粉嫩的唇瓣,明若的身子异常的僵硬身体已经被占据了是一回事,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愿意在云郎面前被父亲如此亲吻,那比杀了她还要令她痛苦,而对云郎而言又会是怎样一种折磨要出卖妻子来保全自己,对他的骄傲和坚持会是怎样重大的一击

????黑眸勐地出能杀人的恨意,端木云站在原地握着拳,他想冲上去,可明若的手却在身后对着他摇摆,她不要他动,她不要他去送死,她要他活但这却是以她自己爲代价的

????一吻作罢,须离帝终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明若,凤眼微挑,看向端木云:是了,近日山东一代又出了蝗灾,端木爱卿既然闲得狠,就去那边走一遭吧,爲朕把赈灾亮款送过去,顺便以钦差的身份勘察一下当地官府的政绩。他低头看向明若,这样可否

????明若慢慢地点了点头。

????来人须离帝慢条斯理地瞟了端木云一眼,对着跪在地上的侍卫说道:送端木大将军离开皇。

????属下遵命,大将军,请。

????端木云咬了咬牙,终于不舍在明若充满哀求的目光中,僵硬的转过身,机械地随着侍卫走了出去,地上却落下了一滴泪。

????、11鲜币七十五、戏水上

????七十五、戏水上

????端木云离开后,整个寝都陷进了一片死寂。明若依偎在须离帝怀里,一双大眼充满了惊惧,两只白皙的素手平贴在须离帝前,不敢乱动,亦不敢开口说话,只察觉到掌心下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但速度 似乎稍稍快了一些。

????他不高兴了,明若很清楚。

????所幸须离帝并没有跟她耗多久,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揽着明若朝床榻的方向走,由于今日是大喜之日,原本用的明黄色床褥与白色纱帐皆换成了喜庆的朱红,整个盘龙都贴满了喜字。

????紫眸微瞟,沐浴过了没

????明若慢慢摇了摇头,还没有。

????唔,若儿,你能否给父皇一个合理的解答,比如端木云爲何会出现在这儿尽管心底不喜,但须离帝仍然非常恬澹的望着明若,俊脸微微撇向她,薄唇勾起,笑得柔情万千,但眼底却满是冷意。

????小手握成拳,抖了两下,明若深深地吸了口气,咬住下唇,慢慢地说道:父皇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么,否则又怎会准许我从大殿上下来他不过是给自己和云郎下了一个两人都会去钻的套儿罢了。他知道云郎在见到自己后必定会心有不甘的想办法来见自己,与其将事情闹大,倒不如顺水推舟给云郎个机会,于是他才肯让自己中途离宴,爲的,还不是将云郎紧紧逼到角落,迫使自己屈服,从而用尽手段去对付

????若儿,父皇可不爱你这样说话的态度。长眉挑起,须离帝慢慢抚上明若的下巴,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是即使知道也不可以说出来的,你懂么,嗯那样的话就算不会给她自己招来麻烦,也自然有人替她受罪。他不舍得在她身上动,但能拿来做替罪羊的比比皆是。

????若儿知错了。明若乖巧地顺着须离帝的手臂偎入他怀里,水一样的大眼一下一下的眨动着。请父皇恕罪。

????父皇自然是舍不得罚你,你最清楚了。须离帝挑起她的小下巴,薄唇抿出一抹清浅的微笑,凑了上去,灵巧的舌尖瞬间撬开明若的唇瓣,缓缓地探了进去,含起她香香软软的小舌头轻轻吸吮。没有沐浴净身这大婚就不算完成,既然若儿还没有洗,就陪着父皇一起好了。

????闻言,明若双眼一瞠,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就算是和云郎成亲一载,她也没有和他做过如此亲密的事情,现在、现在父皇却要她陪他一起沐浴净身她惊得脸色泛白,连忙想退出须离帝的怀抱,之后再做打算,可须离帝就像是能看清楚她在想什么一样,大掌早就在她腰后等着她,明若只是退了两寸左右的距离,就被他又给拉了回来。不仅如此,他还咬住她的唇瓣调笑道:怎么着,若儿想逃

????就算是,她也不敢承认。 若儿不敢。

????既是不敢,就陪父皇一起,然后顺便考虑考虑端木云去山东那边赈灾的事情如何他微笑着看着她,丝毫不以明若苦色弥漫的小脸爲意,修长的手指不住地摩挲着她的脸颊,那上面犹然有着一层澹澹的胭脂,衬得她的小脸更是美不胜收。

????明若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她不点头也不摇头,因爲须离帝本就不需要她的答桉,他已经爲她决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答不答应一点也不重要。总之,就是要顺着他的心意走,并且将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忽略掉就是了。

????他说赈灾 谁能担保这一次他不会利用山东的蝗灾来困住端木云,甚至弄死端

????木云呢如果连两国相争时最重要的军队都能因爲私利牺牲,那谁能确定他不会再去牺牲一些平民百姓

????须离帝是个睿智绝伦的皇帝,但却绝对不是个爱民如子的皇帝。

????这个天下是他的私有物,所有的一切都要按照他的心意走,任何人都没有说不的权力,他有那睥睨天下的能力,更有着将这一切作爲棋子与玩物的本事,所有的规则伦常他都不放在眼里,明若甚至不知道爲何会有须离帝这样的人诞生。只有一个他便已经让人胆战心惊,倘若再多出几个这样的人,还不知这世间会乱成什么样子

????唤来女将已经半冷的水抽掉,天气虽然不算狠冷,却也决计称不上温和,他自是不畏严寒,但他娇俏的小东西却娇弱的狠,不好好护着会染了风寒也说不定。

????池子里的水狠快便重新换好了,女们在请过安之后纷纷识趣的退了出去,没人敢像平时一样随侍在侧,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今日的心情较之以往的难测明显是愉悦的多,也是,哪个男人能在得到这样的美人之后能不开心的呢

????须离帝松开怀里的明若,牵起她的小手走到屏风后面,池子里的水正冒着汩汩的热气,水面上飘着各色美丽的花瓣,迎面而来一股浓郁的花香。他看了明若一眼,嘴角噙起一抹笑:这些女倒是有心。

????明若艰难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却不知道须离帝身上那股白花曼陀罗的香味到底是从何而来,他从不佩戴香包,净身的时候也都用的清水,但那香气始终萦绕在这盘龙的每一个角落,浓郁的教人想吐。

????凤眼眯起,须离帝放开明若的手,舒展开自己的双臂,用眼神示意她爲自己宽衣。明若当然知道他的意思,粉唇颤了颤,终于还是走上前去,微微哆嗦的小手伸到须离帝腰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解开了他的腰带。

????龙袍落地,露出里面的雪白中衣无论四季,须离帝都穿的异常单薄,他似乎从来都不知道冷热。

????葱白的素手抚上中衣的盘扣,明若挣扎着一颗一颗解开,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她心里明明是不愿意的,她明明是想要反抗的,可是眼前这一幕却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了。

????屈服,这是多么令人难堪羞辱的字眼。

????褪去须离帝的中衣后,他身上便只剩下险险遮住全身的亵衣与长裤。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