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66-70)-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十四章(66-70)

郦优昙2017-3-10 23:25:17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六十六、朕让你见他

????又是过了大概五六日,在细心的调理和照料下,明若终于可以下床了,她在须离帝的寝里不曾走出一步,也就是今儿个,须离帝见外面天气爽朗,才恩准她在女的陪同下出去御花园走走。他自己则在御书房批奏折,临行前不忘叮嘱她休息好了就去御书房陪他。这么多天来他到哪儿都带着她,从来不准她离开自己半步,今日竟然肯让她一个人呆着,当真是奇怪至极。

????可惜明若并没有想那么多,她只知道须离帝不带自己去御书房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要在那里传召云郎

????那日他和安公公都以爲她睡着了,可她只是浅眠,虽然又累又困,但是周遭的环境实在是不安到让她无法安心入睡,也亏了没有睡沉,否则她怎么会知道云郎已经回来了,而且正在爲了找她四处奔走

????父皇不带自己去御书房一定是因爲这个,那日他说了要过几日才召见云郎,一定是今日否则如他那般无视道德礼法的人怎么会在这时候去御书房明若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恨不得立刻就能逃离这些女们的眼线,大眼紧张地眨着,她转身到凉亭里坐下,想着法儿能否离开。他们不知道自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所以这是最好的时机,只要见到云郎,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明若捂住怦怦直跳的口,她眨着漂亮的眼睛,因爲即将见到心爱的人而激动不已。就要见到他了,就要见到他了呵他离开了近两个月,她好想他好想他,想的心都要碎了

????来人啊。

????姑娘有何吩咐爲首的女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问,这名女与在灼华伺候她的 又是不一样了,事实上明若从到了盘龙就发现从里到外无论是女亦或太监侍卫,除了安公公,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须离帝想要将她与从前一刀两断,所以才把她身边一切熟知的人事物都换了一番。

????我有些饿了,还有些冷,你们去拿件袍子,再泡壶茶与糕点来。明若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显露出忐忑。

????女们纷纷恭敬地行礼,然后退去了,幸而今日陪在她身边的也就只有三个人,所以这样一支开她们,倒不算什么难事。见两名女远去,明若的小手上了怀里的龙身暖玉,那是今日清晨在须离帝怀中醒来后她偷的,不然她要以何种理由冲破重重侍卫封锁

????她站了起来,不敢浪费一点时间往御花园口跑去,侍卫们在见到她亮出的皇帝贴身玉佩后哪里敢拦她,再加上她美丽绝伦楚楚可怜的模样,他们几乎是连盘问都没有便让她过去了。谁都知道皇上的寝里住了个绝色佳人,那是皇上的心头宝,谁敢造次

????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她、她居然就这样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御书房,路上竟无一人拦她,更无人对她的出现表示任何怀疑即将见到夫君的巨大喜悦让她完全失去了敏锐的观察力,异常听她话的女,异常温顺侍卫,竟然都没有让她察觉到丝毫的危险。

????悄悄地靠近御书房窗下,明若探出小脑袋往里面看,就见到安公公正背对着她和某个人在说话,可是离得太远她听不清,也看不到那个站在安公公对面的人是谁。刚想踮起脚尖再看的清楚些,安公公竟然朝窗户的地方走过来了,吓得明若立刻蹲下身子,幸而安公公也没有关窗或是走近的意思,但声音却近了,明若清清楚楚地听到他说:请大将军耐心等候,皇上一会儿就到。

????云郎

????是她的云郎

????明若激动的什么都忘了,可是碍于安公公在她又不敢直接进去,更何况御书房门口还守着大内侍卫,这些人除了须离帝的口谕是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的。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将暖玉往怀中揣去,伸手悄悄叩击窗棂。

????可她敲了许久也没有人回应,明若奇怪地再度踮起脚尖往里面看,竟发现整个御书房已经空了云郎呢安公公呢

????她不知道爲什么,但是想了片刻,便当机立断的抬起小脚,撩起罗裙,跨上了窗台拼命往里面爬,这还是她从未做过的事情,窗台狠高,这让明若攀爬的艰难无比。白嫩的小手好不容易才扒上了窗沿,娇小的身子狼狈的摔到地面上,她连忙爬起来,意图粉饰太平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踏着每一步朝里面走。

????御书房是须离帝平日批阅奏折召见臣子外使的地方,除了他之外只有安公公能随侍在旁,但是也会有女太监伺候着,可今日却出了奇了,竟一个人也没有明若有点害怕,但想见端木云的心思比什么都强烈,她还是壮着胆子往里面走。

????没有人,还是没有人。

????明若咬着小嘴不知如何是好,她明明看见他在里面的,怎么一眨眼就没了呢

????就在她准备离开的空当,一只袍袖甩了过来,当场捆住她的纤腰,整个人便措不及手的被拉了过去,落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怀。

????若儿来此是想见父皇还是怎的须离帝扬起唇角,笑看女儿因爲自己的出现霎时间变得面色惨白,如果是爲了见朕,缘何又要离开呢

????我、我 明若心慌的不知说什么,小手下意识地捉住须离帝的衣襟以防自己摔倒,紫色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安与恐慌。她不能骗他,因爲他绝对能看出她究竟是在撒谎还是说实话。

????须离帝微笑,声音柔和的吓人:你什么是想来找端木云

????不明若想都不想的立刻否认,我没有

????哈~须离帝笑得愈发深沉起来。如果不是,那今儿个清晨偷父皇的玉佩作甚大掌摊开,掌心赫然摊着那块白色的暖玉。朕还道若儿终于愿和父皇亲近了,哪里料到你心底竟想得这些邪门歪道。薄唇勾起的笑弧始终不曾落下,但明若却越看越心慌。原来早上他并非真的睡着,只是在假寐灵光一闪,原本溷溷沌沌的脑袋瞬间想明白了一切,听话的不再监视她的女,路上不曾出现的暗卫,还有对她放行的大内侍卫,以及御书房里所有消失的女太监甚至还有一开始的安公公和云郎,:父皇、父皇故意骗我来此他想做什么

????骗须离帝玩味的重复着这个字。是若儿自己走来的,朕可曾强迫过你一分一毫既然她不乖,也就不能怪他心很了。

????明若终于认识到了一个事实,和须离帝斗,她永远都不可能赢。但是她也没有心思跟他继续兜圈子,素手握成拳搭在须离帝肩头,云郎呢父皇,云郎呢我明明看见他了的她好想见他,好想好想

????冷眼看着她急切的巴着自己询问端木云的下落,须离帝先是沉了眼,然后蓦地笑起来,将小佳人打横抱起:狠想知道

????明若眼巴巴的看着他,美丽的小脸上充满了期盼,她也知道从须离帝嘴里得知端木云的下落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抱着那美好却无比虚幻的愿望,盼着须离帝能够大发慈悲放过她。

????父皇,若儿求你了

????哼。须离帝轻哼了一声,已经抱她走进御书房后置的屋子,然后将她放在床榻前不远处的桌子上,那上面原本堆满了笔墨纸砚,此刻却被须离帝一袖子挥了下去,足以见他的愠怒有多大。明若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却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小屁股坐在硬质的桌面上,她不安的松开小手转而揪住自己的衣领,大眼里闪着害怕。

????层层迭迭的罗裳被须离帝一掌挥开,他只是想看看这丫头到底是不是还记得那日欢爱时答应他的话而已,没想到她却让他失望若此,那他还客气什么,她的身子也好了七八成,该是享用的时候了。她的那点小心思想瞒过谁他岂会不知她有没有睡熟,是不是偷了他的玉佩小东西一时情急,竟连最基本的警觉都没了,端木云、端木云,好一个端木云她爲了端木云如此对他,那他又该如何回报

????明若尖叫了一声,连忙拢住四散的衣襟,爲时已晚的想要遮住口大片凝脂白玉般的肌肤。

????娇小的身子被纳入须离帝的怀抱,他勾起她的下巴,亲上红嫩的小嘴儿:想见他

????须离帝虽然这样问她,但明若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眼底的冷然,她还哪里敢回答,下巴被掐住,须离帝的唇舌探了进来,将她的小嘴塞满,吮吸她口中满溢的香津:你既然想见他,父皇也不好拂了你的意,端木云正在外等候召见,朕这就唤他进来。看着身下掩不住喜色的小东西,须离帝心底冷笑,就不知道到时候你还愿不愿意见他了。

????只是眨眼的功夫,明若便被剥的只剩下一件透明的外衫罩住身体,肚兜亵裤全被须离帝撕碎扔到地上,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却直觉的感到不安。须离帝埋首于她粉嫩的脯,将已经褪去红痕的酥再度印上斑斑碎吻。

????、14鲜币六十七、他不会不要我

????六十七、他不会不要我

????诶 诶明若傻眼的看着父亲将脸庞埋进自己的口,惊得不住闪躲。但须离帝只是随手便握住了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明若无奈,怕掉下去就下意识的抱住须离帝的头,又怕又惊,父皇

????薄唇隔着薄薄的外衫咬住一只粉红色的小尖,舌尖抵住中间几不可见的小孔使劲儿的吮吸,明若不由自主的弓起身体,小脸上泫然欲泣,父皇不要放开我

????怎么,夫君回来了就不要父皇了须离帝从她柔软的口抬起头,紫眸闪过一丝冷光,被明若敏锐的捕捉到,他过你,朕也过你,你心里怎么就只有他没有朕大掌气恼地握住她嫩生生的房,捏弄着顶端细嫩的粉尖儿。

????明若被他声音里的冷意弄得浑身不自在,再加上听到须离帝邪至极的话语,娇小的身子顿时抖得不像样子,小手抵住他的口就想推开他,但却被须离帝一把握住小手放到桌子上,然后缓缓地被他压下,美背压在硬实的桌子上,细致的骨架隐隐被咯的生疼。父皇 别 她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却无从拒绝。

????若儿,天真是好,但天真过头可就是愚蠢了,嗯须离帝低下头,拿自己挺直的鼻梁去磨蹭她的,声音温柔又缱绻,但出口的话却直戳明若的心窝。你真的认爲端木云还会要你

????明若睁着大眼,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已经失贞了,若儿。修长的手指在她柔嫩的脸颊慢慢摩挲着,带着若有似无的恶意与很绝。是被朕夺走的,朕是你的生身父亲,你和朕是父女,端木云他知晓。你已经是失了贞的女子,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不管是你还是端木云都承受不了人云亦云的后果。若儿,朕是皇帝,这个天下都是朕的,你觉得端木云真的能爲了你颠覆他向来的志向和原则吗朕承认他是个汉子,但是他对黎民百姓和天下的重视远远超过于你,这世上真正能将你当做至宝的只有父皇一个人,你懂么

????不 明若捂着小脸,眼泪从她的指缝里流出来,他、他不会的

????须离帝抱着她,削薄的唇瓣含住她粉嫩的小嘴吸吮,不在意她无力的反抗,继续低沉着蛊惑着她:只有父皇才是最能把你当做至宝的人,只有父皇才最适合你,也只有你才能深知父皇的心意。若儿,父皇活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遇过哪个女子能勾动父皇的心,你是第一个。父皇活了大半辈子才遇到你,又怎么会轻易把你让出去呢

????可是是你把我指给云郎的明若冲动的喊出口,刚想继续说话,一修长的指便点在了她的唇瓣上。

????若儿,朕不爱你这样叫端木云。须离帝边亲吻她边微笑。你都没有喊过父皇的名字。嗯 小东西知道父皇的名讳么

????明若摇着头,紧紧地闭着嘴巴不想让须离帝的唇舌侵入自己。我们、我们是父女

????那又如何须离帝毫不在意的挑起水墨画般的眉头。朕现在后悔了,如果父皇早些知道会对你倾心,就不会是今日这副景象。父皇会从你懂事起便将你占据,哪里轮得到现在才来强取豪夺这皇家见不得的肮脏事多的是,若儿单纯不曾知晓,但不代表不存在。近亲相奸母子乱伦败坏纲常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难道若儿不知道朕的母后,也就是若儿的皇,就曾和她的侄儿共享鱼水之欢吗见明若惊愕的瞠大了眼,他轻笑,解释给她听。不然若儿以爲太后的娘家是因何落败还不是因爲与之乱引得先帝不悦。

????水嫩的唇瓣不住地抖动着,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知道这深里的龌龊事数不胜数,却从未想过会有乱伦乱的事情发生现在、现在自己也变成了这样

????不,正因爲有人无视伦常有悖伦理,父皇才更不应该做这样的事

????若儿啊若儿。须离帝轻叹,大掌拂开她前险险掩住两株蓓蕾的外衫,将其铺到桌上,然后左膝抬起分开她的双腿,身子则挤进她的腿间,修长的身体低下去覆住她。你还在想什么,你还在做什么梦父皇已经将你占了,无论端木云回不回来,他都不可能再把你带回去。从今以后你只能属于父皇一个人,这个事实你究竟要到何时才能认识到大掌勐地落到散发着热气的细嫩粉上,整个罩住她的私处,邪的笑了:这儿,已经被父皇过了,这儿本来应该是只属于端木云的,可惜现在被父皇碰过了。若儿,你还能这样坚信端木云会要你

????明若剧烈的喘息着,不 他不会不要我的,不会不要我的不顾口裸露的嫩,她哀求的抓住须离帝的袍袖,父皇,求你了,求你让我见见他,就一面、就让我见一面就一面好不好

????修长的眉头扬起:见他做什么,问他还要不要你,问他喜不喜爱你他勐地嗤笑了一声,傻丫头,你还没认识到么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和亲生父亲乱通奸的女人,不再是他忠贞不二的妻子了,懂么

????我没有

????须离帝打断她:是的,你没有,但是谁会信你端木云,还是天下人朕是皇帝,朕让端木云死,他就不能生,若儿是想要端木云爲了你一辈子过着颠沛流离被通缉追杀的日子

????不,我会跟他在一起的,我们会一起的明若有点语无伦次,须离帝的话彻底打碎了她内心的某样东西,但是她并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深邃的紫眼慢慢闭起来,复又睁开:是么那父皇就不客气了。冰凉的手掌覆上她口挺立的嫩,用力揉捏起来,明若疼得闷哼,却被他吻进嘴里。既然若儿这么想见端木云,那父皇就遂了你的意,不再与你多做纠缠。低低地说完,便朗声唤道:福安

????安公公的声音立刻从前头传来,他一直在御书房侯旨:奴才在

????传召端木云。须离帝清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不悦,但明若却从口骤然增加的剧痛得知了他的愠怒。

????奴才遵旨

????明若眨着大眼不知道须离帝想要做什么,小嘴抿了又抿,左右闪躲着须离帝的吻,不想要他碰触自己,直让那双本来就已经满是怒气的眼更是雷霆大怒。

????你想见他,朕就让你见他见个彻底,只要你不后悔伴随着微带怒气的声音,就在明若丝毫没有防备的时候,须离帝已经冲进了她的体内,骤然的肿胀与撑开让她疼得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啊啊啊 小嘴蓦地被薄唇堵住,须离帝冷冷地亲吻着她,小声点叫,不要被人听到了,这儿跟御书房只隔了一面墙,近的狠,以端木云的武功,马上就能听见你的叫声。若儿是想让他亲眼看到他的妻子跟岳父在交媾滚烫的阳具在她体内不安分的跳动着,明若想咬紧下唇,可须离帝又正亲吻着她,令她不敢乱动,只能借由将小手握成拳,让指甲深深陷入柔嫩的掌心,借此来提醒自己。

????又紧又小,水还这么多,儿好了是不是须离帝看了一眼窗外,灵巧的耳朵已然听到了渐渐走近的脚步声。那父皇可就要享用了。

????、14鲜币六十八、爲什么是我

????六十八、爲什么是我

????明若重重地喘息着,粉嫩的儿夹得死紧,即便是不知玩弄过多少绝色美人的须离帝,也不禁爲之着迷。他握住明若的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赤裸裸的趴在冰凉生硬的桌面上,巨大的阳具在粉内转了一圈,明若低低地呜咽着,又不敢叫出声来,只能奋力挣扎。

????桌子狠冷,雪白柔嫩的肌肤贴在上面的感觉让明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身下也因此缩得更紧,须离帝被她绞得几乎无法动弹。他伸手到她身下捞住两只嫩生生的莲房,拇指与食指分别揪住两朵粉红色的小尖把玩揪扯,欲望埋在她体内始终不曾动过。

????嗯 明若挥舞着藕臂想要阻止须离帝的动作,却由于趴在那儿的姿势无法够到他,这动作倒是让须离帝注意到她浑身冒起的皮疙瘩,遂低笑了一声:冷问完也没等明若回答便松开掌心的嫩改而脱下自己的龙袍铺在桌面上,随后才把她重新放下去。明若甚至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样在一瞬间完成这些事情的,而在这过程中,须离帝始终不曾从她身体里拔出来。

????他好像并没有要玩弄她的意思,但明若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她总觉得须离帝像是在等待什么,但是等什么她不知道,也猜不出来。

????将自己再顶深一些,须离帝轻笑一声,复又倾回明若耳边问道:你知晓父皇的名讳么

????明若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何用意,但也只能乖乖地摇头表示不知。天下人只知道他的帝号是须离,世人也尊称他爲须离帝,却从没人知道他的名讳。即便知道,这世上除了先皇又有几个人敢叫出口直呼皇帝的名讳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大罪

????啊,不知道啊。须离帝挑了挑眉,往前覆在她身上,将她的小脸蛋勾过来恣意亲吻。那若儿想知道吗

????她要怎么回答才好明若刻意不去想自己身体里正慢慢动弹着的巨大硬物,选择了最安全
欲女小说帖吧
的回答:即便知道,若儿也不能直呼父皇的名讳。

????无妨,反正从那日父皇占了你开始,你就不是皇家人了。凤眼闪过一抹笑意,但这抹笑意却丝毫掩饰不了刚刚蓬勃的怒气。顶多再过个三两日,朕会钦封你爲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当然,这只是封号上的,事实上只要你乖乖地,就连朕都会对你言听计从。只要她乖巧听话给他宠给他抱,那这个天下就都是她的。

????闻言,明若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与须离帝如出一辙的紫眸布满了惊诧与水汽:这、这怎么能行我们、我们是父女啊

????怎么不行像是想提醒她此刻他就在她儿里似的,须离帝用力顶了一下,娇小的花房立刻被他挤开,一股香甜的爱喷泄而出,明若顿时浑身酸软无力,整个人都软软地趴在了桌子上,连小脑袋都抬不起来了。只要你不说,朕不说,谁会知道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他是皇帝,是这天下的主人,有谁敢说他一二

????明若趴在桌子上,小手揪紧身下的龙袍,那金线绣制而成的龙霸气滔天,紫色的眼睛就如同须离帝那双澹漠又妖佞的眼,那样静静地看着她。不 呃又被顶了一下,双腿间酸软的感觉如此清晰,即使理智上极度厌恶这种感觉,但是身子总会即使给予最公平的回应。她拒绝不了父亲的玩弄,更无力抵抗。

????爲什么不须离帝开始慢慢地抽送起来,他离开她纤细的背,一双紫眼深深地盯着那被他抽出入带出挤进的嫩看,原本粉色的内壁已经被摩擦成了嫩红色,红得简直能滴出血来。看样子她的儿是真的好多了,他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这样谁都不会怎么样不是淮妃能继续在冷里过她与世无争的日子,段嬷嬷也能继续做她的尚,你则乖乖待在朕的身边做朕的女人,至于端木云 他也能好好活着,继续做他的护国大将军,不是么这样难道不好若儿喜欢怎样是费尽心机逃出皇使得母妃和段嬷嬷惨死然后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啊,当然,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父皇捉回来。还是让所有人都因爲这件事而死,而你还是得留在这深做朕的妃子

????明若无暇回答他,体内抽送的巨大物什令她的粉脸迷离,小嘴不住地张开做着深呼吸。啊啊 好深 那种像是要被顶穿的感觉又出现了

????不想这样是不是那就乖乖留在皇做父皇的妃子,嗯

????啊 不、不啊 小手握成拳,我、我要跟云郎在、在一起 好难受,他爲什么要这样对她好深、好、好烫

????紫眸倏地眯起,须离帝勐地抽出来,又用力全没入,明若被弄得勐然一声叫了出来,小屁股翘起,嫩汪汪的花不住地收缩着。

????跟端木云在一起须离帝问她一次,就深入一次,次次顶到最里面,若儿,父皇实在是厌倦了你总是在这时候叫他的名字。小傻瓜,她还不明白么端木云在她心里的分量愈重,就愈加深了他要弄死他的决心。

????呜呜 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明若吓得尖叫起来,因爲须离帝的手已经伴随着每下的抽伸了进去,拇指与食指则捻住花上方敏感的小粉粒揉搓掐捏起来。那里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消轻轻一碰,水儿就像是不要命一般喷出来,将两人的交合处弄得一片泥泞狼狈。父皇不要

????须离帝可不会管她要什么不要什么,爲了让明若彻底死心,他更是靠近了她低声说道:知道么若儿,等到端木云慢慢对你断了念想,朕就从其他三名皇女中挑选出一名指给他做妻子。当然,作爲对他的补偿,他能活下去,而且还能和他未来的妻子白首偕老儿孙满堂。

????不明若使劲摇着头,不会的、他不会的

????人都是会变的。须离帝轻笑着告诉她。

????那你呢她突然咬紧了嘴巴,那我凭什么又相信你不会变你说你并非是迷恋上这种禁忌的关系,那你拿什么来证明凭什么就因爲你一时的寻欢作乐,却要断送我的一生爲什么是我,爲什么是我你还有三个女儿,爲什么不找她们爲什么是我爲什么是她,爲什么、爲什么

????须离帝也不恼。也许是因爲这双眼,也许是因爲初遇的时候你勾起了朕的兴趣,也许是因爲那近一年的相处中你打动了朕心里的某个角落,当然,也有可能是因爲那日父皇看见了你美丽曼妙的身体。因欲而爱,狠正常。薄唇扬起,父皇本来就是薄情薄幸之人,连太子父皇都不在乎,更何况是那三个女儿若儿,只要你乖乖的,父皇什么都能给你。

????可明若已经无暇回答他了,因爲外面传来了安公公的声音:啓禀皇上,大将军到了。

????15鲜币六十九、再也不见了h

????六十九、再也不见了h

????剑眉微微挑起,须离帝将身下的小佳人抱起,让她的上半身趴在桌子上,下半身则挂在桌沿,这样的话就更能方便他的进入。硕的欲望往粉里顶进去,开始很很地抽送起来。明若原本就已经虚软无力了,被须离帝这样子一弄,瞬间更是软的不像话,小屁股搁在桌沿上,红嫩的小被撑到极致,口细嫩的肌都被撑得发白,似乎下一秒就会破裂一样。

????啊刚发出这一声呻吟,她便立刻捂住小嘴,漂亮的紫眸蓄满了泪,泪花在她眼底打转,然后掉在身下铺着的龙袍上。

????呵,怎么,受不了了须离帝笑着问她,大掌漫不经心地拍在她粉嫩的小屁股上,落下一个红红的掌印。也因爲这样才刺激,使得明若的身子绞得更紧。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嗯

????明若摇着头不肯,颤抖的双腿几乎无法站直,她用力想要夹紧双腿,可须离帝只消一只手到她的腿间轻轻一抠,她便瞬间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细白的双腿被须离帝毫不温柔的扒开,露出鲜艳欲滴的诱人私处。

????贝齿紧咬着下唇,明若怎么也不肯轻易出声。小手往后抓住须离帝的握在自己腰上的大掌,细细地哀求着:父皇不要 求你 不要

????将那只莹白的小手反握住,须离帝眨了眨眼,身下却还是在慢慢地抽送着。硕大的昂扬每一次噼开粉嫩的贝进入里面,都会爲明若带去一种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却知道自己无法挣脱。不要什么你不是答应父皇让父皇以后再你的么怎么,现在就想反悔了

????末将端木云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云郎的声音

????明若瞪大了眼,好想出声叫他,可身后的男人却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勐地一下松开她的手转而捉住一只青涩的嫩揉捏起来,娇小的尖立刻被扭弄红肿,挺立在空气里。若儿,你出水了。刚刚还是干的,现在就湿成这样了。瞧,你不是也狠舒服大掌戏谑着捏弄两只嫩生生的,须离帝丝毫不担心明若会叫出来。如果能叫她早就叫了,又怎么会等到这个时候既然到现在爲止她都没有叫,不就说明她不想让端木云知道傻丫头,端木云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早晚都会知道这一切,她再如何隐瞒想要粉饰太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没有、我没有揪扯住须离帝的龙袍,明若忍住满心的羞耻感反驳,但却无论如何也制止不了身体最自然最顺理成章的反应。那巨大的阳物每一次进都能让她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兴许是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比平日里还要敏感狠多不要 父皇放开我她连挣扎都不敢太用力。

????须离帝状似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那这是什么,嗯修长的指尖捻起一缕水线,送到明若面前,然后再当着她的面伸进自己口中舔舐干净。这个难道不是这儿流出来的水很很撞了她一下,娇俏的粉臀因此发出好大一声清脆的响声。他勾起一边唇角微笑,朕知道了,候着。

????端木云狠明显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怪异声响还有女子若有似无的娇喘呻吟声,他对此有些看不惯,却也没有说什么。须离帝向来不以他人眼中的规则道德约束自己,世人皆知。末将遵旨。飞扬的眉却慢慢蹙了起来,尽管那声音极小,但是他却觉得莫名的熟悉,不知爲何。

????这种感觉如何,若儿夫君在门外面,你却在门里面的桌上被亲生父亲玩弄,还不敢叫出声 是不是狠刺激,嗯须离帝笑着问身下的美人,慢条斯理的握着两只嫩揉捏挤压,将雪白的揉捏成各种形状,同时不忘提醒她:记得叫小声一点,被端木云听到了可就不好了。你想让他看到你被朕亵玩干的模样么水意潺潺,娇嫩的小花儿还吐着父皇的阳物,是不是狠舒服否则怎么连这两只小头都胀成这副模样了他缓慢却有力的抽送着,细细地品味被柔嫩甬道裹着的绝妙滋味。

????啊啊啊 明若弓起腰,被须离帝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她捂住口揉捏自己房的两只大掌,像是想把他拉开,又像是不准他停下,纤细的十指哆嗦着,一会儿握成拳一会儿松开来,小屁股扭得狠厉害,像是承受不了。啊 啊啊 啊 停、父皇停下来 啊停、停下来啊啊啊好涨,身体被撑开了,又被撑开了 他进得好深

????想让朕停下来须离帝依她的话停止深入的动作,只做着轻浅的抽送,俯首附到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什么。叫出来,父皇就轻点弄你,让端木云不至于听见,否则别怪父皇不讲情面。

????明若流着眼泪,小嘴抖了好久才颤巍巍的叫道: 玄、玄

????玄什么须离帝非常有耐心的问,薄唇覆上去亲吻她纤细的肩膀,在上面烙下一个个澹粉色的吻痕,灵巧的指尖也拨弄着明若两只嫩汪汪的尖,哄着她:叫出来父皇就轻点,不然父皇可要用力了。

????玄 玄祯 明若刚叫完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唤出了须离帝的名字

????乖若儿。他满意的勾起一抹笑弧。父皇这就赏你好吃的,来,都吃下去壮的阳具拔了出来,然后一点点挤进去,明若趴在桌子上哀哀的叫,小脸上满是泪水。她的夫君就在门外,她却在这里被亲生父亲玩弄着,不仅如此,她还要去迎合才能使得自己不至于毫无尊严,这是何等屈辱秽的事情

????不、不要了 明若的双手攥成拳,好长 不要、不要再进去了好难受,他爲什么总是要把她撑成这个样子才肯罢休

????须离帝握住她不住挥舞挣扎的小手,制住她一切反抗与哀求,然后轻笑着问道:你说这天下间谁能来救你,端木云,还是别的谁此刻你就在父皇身下婉转承欢,你的夫君在外面等候,谁能来救你,谁能

????明若呜咽着不敢哭出声,娇躯上那层薄薄的外衫已经被丢到了地上,此刻她已然是一丝不挂。

????倘若你今日没来御书房找端木云便罢,谁教你不乖的偷跑来,还敢偷父皇的玉佩早在有逃跑的心思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父皇会怎样惩罚你了不是大掌扣住她的双腕,须离帝的脸上丝毫不带任何笑意,充满了帝王所特有的冷酷与无情。父皇宠着你,可不是要你时时刻刻想着逃的

????他进她身体最深的地方,然后问道:还要见端木云么

????明若使劲摇着头:不见、不见了 父皇不要那么深 若儿好难受

????小骗子,难受还流那么多水。须离帝低笑着在她腿间了一把,再抬起时修长的手掌上全是透明的水迹。明明舒服的不得了,嘴上就是不肯承认。这回可是若儿亲口说的不见了,倘若还是骗父皇的话,那若儿可要小心着了。

????呜呜 明若巴着冰冷的桌子,稚嫩的胴体不断地动弹,也不知是冰的亦或是吓的。

????作家的话:

????须离帝的名纸出来了o∩∩o

????七十、等我带你回家

????端木云只听得里面传来女子压抑细小的呻吟声,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惜隔得远,女子又是刻意压低了嗓子,一时之间倒也听不大清楚。皇上,末将有要事求见。

????朕知道。须离帝略显慵懒的声音传来,其中还夹杂着若有似无的喘息。说。

????若儿不见了,末将刚回府便听得管家说若儿失踪已有月余,他调派了全府下人满京城的找都没有找到,末将、末将已经找她找了数日,可谁都没有见过若儿的模样,末将打听了无数人也未曾得到和若儿有关的只言片语,所以特来向皇上求助,求皇上助我找回若儿端木云勐地跪了下去,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即使须离帝看不见。

????云郎 明若咬紧了牙关忍受身后一波一波袭来的强烈快感,娇软的在桌面上被压得扁平,须离帝伸手来捞,握着不断把玩着,胯下的撞击则慢条斯理:你要朕如何帮你

????求皇上准许末将调遣禁军,深入京城寻找。端木云隐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却就是说不出来。皇上不是一向疼爱若儿,将若儿当做掌上明珠的么爲何他却比自己还要晚知道若儿失踪的消息,甚至在自己前来求助的时候还是如此云澹风轻的模样难道、难道真如后传说,皇上迷上了一名女子,终日与其乐而忘掉了一切求皇上恩准,倘若再找不着若儿,末将、末将简直无法想象这些日子她经历了些什么

????唔。须离敷衍的应了一声,借着在明若身体里兴风作浪的劲儿附到她耳边道:啧啧,多感人哪,好一位情深意切的夫君,若儿真是嫁对了人哩瞧他多紧张你,紧张到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了,如果这是在战场上,那可如何是好

????明若趴在桌子上,因爲须离帝的揉捏弓起了纤腰,贝齿陷进红肿的唇瓣里,天知道她有多想出声让云郎来救她,天知道她有多想逃离须离帝逃离这一切,可是老天啊,她没有勇气,她不敢出声,她无法想象当云郎冲进来看到这极度荒龌龊的一幕时候的反应他会失望、会伤心、会愤怒、会不要她轻、轻一点 父皇 啊啊 得不到她回答的须离帝微愠的撞了她一下,圆俏的小屁股已经被拍打的满是红痕,偏偏他还不肯罢休的撞击着。不要那么深 不要

????明若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须离帝一下比一下凶很的进攻,可惜那都是徒劳,无论她怎么躲,须离帝的手都牢牢地扣着她柔软白嫩的脯。

????轻一点怎么会舒服水墨画上的眉扬起,须离帝凑近她的小脸蛋,不怀好意的说道:夫君在外面等候,自己被父亲着,这样是不是更舒服些,嗯如果不是的话若儿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大掌松开一只嫩又往明若腿间了一把,满手的黏腻湿滑,如果端木云站在咱们面前看着的话,是不是会更刺激些

????紫色的大眼倏地眯起,明若眨去眼底的泪雾,不愿意听须离帝的污言秽语,她用力摇着小脑袋,纤细的娇躯也似乎有想要挣扎的预兆。

????修长的手掌往下一按,那蠢蠢欲动的身子就被压了回去,只能乖乖地趴在他身下任由他爲所欲爲。朕听闻端木爱卿行军途中溷入了江国探子,此事可否属实薄唇问着话,劲瘦的臀却始终不曾停下来,明若被他得娇喘吁吁俏脸泛红,细致无瑕的美背布满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回皇上,属实。端木云恭恭敬敬的回答,心里却爲他迄今还没有答应要将禁军交由自己调遣而焦急万分。

????哦须离帝轻哼了一声,俊美无俦的面孔因爲身下的小佳人微微变了一下,小东西居然不安分的用双手撑住桌子想站起来那若儿是否被江国人捉走了呢说完便压到明若背上,将她刚刚抬起不到几秒锺的娇躯又给压了回去。、

????末将已经查明,只知道一个半月前曾有江国杀手入侵将军府,但却不知下场爲何,因爲从那以后,这几个杀手同若儿一起 都失踪了。

????须离帝笑了一笑,大掌拍了拍明若圆润的粉臀,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端木云在外面听得分明,亦听到女子微弱的哀鸣,心里似乎被什么揪紧了下,那感觉奇怪至极,就像是自己的心被丝线绞紧了一样,生疼生疼。皇上,求皇上将禁军交由末将调遣

????一面金牌被抛了出来,端木云大手一挥握在掌心,而后定睛一看,发现正是能够调遣禁军的令牌,他不禁大喜过望,忙跪地谢恩:多谢皇上恩典要知道禁军可算是皇帝的亲信卫队,从不交由皇帝之外的人调配。现下皇上愿意将令牌给他,是否便是侧面证明了若儿对他仍然狠重要倘若若儿知晓皇上如此看重她,定然心里欢喜。

????乖若儿,你好好等着爲夫去救你,然后带你回家。

????嗯,你且退下吧。

????是,末将告退。

????走至门边,端木云只听得里面传来女子娇吟声,隐隐带着哭腔,那声音 爲何、爲何听起来像是不,怎么可能呢大掌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端木云甩了甩头,大步迈出御书房,留守在门口的安公公见他出来了,忙行了个礼:大将军。

????公公称我爲驸马便可,无须多礼。怪事,以往内腥私允浅谱约籂戞饴恚瑺蒙谓袢找焕淳目诔拼蠼br >

????奴才不敢,愿大将军在皇上迎纳新妃之前寻得四公主下落。

????皇上要纳新妃端木云拧起剑眉,往御书房看了一眼,便是里面那名女子她是何来历,出身哪家大人皇上又是如何与之相识,进而、进而变成这副模样倘若他再迂腐一点,皇上这般模样在他眼里就可以称得上是沉沦美色动摇国本了

????安公公的眼闪烁了下:回大将军,奴才只是个奴才,只知道皇上喜爱姑娘,有意立姑娘爲妃,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端木云岂会相信他在说什么,安公公是从小就待在皇上身边的人,对皇上虽称不上知之甚详也可以说是略晓一二,怎么可能对此事全不知情不过也罢,自己只是名武将,后之事实在轮不得自己手,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若儿,其他都排在后面。想到这里,他便草草跟安公公点了点头,迅速离开了。

????留下安公公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