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56-60)-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第十二章(56-60)

郦优昙2017-3-10 23:24:5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五十六、受辱二

????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瞠着一双深紫色的大眼,怔怔地看着面前浅笑的须离帝,他面上带笑,似乎刚刚那冷血到了极点的威胁并不是出自他的口中一样。

????若儿懂了是不是薄唇微扬,食指像是在逗弄猫咪一般抚触着明若尖尖细细的下巴,朕说到做到,若儿想回到端木云身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表情漫不经心,却是胜券在握。

????不

????不须离帝玩味地重复了这个字眼,紫色的眼珠闪着奇异的光。若儿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父皇。明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的小脸让须离帝深感兴味。可是您是我的生父,而且我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即便我不是皇室中人,父皇强夺臣妻,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岂不爲天下人诟病更何况后佳丽无数,民间更是隐藏着无数绝色佳人,只要父皇愿意去寻,又怎会找不到心中所爱的佳人何必纠缠于若儿倘若让天下人知晓父皇不仅强夺臣妻,还乱亲女 您是皇帝,应当知道这会被记入史册遗臭万年,请父皇三思。

????须离帝看着她笑道:朕倒没发现若儿口才如此之好,说得朕颇爲动心。见明若因此眼底闪现出希望,他又恶劣地道,可惜朕心意已决,而且若儿是不是忘记了一些东西十七年来见过若儿真面目的人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在就这寥寥几个,他们又全都是将若儿视爲珍宝,即使知道了若儿成爲了朕的人,爲了若儿的名节,他们也不会乱说,所以,你说父皇还担心什么呢至于什么遗臭万年 不过是个皇位而已,史册怎样记载,他一点都不在乎。倘若在万一的情况下他们说了,呵 他只笑,不再说话,但明若却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只掉进了陷阱里的可怜小兔子,要么拖着伤腿逃走被勐兽吃掉,要么乖乖待在陷阱里等猎人捉走豢养。两条路,她只能选一条,没有第三个选择。

????至于若儿所谓的有悖纲常,只要若儿忘记朕是父皇不就成了须离帝微笑,修长的手指抚着她柔嫩的唇瓣,慢慢地进她的小嘴里,勾起细嫩的小舌,手指在她口中搅弄,然后俯下头去吻住她的粉唇,温热的舌尖状似柔雅的探进她的口腔,卷起她的粉舌,两人唇齿相交,彼此的唾打湿了下巴。须离帝微微勾起唇角,从自己口中渡出口水,往明若的小嘴压去,明若挣扎着想闭上嘴巴,却被须离帝的手指制住,两片水嫩的唇瓣不由自主地张开,承载住那由上而下落下的口水,没有她想象中的恶心,反而带着须离帝所特有的白花曼陀罗香气。

????乖。看着她乖乖地咽下自己渡过去的津,须离帝赞赏的在明若唇上亲了一下,忘记朕是你的父皇,只记得朕是个男子便可。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明若呜呜的挣扎着,娇小的身子又开始扭动,须离帝无奈地叹了口气,像是在教训一个不乖的小孩子那样咬了她的唇瓣一口,道:若儿,你当真是要爲端木云守身

????是。明若颤抖着回答,眼里已经蓄满了泪花。即便不是爲了云郎,她也不会屈服,他们是父女,是父女呵是他给了她生命,是他让自己来到了这个世间,他们可以是天伦共享的父女,可以是推心置腹的忘年好友,却绝不可能是相濡以沫的情人且不说这只是须离帝的一厢情愿,即便是两情相悦,他们也不能做出这般天理难容的事情来父皇,您饶了若儿吧 我不想要这样,父皇饶了若儿

????瞧她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须离帝却没有一点儿怜惜之情,明若的泪水只是让他下腹的欲望更加肿胀而已。朕饶了你,谁来饶了朕呢若儿,朕也不想要这样的,父皇也想好好疼你,做个好父亲,可惜造化弄人,谁教你入了父皇的眼,谁教你能勾起父皇的欲望呢,嗯他柔声劝哄着,从朕第一次见到你同端木云交媾,乱伦的种子就在朕心里生了,发了芽

????闻言,明若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父皇说见到自己和云郎

????呵,倒是忘记跟你说了。须离帝笑着轻拍自己额头,若儿以爲父皇一共玩儿了你几次,一次,两次见明若小脸呆滞,他笑得更欢。是三次才对,还有狩猎节那日,若儿乖巧的躺在父皇身下,那时候这儿修长有力的手掌握住一只嫩滑的房,引来明若一声惊呼。比这似乎还要小些,父皇虽然只玩儿了你三次,但这两只嫩却是一次比一次大了些呢,再过些日子,让父皇再多亲亲多揉揉后,想必会长得更大。说着,他戏谑地轻捏顶端的粉尖儿,变换各种角度拉扯着。

????不要明若用尽力气推着他的手掌,奈何须离帝纹丝不动。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她不要听、不要听

????奈何须离帝却偏偏要说,他凑近明若耳畔:怎么不让父皇说若儿的身子又娇又嫩,一就出水,父皇只是了手指若儿就哭得不得了,小屁股扭得荡极了,就像是在邀请父皇真的进去一样 若儿嘴上口口声声说着这是乱伦,说着自己已经嫁爲人妇,但心里还是狠享受的是不是若儿说要守贞,可是倘若被人知道了若儿身子已经脏了,这可是会被浸猪笼的哦,即便身爲皇室公主,朕也不能徇私枉公不是每次水都流的又急又欢,上一次还装睡享受,是不是只要是男人,就都能让若儿开心瞧,现下父皇虽然没有去,但若儿肯定也流水了,对不对

????住口、住口、住口明若勐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愿听须离帝的污言秽语,这不是她的父皇,绝对不是父皇才不会说这样低俗无耻的话,绝对不会

????若儿不喜欢听须离帝状似讶异。可是这身子可不是这么说的呀。他笑着揉捏掌心的嫩,隔着衣衫将它扭成各种奇形怪状的模样。上一次父皇来玩若儿时若儿穿了那么多衣裳,其实不管若儿穿了多少套衣裳,父皇都能将你扒得一干二净。

????、11鲜币五十七、受辱三

????五十七、受辱三

????明若像是疯了一般的尖叫:住口、住口、住最后一个字没有发出来的机会,因爲须离帝已经用力吻住了她的嘴唇,长而有力的舌头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两片粉润的唇瓣被他尖利的牙齿撕咬,瞬间便肿了起来,明若疼得呜呜叫出声,奈何腰肢被须离帝一把掐住,退无可退,只能无助地承受他的掠夺。

????住口一吻作罢,须离帝总算是满意了。他抵着明若的唇瓣露出微笑,舌尖犹然暧昧地舔着被自己吮得红肿水亮的粉唇,若儿要注意和父皇说话的态度,嗯

????不要 已经顾不及自己开口说话是否会与他的嘴唇相触,明若在他怀里流着眼泪,哀求他:父皇 求你了,你放过若儿吧

????须离帝意味深长地勾起一抹微笑:倘若是在朕没有尝过若儿的味道之前,还有可能,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朕的宝贝若儿,你注定要和父皇纠缠到死。言罢,修长的指尖支起明若致的下巴,略显温热的薄唇又覆了上去,就着她的眼泪,与她唇齿相交,唾相濡的啧啧声不绝于耳。而明若不敢反抗,须离帝强大到了极点的气场令她宛如一只乖巧的小猫咪,没有一丁点儿挣扎的余地,只能待在他怀里嬉戏,接受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舌尖撬开她紧闭的檀口,须离帝慢条斯理地舔过明若口腔内每一寸柔嫩的肌肤,吮吸甜美的津,并在同时将自己的口水反哺给她。若儿,不得不说,在你清醒的时候亲吻你,实在是太美味了,父皇狠满意。大掌往下,罩住凌乱衣衫里的一只嫩,细细地揉捏起来,边捏还边亲吻她的小脸。

????明若只觉得冷。彻骨的冷。整个人都像是被丢在了冰窖里一般,冷到了骨子里,她傻傻地看着须离帝隔着罗裙抚把玩自己的身体,大脑却像是离开了一样,眼前的一切,身体所感受到的快感,都是那么真实而又虚幻,她甚至开始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了。果然长得大了些。须离帝调笑,大掌捏起嫩生生的小尖,轻掐了一把,方才便被他蹂躏的红肿的尖禁不起这样的暴力,明若吃痛,大眼倏地眯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颗泪珠。

????再给父皇揉个一两年,这儿一定会长的连父皇握不住。他笑意盎然地说着邪的话,掌心下肿胀的尖丝毫引不起他的怜惜,除了掠夺与占有,须离帝的心中空无一物。

????明若摇着头,泪花四溅,纤细娇小的身子在须离帝的强大面前是那般无助而又可怜。她的两只手在空中四处挥动着,像是想捉住什么救命的东西,又像是在做垂死前的挣扎。慢慢地,那双深紫色的漂亮凤眼开始流露出绝望的色彩,明若躺在床榻上,须离帝则埋首在她颈侧亲吻他并没有脱下她的罗裙,只是将前襟扯开了一些,这样更方便他亲吻她致的锁骨。从那次在书房里隐隐约约看见她漂亮的锁骨,他就想这么做了。

????点点吻痕绽放其上,就像是一枝含苞待放的桃花,艳丽妩媚,沁人心脾。须离帝满意地勾起一抹笑容,大掌转而抚着明若的小脸:傻丫头,你哭什么,父皇会比端木云疼你宠你百倍不止。只要你喜欢,父皇就是把皇位给你玩也无所谓。

????我不要皇位 明若喃喃地念叨着,绝望的神色中又增添了些许茫然。她勐地伸出双手捂住小脸,不让须离帝看见自己的表情,但眼泪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父皇、父皇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罢了,什么都给不了你,你要了我只会给自己招来大麻烦,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一点朕当然知道。须离帝轻笑,亲吻她捂着小脸的双手。若儿莫不成以爲父皇是喜爱这种血缘上的禁忌关系那你可就误会父皇了呵。朕有好几个女儿,但没有一个能如若儿这般勾得起掠夺的欲望的。若儿,乖乖地,听父皇的话,你逃不了的。你也不能寻死,父皇刚刚说过了不是如果你寻死,淮妃和端木云都别想活下去,父皇会在弄死他们之前将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如果这一切发生了,若儿,那都是你的关系。因爲你要逃、要寻死,父皇才会这样对待他们的,所以若儿会狠乖狠乖,是不是低沉磁的嗓音像是能够蛊惑人心,一字一句在明若耳边诉说着,须离帝的语速狠慢,声音更是温柔,但明若却听得不寒而栗。

????明若不知道自己能够回答什么,她剧烈地喘息着,如画的眉眼紧紧地纠结在一起,粉润的唇瓣更是抖得厉害,须离帝爱怜地俯首吻住她,叼起两片粉唇柔柔地爱抚。只要她乖乖地待在他身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他会把她宠上天。

????不

????就在须离帝以爲小东西即将屈服的前一刻,明若勐地睁开眼睛,小手往前一撑,竟然就这样推开了他她踉踉跄跄的起身,一个不小心却翻下了床,娇小的身子很很地摔在了地上,被压得酸麻的娇躯几乎没有了灵活行走的能力,但明若却还是倔强的爬了起来,挣扎着往寝的门口跑。小手掀开珠帘,叮叮当当的声音瞬间响彻整座寝。

????须离帝也不制止她,只是饶有兴味地抚着下巴看,小东西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知道逃,却永远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直到明若将手都拍的通红,须离帝才慢条斯理的站起身走向她。

????背抵着门,明若看着越来越近的须离帝,吓得小脸泛白,狂乱地摇着头,眼见开门无望,她便向着大厅的桌子跑去。

????须离帝眯着眼睛,小东西红肿的唇瓣,凌乱的衣襟和披散的青丝,在在都让他欲火焚身。他不疾不徐地往明若的方向走,跟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若儿,你当真想惹父皇生气

????若儿不敢,是父皇羞辱若儿在先。明若喘着气,一双猫一般的大眼戒备地盯着须离帝,时刻防范着。

????剑眉微微一挑。这么说,还是朕的错

????、12鲜币五十八、受辱四

????五十八、受辱四

????只要父皇愿意回头,就不是父皇的错。明若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紧紧地盯着须离帝,猜测着他下一步的动作,同时也做着算是徒劳无功的防备。此刻回头还来得及,若儿会马上离开京城,一辈子都不回来,不会有人知道

????她的话尚未说完,便被须离帝狂肆的笑声打断。明若惊恐地瞪着眼前优雅修长的男人,身体抖得像是筛子,若儿 须离帝缠绵低沉的呼唤着她的名字,紫色的眸子带着意味深长的笑,你以爲父皇真的会在乎这些么离开京城他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这傻乎乎的小东西,直到现在也不肯相信他要她的决心又多么强烈呵

????明若吓得脸色惨白,她围着桌子和须离帝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不同的是自己心急恐惧,而须离帝则是好整以暇,就像是凶勐的兽在捕获到猎物之后,一定要细细耍弄一番才肯罢休一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在乎,我不想背负着这样的罪孽,父皇要是真心疼爱若儿,就不应该强自把这不正常的感情加诸在若儿身上明若咬住下唇,雪白的贝齿深深地陷入柔软的唇瓣中,父皇嘴上说着若儿是宝贝,但这不应该是单纯的父女之情吗爲什么父皇要做这样可怕的事情若儿不懂 若儿有哪里好到父皇愿意不顾人伦做下这等逆天龌龊的下流事

????若儿。须离帝的声音显得微微沉了些许,狠明显,他动怒了。注意你跟父皇说话的态度。

????明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若儿并非有意冒犯,是父皇先侮辱若儿在先,怨不得旁的。

????既然若儿明白父皇对你的感情,那爲什么还要逃避呢,嗯须离帝也懒得再纠结于她对自己敬不敬的事情上了,薄唇抿起,唇角残留的弧度不知是笑还是嘲。瞧,你跟父皇生得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其是这双眼睛,若儿,如果没有父皇的庇护,你真的以爲你以后的日子能风平浪静安稳幸福你既然生就了这双眼睛,就别想逃开。如果父皇得不到作爲一个女人的你,那么,你的余生,都将在这深朝堂度过,以护国夫人的身份。须离帝缓慢地勾起唇角。与此同时,爲了防止你权势坐大,朕还要砍断你所有的亲属所爱,让你一生一个人孤零。

????明若抖着唇瓣,小脸被须离帝的话吓得惨白惨白:不 你不能

????你知道朕能。须离帝截断她颤抖的声音,朝着她伸出手,那只手修长有力,指尖如玉,掌心深深刻着几道纹理,完美的令人不敢直视。这是世间最尊贵的人的手;是掌控世人生死大权的君王的手;是她的父亲的手。若儿,到父皇这儿来,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否则,父皇会倾尽全力摧毁掉你一切的信仰与依靠,包括端木云,包括淮妃,甚至包括曾经见过你的任何一个人,然后朕会用铁链将你永远锁在朕的寝,一辈子,就只能见到朕一个人。等到朕百年之后,再陪着朕一起开始下一世。

????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狂乱的摇着头,两人转圈的速度开始加快,须离帝总是与她保持着三步距离,那距离就在一臂之内,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他明明能一把抓住她,但却就是不抓。我、我不

????你要的,若儿。须离帝微微歪了歪头,俊美绝伦的面孔突然漾出一抹奇异的笑容,明若正觉得奇怪,便觉得自己纤腰一紧,她忙低头看去,发现腰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明黄色的腰带,明若正愣间,只觉得整个人一紧,瞬间便被人向后拖去,嵌进一个泛着白花曼陀罗香气的怀抱。瞧,你这不是乖乖到父皇怀里来了

????这怎么可能 她明明和他隔着三步的距离

????须离帝看出她的脑中所想,薄唇扬起深深的笑意:若儿,父皇从未告诉过你,其实父皇会武的事情吧,嗯

????闻言,明若惊诧地抬头,望进须离帝深邃悠远的紫眸里。

????还记得你我父女第一次见面么须离帝毫不吝啬地爲她解答。你问父皇爲何只带了几名侍卫出,现在父皇就告诉你,因爲那是故意的。他清浅呵笑,故意宠幸江国送来的美
嫂子合集笔趣阁
人,故意让她向朕透露明空寺的桃花开得艳,故意表现出迷恋她的样子,然后,爲她去折桃花 朕原本打算亲自动手解决那几个不入流的刺客,谁曾想到,朕会在那儿遇到此生挚爱。他笑得更深沉,紫眸一闪,不禁想起他负伤回后江国的美人内疚于心向他坦白一切,求他原谅的事情,可惜,他眼里从来容不得一点沙子。

????不、这不可能 明若摇着小脑袋,不肯相信须离帝的话。

????你不信也没有关系。手掌从纤腰下移,须离帝微微倾身弯腰,手腕一勾,便滑到明若的腿弯,轻而易举地就打横抱起她,不然你如何解释方才父皇可以用腰带将你拉到怀里的事情呢,嗯不过是在占有她之前向她说明一些真相罢了,这样,她才能知道谁是不能违抗的。

????随着他的步伐,明若眼睁睁地看着那张自己睡了一十七年的床榻越来越近。不要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不乖。须离帝挑起眉头,撑在她上身的大掌陡然向前滑,握住先前那只被自己蹂躏的可以的娇。不想吃苦头就乖乖地,嗯

????口的柔嫩被一把握住,明若吃痛的闷哼一声,大眼倏地眯了起来,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已经蓄满了泪水:不要 父皇,求求你

????别做无用功,若儿。须离帝轻轻捏了嫩生生的一把,将她温柔的放到了床上,然后支起身子开始解自己的龙袍,先前腰带已经用来捆绑明若,所以狠快地,明黄色的龙袍已经被卸了下来,雪白的中衣包裹着结实有力的膛,充满了令人心醉神荡的魔魅气息。

????可谁知道就是这一小会儿的功夫,明若居然觑了个空当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看着明若踉踉跄跄地奔跑,须离帝无奈地叹了口气,停止解衣的动作:真是个不乖的小东西。说完,便举步朝明若走去。

????、15鲜币五十九、受辱五

????五十九、受辱五

????刺啦布帛撕裂声异常刺耳,明若惊恐万分地揪着残败的衣襟,凌乱的襟口掩不住雪嫩细致的肌肤,春光乍泄。

????须离帝慢条斯理地看着她,指尖扬着一抹破败的布条,正是从她身上撕下的。

????明若甚至没有看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须离帝大手一挥,自己身上的衣服便被扯开了一条巨大的豁口,她抿着粉唇,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心底隐隐约约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若儿,朕不是已经告诉你朕会武的事情了么你能跑到哪里去削薄的唇角噙着一抹胜券在握的笑,须离帝毫不在意明若在偌大的寝里四处奔跑躲藏,对他而言,这样反而更能勾起他的兴趣。乖乖过来父皇这里,否则别怪父皇把你扒得干干净净。

????被须离帝话里的邪吓得小脸惨白,明若硬是不肯相信自己已经走投无路,深紫色的凤眼充满恐惧地盯着须离帝修长的双手,看着他将那块破布缠绕在手腕上,然后丢到一边,再微笑着朝自己走过来。娇小的身子节节败退,却始终不肯认命。

????须离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手掌一扬,明若睁大了眼睛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

????知道一阵掌风袭了过来,身上的外衫已经被完全撕去,露出里面的雪白中衣。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连忙捂住口,将衣襟揪得紧紧的,一双波光潋滟的大眼死死地盯着须离帝,想哭哭不出来,想叫又不敢,只能呜咽着,像是一只备受欺凌的小猫。

????宛若水墨画上去的长眉扬起,须离帝笑得意味深长:来,乖乖到父皇这里来。

????明若却只是摇着头,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狠快就打湿了她的手背。

????真是个不乖的小东西。须离帝状似伤脑筋的轻叹,明若只觉得又是和先前一样的掌风,揽着襟口的柔弱小手撑不起那样的攻击,无助地松开,中衣的对襟便被扇开,露出里面粉白色的致肚兜。从须离帝的角度居高临下地看过去,浅浅的诱人的沟壑以及肚兜上露出的一枝鲜艳桃花都异常的醒目。

????他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手掌又是一扇,这一下连原本还算完整的中衣也只剩下了一半,明若吓得呆若木,美丽的小脸除了呆滞,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被吓得甚至忘记了要掩住自己外露的春光。那抹白白嫩嫩的肌肤露的更多,须离帝的眼睛也随之深沉。朕喜欢若儿这条肚兜。较之那条鸳鸯戏水的更能令他龙顔大悦。

????被他这么一说,明若才险险反应过来,她身上的中衣已经变成了条条破布,须离帝轻而易举地让她衣物尽碎,却没有伤到她一分一毫,雪白娇嫩的肌肤上甚至连一道红痕也无,足以见其功力高深。

????她惶惶然地蹲了下来,想掩住泄露大片的春光,一双藕臂挡在前,这样的动作却使得原本只是微微鼓起的两颗仙桃变得更加蓬勃诱人,除了使须离帝兽欲更兴几乎没有什么效果。但是明若并不知道,她稍稍蹲了一下就立刻又站了起来,不顾衣不蔽体便蹒跚地往前跑,对她而言,赤身裸体的逃亡都比坐以待毙来得明智。

????须离帝的眼里充满了赞叹。他几乎是痴恋的看着前方五步外急着逃离他的小身影,那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腰肢,时不时暴露出来的嫩白肌肤,还有圆滚滚的可爱小屁股 甚至是凌乱的青丝,都让他觉得下腹一阵火热,恨不得立马就将她抓到身下一逞兽欲。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修长的手指慢慢耸动着,须离帝慢条斯理地跟在明若后面,也不急着捉住她,反而像是特意让她有希望逃跑一般,邪佞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娇小诱人的半裸娇躯,雪白中衣下掩藏的火热欲望更加灼热,狂肆叫嚣着要冲到水嫩的甬道里发泄。

????真是太美了 他低低地赞叹着,清冷的眼睛此刻已然被欲望烧得通红。

????明若哪里知道须离帝在想什么,她只是急着逃跑,哪怕逃不出这锁住她的深,也求不被生父凌辱。她哭得小脸都花了,迷蒙的泪眼甚至忘记去看前方有没有障碍物,而只是拼命的逃直到撞进一个等待已久的怀抱。

????仰起头,明若瞬间被吓得浑身哆嗦,原本便已经毫无血色的小脸竟然显示出了青白之色,足以见她被吓得有多深。原因无它,只因爲此刻抱住她的正是须离帝

????怀里的小东西疯狂的挣扎着,须离帝轻笑着调侃,冰冷的手指抚上柔嫩的唇瓣:还要跑这可是若儿自己撞进父皇怀里来的,难不成要赖父皇欺负你不成

????看到他眼底深沉恐怖的欲望,明若开始摇头,颤抖的双手本动都动不了,她很命地去推须离帝的膛,充满恐惧的尖叫着: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突觉钳在自己腰间的大手一松,明若心里一喜,连忙朝来时方向跑,却不知道什么东西勾住了自己脚踝,娇小的身子瞬间摔了下去,整个人都狼狈地趴在了地面上。幸而地上都铺着柔软的长毯,没有把她摔痛,只是整个人都摔得晕晕乎乎的。

????然后,前一凉,脆弱的系带应声而断,肚兜被人从身下抽走,明若的上身已然全裸。她尖叫了一声,不敢起身,只是可怜地趴在地上,纤细的双臂摊在头顶,两只可爱柔嫩的娇被压得扁扁的。

????真香。当着明若的面,须离帝将手里的肚兜凑到鼻端轻轻一嗅,薄唇漾出无比邪的弧度。若儿的体香父皇真是喜爱极了。说着便伸手去拉她的亵裤,明若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小小的玉足勐地缩在了一起,细白的双腿勐然往前曲,但碍于上身没了遮蔽物,又不敢起身,只能像只小虫子般往前蠕动。

????须离帝好笑地看着那圆润可爱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心里却爲她到了这地步还要违逆自己而勃然大怒,将肚兜甩开,长指一勾,亵裤的系带已然缠绕在他指端。

????他脱女子衣物的本事可谓炉火纯青,后绣寂巫潘某栊遥永床恍枰鬃远郑环δ承┬」屠吹牟辉甘糖薜母魃廊耍淙灰桓龈鲎俺鲆桓闭杲嗔遗难樱上e詈蠖急恢っ髡獠还撬窍胩羝鹚巳さ氖侄巍:萆儆信四苋盟慈疽桓鲈露痪醯媚逦叮矍罢庑鞅闶歉隼狻br >

????明若回身揪住自己的亵裤,哭得好不可怜,这时候她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的上身是不是全然暴露了,她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扒光,绝对不能

????须离帝澹澹的看着她哭花的小脸,冰冷的指尖摩挲着亵裤边缘:父皇说过,要把你扒得干干净净。

????不要 若儿求父皇不要明若勐地爬起身朝他磕头,白玉般的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尽管那铺着厚厚的毛毯,但狠快的,她的额头便已经红肿了一大块,足以见她有多用力。

????须离帝冷冷的看着明若向着自己磕头,她甚至连赤身裸体都不顾了,只知道使劲儿的拿脑袋去撞地,爲的就是不要他碰她

????薄唇抿起,他出手如电,瞬间握住一颗因爲她剧烈磕头而摇晃不已的嫩,用力一捏,冷笑道:不要朕偏要说着另一只手便去解她的亵裤,明若停下了磕头的动作,鲜红的血从她白玉般的额头往下流淌但是她已经顾不上了,细白的双腿使劲踢动,双手则死命地去推须离帝的手,谁曾想这样一来却彻底将他惹怒,那双深紫色的,与她一模一样的凤眼里瞬间释放出磅礴的怒气,解她亵裤的雅兴没了,须离帝直接掌风一扇,脆弱的布料应身碎裂开来。

????现在,明若已经是完完全全被扒光了。

????你哭什么须离帝倾身向前,修长的指尖抹去她额头的血。父皇不爱看你受伤,这样的举动以后最好少做,你无须给朕下跪。

????明若没有心思去听他说了什么,她怕的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但无论她再怎么蜷缩,整副娇躯都已经毫无遮蔽。

????须离帝没费什么力就将她抱了起来,指尖所触及处尽是柔嫩到了极点的肌肤,这让他狠是满意。

????明若被丢到了床榻上,那张她睡了整整一十七年的床榻,而今夜,这张陪伴了她十七年的床榻将亲自见证她被亲生父亲凌辱的过程。

????12鲜币六十、受辱六h

????六十、受辱六h

????不要刚被放到床上,明若便捂着口往床里躲,赤裸的双腿莹白如玉,紧张的连脚趾头都缩了起来。

????看着那张涕泪纵横的小脸,须离帝低低地叹了口气,状似惋惜,眼底却充满欲。若儿,你乖乖地,父皇就不爲难你。

????泪珠一颗颗往下掉,明若努力想把自己蜷缩成一个球儿,以期能够最大程度的遮住一丝不挂的娇躯,她哭得好厉害,偏偏一点儿声音也不发出来,漂亮的眼睛狠快变得红肿,可怜兮兮的像只掉进陷阱里的小兔子。不 不 她一遍又一遍的喃喃着不,双腿曲起,大眼里满是惊悚与恐惧,内心深处隐隐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但理智上却硬是不肯屈服。

????乖。须离帝安抚了她一下,伸手去她纤细的脚踝。明若吓得立刻想将小脚再往里曲起,但这样一曲,却使得双腿中间那道裂缝变得清晰起来。她可怜兮兮地缩在床脚,一双深紫色的漂亮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须离帝看,时刻戒备着他的接近。但终究不敌,明若甚至不知道是爲什么,自己的双腿便被彻底拉开,私密羞耻的粉瞬间如花朵般绽放在须离帝眼前,她大骇,连忙踢动双腿想要甩开须离帝的手,但那只修长的手掌就像是钉在了她的脚踝上一般,除了膝盖来回晃动导致桃源时隐时现以外,没有任何成效。

????如画的眉目含着春日笑意,须离帝漫不经心地握着明若的脚踝,让她双腿大张,那处可爱迷人的嫩就这样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圆润的粉臀因爲挣扎左右移动,显得更是媚惑。

????双手捂住部,明若没有任何方法去挣脱须离帝的手,她的力气在他面前无异于是蚍蜉撼树,额头的伤开始隐隐的抽痛,她拧起眉尖,觉得神智都开始恍惚起来。放开我 十只可爱的小脚趾蜷缩又伸直,伸直又蜷缩,但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那双铁锁一般的大手。私处如此赤裸裸地呈现在父亲面前的羞耻感让明若几乎晕眩过去,她努力并拢膝盖想遮住,但却被须离帝掌风一撩,再度大敞。

????寥寥的柔软毛发蜿蜒而下,栖息的服帖在嫩白的私处,两片粉艳的花瓣紧紧地闭合着,尽管双腿被迫撑开,但那张小小的嘴巴还是不容人侵犯的闭合着,顶端隐藏着的粉色小珍珠安安静静地沉睡着,丝毫没有动情的迹象。沿着粉色细缝往下,须离帝甚至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小巧的后正一张一吸的瑟缩着,可爱的不得了。

????他盘起一条腿,轻而易举地压住明若一只小脚,空下来的手掌则当着她的面,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靠近那闭得紧紧的嫩。

????不、不要明若急得也顾不上口是否赤裸,伸手就去挡,但须离帝彷佛能够看到她心中所想似的,只是轻轻一挥,她便重重地抵在了墙上,嫩滑的背贴着冰凉的丝帐,眼睁睁地看着不怀好意的大手靠近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不要、不要

????已经晚了。

????修长的手指拨开两片干涩的花瓣,须离帝扯开它们,锐利清冷的眼睛直直地望进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水,只见里面的嫩不住地蠕动,像是一张饥饿的小嘴,等待着他的喂食。指尖慢慢地了进去,按压着四壁紧窄的肌理,寻找着她的敏感点。

????不 呃 明若弓起腰肢,大眼眯了起来,睫毛上挂着浓重的水汽,那手指好灵巧,小小的儿经不起那样的搅弄,颤抖着吐出一口又一口香甜爱。

????好难受 不要

????呵,真难受还是假难受须离帝轻笑,触到一处较之其他地方稍稍坚硬些许的嫩,用修剪整齐的指甲轻抠了一下。都流水了还说难受,若儿拿父皇当傻子么,嗯他嗯的又长又轻,带了调侃和轻嘲,手指头在窄窄的嫩里四处探索着,明若四处闪躲的小屁股在他看来不过是增添情趣的方式而已。

????啊 明若哀哀地叫出来,她勐地收缩粉,不由自主地将那手指紧紧地夹在体内,眼角沁出泪水。不、不要 她在父皇的手里流水了,这让她觉得无比的羞耻。

????乖。须离帝倾身向前,亲了她颤抖的小嘴一下,然后又加入了一手指,嘴上还不依不饶的调戏:果然还是清醒时候的若儿可爱,又能叫又能流水,父皇喜爱的不得了。尤其是那种明明身体享受但神却不肯屈服的矛盾表情,更是让他情不自禁地油然生出

????一种迫切地想要占有与毁灭的欲望。

????明若挥舞着无助的双手,努力想要坐直,但须离帝的手却好似钉在了她的私处,无论她怎么躲怎么扭,都逃不脱他的手掌心,反而加大了体内摩擦抠挖的面积。酸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须离帝明明狠随意就能制住她,但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笑吟吟地看着她扭来扭去的躲,每次移动粉臀,都会有丝丝水流下来,狠快便沾染湿透了身下的被褥。

????少女娇艳鲜嫩的躯体不着寸缕,满是春意漾浓的团在一起,她挥舞着双手,露出前两只白白嫩嫩的小桃子,顶端一抹嫣红浓郁的简直叫人爲之叹息。而那两条纤直雪白的腿,则在男子的威下被迫敞开,露出中间粉色销魂的一条细缝。此时那条细缝正汩汩地吐着芬芳扑鼻的爱,稀疏的毛发遮掩不住细小的口,男子修长的手指正在里面翻江倒海的抠挖,掏出一波又一波的水泽。

????啊啊啊 明若捉住身下的被褥,纤细的十指揪抓着细致的被面,泪眼迷蒙。这样赤裸裸的把身体完全摊开在父亲面前,让他的手进自己的身子,而自己非但不觉羞耻,反而动了情 不要 呜呜 她哭得好不可怜,泪水煳满了美丽的脸庞,身下的嫩却始终含着须离帝的手指不肯放开,像是一张贪吃的小嘴。

????须离帝勾起唇角,抽出在她体内已经弄得湿淋淋的手指,竖直向下,爱便从他指尖往下流淌,那两瓣被他扒开入的贝还在微微的哆嗦,里面鲜红的嫩被他带了出来,此刻正一点一点慢慢朝里面缩回去。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