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四、是谁碰了她-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四十四、是谁碰了她

郦优昙2017-3-10 23:17:53Ctrl+D 收藏本站

四十四、是谁碰了她

????四十四、是谁碰了她

????这一次醒过来,明若是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不适。

????她躺在床榻上,只觉得浑身酸软的厉害,较之先前云郎走的那天酸的更难受些。难道是云郎回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立刻双手一撑,想从床上坐起来。谁知道白玉般的皓腕酸的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刚按到柔软的褥子,整个人就已经酸的不像话,立刻便娇软的像是一滩水,又软软地倒了下去。

????啊 明若闷哼了一声,水亮润泽的紫色凤眼在房里看了一圈,溷沌的大脑才想起来这不是将军府,而是她的灼华。好奇怪 那感觉真实的不像是在做梦啊。

????她软软地趴在床上好久,才伸出小手挠了挠耳朵,这一伸,整只雪白的藕臂便都露出了锦被外,水眸眨了眨,她傻愣愣地盯着遍布了整条手臂的红点瞧了半天,才咕哝了一句:讨厌,都冬天了还有蚊子。小嘴噘了噘,又嘟哝了几句,刚想找衣服,却突然认识到一个惊天的事实:她没有穿衣服

????怎么会t

????她小憩的时候并没有脱衣服啊

????难道是女们帮她脱的

????嗯 明若陷入思考中,最后觉得这个可能狠大,她一个人住在这灼华,谁都不知道她在这里,即使知道这里住了人,也没人知道她的身份,肯定是女们帮她脱得衣服。想到这里,她便无比乐天的乐呵呵点了点头,两只雪白细嫩的藕臂伸出了锦被外,这才发现不仅是刚刚的右手,连同左边的手臂,都布满了红红紫紫的痕迹。

????这是什么明若看了好半天,越看越像是云郎留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暧昧的爱痕,可是、可是他不是出征去了,不在京城吗再说了,即使他回来了,应该也不知道她爲了躲避江国的刺杀躲进了里啊明若粉色的小嘴张了又张,也不知道想说什么,两只小手左翻翻右翻翻,不敢置信地发现就连腋下都是一片红痕什么样的蚊子能有这样强悍的战斗力,又不是端木家的那只大蚊子

????可是如果不是蚊子,那还能是什么

????明若歪着小脑袋想了好半晌,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什么来,良久,她决定不再想了,小嘴一张便想唤人进来服侍。一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先前刚刚醒来,她自言自语的时候尚未意识到,现在真的用到声音了,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

????好奇怪 小憩前自己还是好好的不是吗爲什么突然就哑了又不是因爲欢爱叫哑了嗓子 呃,她又想到云郎那里去了。

????试了试张嘴,明若发现自己只能发出极微弱的声音。鉴于自己看过数本医术,她聪明的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最好不要大声叫喊,否则还不知道嗓子会什么时候好。小手懊恼的想握成拳,结果一用力便有阵阵酸麻从双腿间传来,绝美的小脸顿时一僵,明若强撑着坐起身来,柔软的锦被滑下娇俏的脯,紫色的大眼随即惊愕的瞠大:她的口更是布满了红痕,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顶端的蓓蕾甚至还在肿胀着,顔色再也不是平日里的浅粉,而是鲜艳的朱红白嫩的上全是深深的痕迹,一看便是被人很很玩弄过的模样。

????致的小脸瞬间泛白,明若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才察觉连触手所及的唇瓣都是肿胀着的,她剧烈的喘息着,尚未发育完好的嫩也跟着晃动,细腻雪白的上那一片片触目惊心的红痕看得她连眼睛都开始疼起来。

????不顾身体的酸软无力,明若一把掀开柔软的锦被,然后她发出一声抽气,肿胀的小嘴因此张大,水润晶亮的眸子更是充满了震惊与恐惧。

????她平坦的小腹、细白的双腿、纤细的莲足、甚至连白嫩的大腿内侧 都是满满的啃咬过的痕迹像是被雷击中和一样,明若终于察觉了双腿之间异样的肿胀与酸麻,细白的粉腿微微分开,小手探了进去,竟到一管状物。

????娇躯颤抖,明若强自忍着眼泪将那管状物从自己腿间拔出来,紧窄的口因此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啵,紧紧闭合着的娇嫩贝被迫分开,又长又的管状物被迫离开嫩一分,就带出一分水意。明若颤抖着看向手中的管状物,发现那竟是一中等的狼毫大笔,原本厚重的笔毛此刻尽数抱在一起,水渍弥漫着滴落下来,拉出细长的银丝,落到她柔嫩的小腹上,然后弹回来,来回向下坠着,却始终没有落下。

????明若这才觉得双腿间少女最娇羞的地方正大开着,被撑开过久的甬道还有着微微的胀痛,她颤抖地曲起细白的双腿,水汽蔓延的大眼充满恐惧地看向那处私密,然后眼泪便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有的打湿了被角,有的落到自己的小腹上,然后慢慢滑进那片稀疏的桃源地,与黏腻的爱溷合。

????两片嫩生生的贝狠明显的肿胀的厉害,掩不住嫩的柔软毛发湿漉漉地贴在腿间,上面甚至还沾染着水亮的银丝,由于刚刚堵在里面的狼毫大笔被明若拔出的缘故,被带出来的嫩正慢吞吞地往里面回陷,那嫩已经不是平日里的粉红,而是一种被亵玩过后的赤朱色。随着嫩的闭合,原本还在流淌着的爱被夹断,明若这才看到,自己腿间已经是一片湿濡,连身下的床单都变得亮晶晶的。

????她惊喘了一声,小手将狼毫握得更用力,陷入手心的时候,明若一愣,连忙将笔翻出来看,惊见到笔身上竟刻着盘踞的龙,顶端的白玉圈上更是有着须离二字。

????这支笔 是父皇的

????明若捂住小嘴,不敢惊呼,她咽了咽口水,大眼连看自己遍布吻痕的身子都不敢,抓过锦被就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惊愕与恐惧、不敢置信 等等情绪将她整个人都围住,让她逃脱不掉。

????她不应该怀疑父皇的,那怎么可能呢那也太可笑了他是尊贵的皇帝,是她的父亲,怎么可能会是轻薄猥亵于她的登徒子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可如果不是父皇,那会是谁是谁碰了她是谁能拿到皇帝御用的毛笔玩弄于她却能不让任何侍卫女太监察觉,甚至还能不让她自己察觉

????是谁究竟是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