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洞房花烛上-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

qq怎样免费领取红包传

十七、洞房花烛上

郦优昙2017-3-10 23:1:2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新婚之夜上

????桂香袖手床沿坐,低眉垂眼做新人。

????这是端木云拿着喜秤挑起红盖头之后第一个跳进脑海里的诗句。他屏住呼吸凝望着眼前娇羞垂首的新嫁娘,即使凤冠上的珠串遮住了她的脸,他也仍然觉得呼吸困难,险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欲念。见到她的这一刻,端木云突然觉得先前因爲大婚繁缛的礼节而受的苦终于有了回报。

????将喜秤同盖头放到一边侍女捧着的托盘上,段嬷嬷忙小步跟了过来,身后跟着的侍女则端着合卺酒以及象征着早生贵子的红枣与桂圆,以及拉拉杂杂的一堆寓意着吉祥美满和子孙绵延的糕点果物。

????示意侍女们将托盘放下,随后段嬷嬷便出声道:你们退下吧。说完对着端木云跪了下来,将军,公夫人,老身等先告退了。

????没有挽留,端木云轻轻颔首:嬷嬷辛苦了,尽早下去歇着吧。幸而没人敢来闹他的洞房,否则他定然翻脸。

????段嬷嬷起身又是一礼,随即跟着侍女们慢慢地退了出去。

????端木云突然觉得新房里的空气变得灼热起来,黑眸四下瞄了瞄,见明明是自己以往寝房,不过是贴了大红的喜字,燃起了大红的蜡烛以及挂了百子百孙帐,此外,还多了个美娇娘,同以往真的没什么区别,但爲什么他却觉得呼吸困难呢

????小四 不,往后我就唤你若儿可好生怕吓到新婚小妻子,端木云特地放柔了声音问,得到佳人点头后,便壮着胆子坐到了她身侧,温热糙的大掌缓缓地握住那只细滑柔嫩的小手,感到明若勐地瑟缩了一下后立刻握紧,并低声安抚,别怕,我是你的夫君,不会伤你的。

????明若的心也是怦怦跳得极厉害,大眼眨呀眨,居然有点不敢抬起脸来了。

????端木云一手握住她的柔荑,另一手则轻柔地抚上她的小脸蛋,不小心碰到沉重的凤冠,立刻拧起了眉头,是不是狠重我先帮你把它拿下来可好

????明若拘谨地点了点头,心里却重重的松了口气,天可怜见,她的脖子都快要被压弯了还有身上这层层迭迭的霞帔嫁袍,真是一件比一件重。刚刚进将军府跨火盆时若非嬷嬷伸手扶了她一把,定然要出糗,万一丢尽皇家脸面,还不知道父皇会如何震怒。说到父皇 她真是没想到他老人家居然会亲临大婚现场做主婚人看来自己嫁的这个夫君,实在是帝王身边的红人哪

????大手灵巧地解开系带,端木云捧起价值连城的凤冠,起身将其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可是回头转身打算走回来的时候却惊得眼珠子差点儿都瞠了出来那坐在床畔抚着颈子拧着秀眉的绝世佳人 是谁

????明若亦是心里忐忑难安,水汪汪的大眼低垂着不敢抬,直到一修长的指尖挑起她的小脸,她才慢吞吞地跟着端木云挑起的速度一点一点露出来。

????当那双勾魂摄魄的紫眸映入眼睑的时候,端木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他的小妻子怎么会有这样一双跟皇上一模一样的紫色眼睛

????巨大的震撼与惊艳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强烈的担忧,他将妻子拉入怀中,细细地抚着她美丽的小脸蛋,喃喃地说道:我总算是知道你爲什么要僞装自己了 换做我是岳母大人,也会将你藏起来的危险、实在是太危险了这样美貌的佳人,又生了这一代唯一一双紫眸,如何不令人妒忌如果不隐藏锋芒,她怕不死在后那群女人手上多少次皇上即便再如何重视她,她也难逃那群女人的毒手,更何况当今圣上并非什么注重血脉紫眼之人。

????眨眨眼,明若歪了歪脑袋,任由端木云的大掌在自己的小脸上游移摩挲,两朵红霞悄悄爬上雪白的脸颊,心妆点的绝世美顔更是显得风华绝代。若非端木云还有些自制力,怕不早就扑了上去。可她心中仍然有些后怕,因爲端木云的表情又是心疼又是担忧:

????你,你是不是怕我给你带来麻烦那样的话,我

????小嘴立刻被捂住,端木云好气又好笑:男子汉顶天立地,如果连自己怀里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忠报国若儿已爲吾妻,我便自当护你到底。夫妻本是一体,何来麻烦之说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从心田划过,明若只得怔怔地看着端木云,渐渐地,紫眸显得柔软起来,宛若泛着诱人的水光,波澜点点,透明清澈,有无限柔情蜜意蕴含在其中。如果是之前她还对这桩婚事有什么不安的话,那么此刻她是完完全全的相信了,人生得此夫君,绝对是她最大的荣幸。

????端木云亦是如此,大手一挥,红色蟒袍便卷起两杯合卺酒放至床畔。明若知他意,伸手去拿,却被他一手压住。而后端木云便对着明若露出一抹微笑,竟将两杯酒全部印下。正在明若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伸手钳住她光洁的小下巴,轻轻吻了上去。

????清甜芬芳的酒水从丈夫口中渡至自己腹内,明若呆呆地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张开小嘴一口口吞下,所幸这酒虽然味甘,却后劲十足,端木云也不舍让她多饮,匆匆将酒水分饮后,明若的小脸已然胀成了浅浅的粉色,衬着娇嫩如花的容顔,更是显得秀色可餐。

????端木云离开明若的檀口之后,只觉得口齿生香,腹内腔都洋溢着一股澹澹清雅的香气,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到底是酒水的香,亦或是美人身上的香了。

????随手将酒樽抛出去,刚刚好落在托盘之上,他点了点明若的鼻尖,柔声问着:饿不饿

????明若有点恍惚的摇摇头,之前他在外面敬酒的时候嬷嬷便偷偷给了她糕点,一时之间倒也不饿了。

????那刚好,我饿了。端木云低低呢喃一声,缓缓将她压倒在满是大红锦被与纱帐的喜床上。

评论列表: